*

衣食足而知荣辱,二十多年来广州地区民众社会意识的变化。

一一一一一一一

   老夫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被公司调到内地工作,是standing team(长驻工作组)的一员,每周五下班后回港,周一乘首班船入内地,先是番禺、中山,后来是广州开发区,有七八年之久。后在广州郊区置业退休生活,前后有廿六七年。对本地人的生活,思维方式,有一定的了解。

   先谈香港同事的态度变化,九五年听到我调入"中国项目"时,态度"充满怜悯。一些关系一般的,更有"你踩到屎了"的幸灾乐祸态度。过了几年,公司实行re-engineering,机构重组减人头,同事们苦不堪言。对我们外派大陆,享有30% hardship津贴,羡慕不已。

     2000年在广州,看到报纸说政府施政要"以人为本",我当堂呆了,内地不是最不重视人命吗?怎么如此"现代化"了?

    到九十年代末,内地救灾绝大部份是政府行为。后来,民间的捐助,志愿支援多了起来。捐钱捐物捐血,还有志愿人员组团到灾区。

   社会意识也有改变。驯化动物表演的,小黑熊表演节目,驯兽员皮鞭啪啪响,就有广州小朋友抗议:不要打动物!再打,情愿不看节目了!老夫看了,心怀大慰:孺子可教也!

    还有,爱狗人士自发去堵运狗车和狗肉馆,表示不能接受"吃狗肉"的行为。

   最近,就有云南野生大象十多头,有老有少,离开西双版纳保护区,向北直冲昆明的事件。内地政府人员花尽心思,保护了大象,又顾及沿途民众的安全,对象群做成财物的损失作出赔偿。看到象群欢快的样子,老夫想说:你们幸运,生活在今日的中国!

郭倩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