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缘风向17》朋友来了有好酒──与中国的相处之道

澳洲总理莫里逊610日访问新加坡,李显龙充当了一回教师爷,告诉莫里逊“学习怎样和中国合作”。

内容大致就是对华关系是现今每个大国最重大的政治议题之一,中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不过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把这些当作你想要继续发展下去的伙伴关系中的问题(对华关系急转直下)来处理,而不是当作你想借此压制对手的问题来处理。”意思就是如果澳洲对华关系变坏,你要想尽办法采取一些办法去改变,而不是任由关系越变越坏。

当然,我还看到了李显龙一个潜台词:应该学习与中国相处的可不止是你澳洲,最需要学习的还有那个西方大国,但鉴于那个超级大国如此强大,他耗得起玩得起,也错得起,我新加坡小国寡民是不会去给他当教师爷的,那个大国要与中国搞坏关系,无人能阻,但你澳洲可不是那个超级大国,应该要自我掂量形势!

以莫里逊的智商,能听得懂吗?不知道,但就算听得懂,又等同会去做吗?

西方人习惯于担当东方人的教师爷,教我们东方人要怎样怎样,例如你今日还未民主,你今日未有人权,你要让人民更加自由云云,而这次由一个东方人去给西方人上上课,恶补恶补,实在很有意思。

为什么一个弹丸小国,可以对澳洲“说三道四”?新加坡是什么国家?李光耀毕其一生经营的国家,李光耀是何许人?是令一个弹丸小国仍能在列国环伺之间游刃有余的大战略家。不知道李显龙能不能及得上他的父亲,但即使只有李光耀一半的能力,已经足以行走江湖,何况李显龙的能力应该不止其父的一半。

李氏父子是“墙头草”,文雅一点叫“左右逢源”,在国家层面上叫“战略平衡”。做人处事,被人说是墙头草,这可不是一个赞美的形容词,但在国家战略上实施战略平衡,这绝对不是坏事,而是国家生存之道。新加坡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却积极拉拢美国前来实现战略平衡,容许美国作出有限程度的介入,例如容许美国驻军。于是乎,新加坡原本由美国口中从一个极不讲人权的国家,马上变成没有任何人权问题。

若不然,各国势力觊觎马六甲海峡有如此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早就被他国撕成碎片。

所以,李显龙绝对有资格给莫里逊当教师爷。

“战略平衡”是一种很难把握精准的学问,然而,与中国相处,会是一个很难把握的学问吗?20206月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多达70几个国家支持中国实施港区国安法,为什么发展中国家都倾向支持中国?这当然不是有如某岛只懂得实施银弹邦交,结果却越交就越断交。先进国家们不妨可以去请教这些发展中国家,与中国人的相处之道是什么。

题外话,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和英国,特别喜欢以西方世界代表整个国际社会,西方不满中国,等同国际不满中国,西方人不喜欢中国人,等同全世界都不喜欢中国人,而那些对西方抱持跪拜态度的某些人,包括在某岛之上和某港之上的某些生物,基本上也是同一论调。这些“人”,把自己的脸贴到去西方的屁股之上,并以身为东方人的身份去认同西方中心论,认同西方人比自己高出一等(或一等以上),认同自己应该成为二等(或二等之下)公民,真不是能够以“有辱祖先”或“华人之耻”便足以形容。

还是题外话,为什么西方世界包括日韩,都普遍性地是“比较不喜欢”或“很不喜欢”中国人呢?情况就正如在香港有类似的民意调查,调查结果亲中多是一些学历较低,而不亲中或反中的多是一些学历较高的人,这现象怎解释?

无他,这实在不难解释,不是因为学历高的人有所谓比较高的鉴别能力,能够更好地鉴别得出中共如何邪恶、人民如何劣质的真正面貌,而是因为心虚。这些都是一直以来长期接受欧美系统的教育并将欧美日韩港台奉为世界最高标准的精英份子,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人在国际上由原本是“贫穷落后”代名词的小弟弟突然摇身一变变成高专业人士,然后回过头来指著这些精英份子的鼻子说:你不专业!

这是很多身为律师、医生、教师、会计师、飞机师、政客…..所不能承受的现实,欧美日韩也一样。

回头话说,也问问莫里逊,与中国人相处很困难吗?其实如果熟知中国人的性格和民族特性,就知道与中国人的相处之道是非常简单,与中国人的相处之道只需要把握著一句说话,只要把握到这一句话,就算你是小国弱国,中国不因自己是大国而欺压,不因自己是强国而占利,这一句话是这样的:

朋友来了有好酒!

至于要怎样才能成为朋友,不就是彼此真诚嘛,这不是幼稚园的老师都会教嘛,还用教多遍嘛。

伊云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