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露天泳池、花卉团簇” 浙江农村究竟有多富?

城乡差距较小是选取浙江作为

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要因素之一

浙江农村的豪华,真的藏不住了!

6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意见》说,将通过改革在浙江率先形成促进共同富裕的目标体系、工作体系、政策体系和评价体系,为全国其他地方促进共同富裕探索路径、积累经验、提供示范。

为什么选择浙江?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在解读《意见》时说,浙江富裕程度较高、均衡性较好,具备开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基础和优势。

事实上,在网络上,有关浙江农村富裕的话题,早已流传开来,甚至还一度窜上了热搜。

这怎么能叫农村呢?

提起农村,一般人印象里往往是:“土坯房里没厕所,乡野深处没马路”。

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曾经在《城乡中国》一书的开篇写道:“中国很大,不过这个很大的国家,可以说只有两块地方:一块是城市,另外一块是乡村。中国的人口很多,不过这十数亿中国人,也可以说仅分为两部分人:一部分叫城里人,另外一部分叫乡下人。”

中国的农村一度被认为是“脏、乱、差”的代名词,被称为“隔壁的中国”——虽然近在城市的眼前,但却和光鲜亮丽的都市街道格格不入。

然而,浙江农村的景象却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像。最近一段时间,在网络上,有关浙江农村的话题意外走红。

人们突然意识到:在浙江,城市和乡村的界限原来可以这样模糊。这一次,浙江农村的豪华,真的藏不住了。

今年年初,一条名为“浙江的农村能有多豪华”的热搜,进入人们的视野。阅读量6.4。亿,讨论量6万,话题边配上一个哭笑不得的小表情,全国人民对浙江农村的“羡慕嫉妒恨”正式拉开了序幕。


微博截图

在这条热搜视频里,豪华的气息扑面而来,露天泳池,花卉团簇,池子里养著锦鲤,村里还有儿童乐园和球场配套。

有网友赞叹道:你看到一样的别墅,那就是别墅区;你看到不同的别墅,那就是浙江农村。

B站博主“Lucy曹野蛮”是一位斯洛伐克姑娘。6月初,她来到“浙江第一村”——金华花园村拍摄Vlog视频时,看到村里五条宽阔并行的大马路,远处有属于村里的购物中心,保安告诉她村里的常住人口是6.5万左右。村支书介绍说,村里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

这一切都让这个金发姑娘大跌眼镜,这怎么能叫农村呢?

“露天泳池、花卉团簇” 浙江农村究竟有多富?


视频截图

浙江这边有农村吗?如果只看房子,很多人会产生一种“浙江这边全都是城市”的错觉。有网友就说,“今天路过大一片自建的房子,要不是牌子写的各种村,我真的看不出来是农村。”

而且,不同于福建农村只是“豪华”,网友们发现,浙江农村的别墅在“豪华”之外更有一份高级感十足的审美底蕴。

去浙江农村亲自体验过的人,都很难不感叹:要建出这样的房子里,钱是其次,品味还要在线。

歌台舞榭,山水亭台,也都应有尽有。富丽光鲜的别墅依山傍水坐落,与周围的自然风光毫不违和。四季流转,风光变换,中国农村最质朴本真的生命体验,和规整体面的楼房融为一体。

有网友来到金华的农村,看到白墙青瓦的典型徽派建筑,映衬著如黛的远山,如同中国水墨画一般的绝佳景致,只好感叹:“跑了好几个村庄,感觉每一个都是美丽乡村示范点。”

哪怕是城里人,来浙江农村走一趟,都会被惊到。

“如果中国农村都这样,谁还去城里。”

“有这农村谁愿意跑城里挤那破三室,别墅他不香吗!”

“看完浙江农村豪宅,说这是欧洲我都信!”

还有“见过世面”的城市小孩,到了浙江农村,也少不了要没见过世面地冲著好大一栋喊:“妈妈,这是城堡吗?!”

“露天泳池、花卉团簇” 浙江农村究竟有多富?


浙江农村一角。图/图虫创意

在许多城市人眼里,这些并不输给城市的房子,前面就是一片恬静的菜地,老人家在院子里晒太阳,岁月静好地谈天说地——这安逸的程度,简直是逼着城市人都想以后来这养老。

然而,面对所有的称赞和眼红,浙江的村民却很淡定。不少还在网上轻飘飘地凡尔赛几句:

“很多年前就这样了,这不是农村标配吗?”

“对的,我们浙江十多年前就这样了。”

“浙江人表示,这……很奇怪吗?”

选取浙江绝非偶然

对于浙江人而言,这一切当然不奇怪。

只要对浙江的发展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此次国家将浙江定位共同富裕示范区,绝非偶然。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所研究员贾若祥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要实现共同富裕,就要探索一些个有利于推进共同富裕的体制和机制,在全国做示范做推广。

改革开放四十几年以来,国内逐步发展出不少富裕地区。但共同富裕区示范区,为什么选在浙江?

“露天泳池、花卉团簇” 浙江农村究竟有多富?


浙江农村一角。图/图虫创意

贾若祥分析,之所以将共同富裕示范区选在浙江,因为浙江推进共同富裕的基础条件非常好,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收入差距都比较小,浙江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方面的统筹做得非常好,在全国都具有代表性,在浙江容易打造共同富裕的“育苗圃”。

他说,浙江中等收入群体在全国的比例是最高的,大概占到60%左右,已经初步构建起橄榄型社会分配结构。浙江下一步要不断壮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进一步完善橄榄型社会分配结构。

数据显示,2020年浙江生产总值为6.46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超过10万元。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24万元,仅次于上海和北京,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63倍。

更重要的是,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为1.96,远低于全国的2.56,最高最低地市居民收入倍差为1.67,是全国唯一一个所有设区市居民收入都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特别是浙江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36年在全国的各省区当中排名第一位。

“另外,浙江的自然条件,人口基础在全国非常具有代表性。在浙江开展试点,更有利于围绕着共同富裕,形成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好经验。”贾若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值得注意的是,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根据《意见》,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有四大战略定位,除了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引领区之外,还有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先行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试验区和文明和谐美丽家园展示区。

在贾若祥看来,共同富裕具有丰富的时代内涵,不仅包括经济领域,还涵盖文化、生态、社会等相关领域,既要有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和高品质的生活,还要有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美丽宜居的生活环境和舒心安心放心的社会环境。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照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则表示,尽管浙江城乡差距大幅缩小,但是城乡体制仍然没有完全接轨。

他说,“这需要在体制上真正解决城乡之间全面对接问题,尤其是城乡之间建立统一的要素市场,统一的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体制,实现城乡之间土地、资本、劳动力能够自由流动,从而促进要素优化配置,实现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实现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