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公共医生协会今改选 马仲仪:料与医管局愈走愈远

过去两年本港政治环境急速转变,医学界亦卷入政治漩涡。成立近二十载、公立医院两大龙头医生工会之一的前线医生联盟亦宣布解散,只剩下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在今日卸任协会会长的马仲仪透露,工会有数名执委因政治气氛转变而离任,同时工会与政府及医管局的关系愈走愈远,相信未来为业界争取权益会较困难。虽然协会已找到继任人选,但她难以预料协会未来会否同样面临解散。

资料图片

两年前的反修例风暴令政治环境出现巨变,由反修例示威衍生的多个工会由士气高昂,到最近出现退会潮。劳福局局长罗致光近日更警告,不排除按《港区国安法》取消职工会的登记。马仲仪承认,受多名工会代表因参与初选被捕、医管局员工阵线被政府连番炮轰,令人反思工会的存在意义,“当刻第一时间在想工会是否要继续存在?”

资料图片

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今日举行周年会员大会,马仲仪坦言,协会处理实务工作,并没有引发退会潮,但承认任期内有数名执委因政治气氛而离任。她指,以往普遍在年头找到新会长人选,但今非昔比,接任人到年中才尘埃落定,会员将在今日就新人选进行表决。

她预料下任会长作风会比现时低调及谨慎,但强调工会宗旨不变,“做工会不会带来任何名誉地位,但要付出不少私人时间。如果沦为‘福利庄’,我会觉得为什么还要花时间搞?”被问到未来工会是否不再就争议议题发声时,她表示不能代下届会长表达立场,但相信工会会在平衡“人无事”及“尽量行得继续行”的两大原则下运作,“如果表态会令工会不再前行或同事做了箭靶,就没有意义。”

资料图片

料下任会长低调谨慎

马仲仪亦透露,政治气氛令协会与政府及医管局的关系疏远,特首林郑月娥刚上任时,协会与港府曾经历一段蜜月期,直到反修例事件时也有与食衞局见面。惟罢工事件后,当局再未有主动联络协会商议医疗政策,“以前有议题就会开会,但去年整年,到年尾我们要求见,才开过一次简短的会。”至于医管局方面,虽然协会与局方每两个月一次的会议依然继续,一些福利措施仍可以讨论得较深入,但在涉及防疫及宣誓等议题却感受到局方不太愿意与协会讨论,“他们都很坦白跟我们说,这些都不是我们可控制的范围。”

退下火线 投放学术

前线医生联盟近日宣布解散,她相信,未来为会员向医管局争取福利应会较困难,“工会无财无权,靠的从来都是工会的人数。”虽然协会从未就任何纯政治议题表态,但她指难以预料公共医疗医生协会未来会否同样受压而面临解散。

走过风雨飘摇的两年,马仲仪恰巧在“六一二”卸任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一职。回首上任两年,她曾代表协会在不同议题表态,有人批评她走得太前,亦有人希望她要走得更前。她指,反修例运动令社会撕裂加剧,亦令医护政治立场壁垒分明。

她又指,为免卷入政治纷争,工会表态已变得小心翼翼,“担心行动招人话柄,会攻击协会甚至整体医疗前线同事。”她强调,每次发声都不是基于个人取态,表态与否全取决于行动会否影响协会运作,以及平衡不同职级同事意见。以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医护罢工为例,公共医疗医生协会虽不支持罢工,但亦有背后支援同事。

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今日卸任会长一职。

回首上任两年,她认为很多事都未尽人意,但对所做的事没有后悔,庆幸与执委一同工作。退下火线后,她会投放更多时间在学术方面,但如有合适的议题,都会继续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