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星任务圆满成功︰请屈原出来教训通识老师!

端午节来临,大家记得节日是纪念屈原,他的长诗《天问》︰“日月安属,列星安陈”,表露求知太虚的精神,国家起用“天问”命名火星探索任务,是很有意义的。

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昨日传来一则题为【火星探测任务圆满成功!】的图片信息,端午节前夕,“国家航天局公布了由‘祝融号’火星车拍摄的着陆点全景、火星地形地貌、‘中国印迹’和‘著巡合影’等影像图。首批科学影像图的发布,标志着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祝融号在火星上玩“自拍”。(央视新闻图)

祝融号在火星上玩“自拍”。(央视新闻图)

更生动的描写是,“图片展示了祝融号在火星上玩‘自拍’。‘祝融号’火星车行驶至着陆平台南向约10米处,释放底部的分离相机,之后火星车退至着陆平台附近。分离相机拍摄了火星车移动过程和火星车与着陆平台的合影。‘祝融号’还看着镜头呢。”

请大家记住中国的火星任务︰一次过完成三部曲——“绕、着、巡”(环绕、着陆、巡视)——第一部“绕”,“天问一号”经过200多天飞行,成功环绕火星;第二部曲是“着”是探测器要以音速两倍,7分钟内降速至零着陆火星地面。最后一部曲是“巡”,“天问一号”送出火星车“祝融号”出来行走进行观察,到此任务完成。

西方媒体通常这样形容︰“中国成为继美国后第二个成功派出探测器登陆火星的国家”,不是,中国不是第二个美国,中国是首个第一次发射,就完成“绕、着、巡”三大任务的国家。

中国这么厉害吗?是的,我还想说,纠正过往通识教育内容,是刻不容缓,除了国民教育要宣传推广之外,香港需要来一场“扫盲”行动。有朋友告知,过去有通识教材指“大陆的国民质素低下”,如此种种令中国落后不如人云云。

第七次人口普查资料,当前全国大学教育人口达到2.18亿人(美国总人口3.28亿)。2001年到2019年,中国1800所大学,合共培养2000万的科学、技术、工程、医学毕业生。数字是美国的10倍。

受过大学教育就是优秀人才?我们再看5月25日《德国之声》题为〈中国在奔跑 欧洲在散步〉的报导,德国经济学者海因索恩(Gunnar Heinsohn)根据2018年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画”)统计数字,推算出2.5亿中国青少年中有1700万高材生,而美国6000万青少年中只有91.5万优等生。中国优才绝对数量是美国19倍,人均也是逾4倍之多。另外,一个较旧的数字来自《中新网》,中国航太领域研究员有15万,10万人属于“80后”,平均年龄为31至33岁。

屈原《天问》代表中国文化深远的视野,二千年前,屈原恰似心有灵犀的,指出火星是我们的“应许之地”,然后,今天我们凭国家优秀人才圆梦了。

中国人口即是“优质人口”,这是常识;中国太空计划后来居上,是表现我们五千文化的探索精神。那些缺乏常识还没有文化者,可称之为“文盲”。说了那么多,我其实想说,香港教育是有reset重新调校的需要。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