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邓家彪、吴秋北:“积极争取加入RCEP”是一道攸关香港发展的施政考题

完善选举法例,标志着香港由乱及治,各方亟待由爱国者组成的特区政府和施政力量,为香港解决民生问题、创造发展机遇。时间不能蹉跎、机遇不能错失,民气更不能枯竭。我们为特区发展献上一策,借此抛砖引玉,力创新格局。

香港要把握亚洲和内地的机遇,善用一国两制及国际城市的优势,落实一系列的政策、服务和计划,创造机会、配套和气氛,向世界展示一个焕然一新的香港,便要争取成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生效后第一批加入的经济体。特区政府须主动前瞻、积极有为、统筹各界、兼顾全域、落地普及、全民起动,拒绝被动守旧的态度及精英离地的方式,处理攸关香港发展大局的要务!提供建议前,一定要搞通3个问题。

(1)为何RCEP重要?

世界正值百年未遇的巨变,21世纪是亚洲世纪,RCEP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协定,成员国总人口23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达5.2万亿美元,涵盖全球的人口、生产总值及出口总额的大约三分之一(2019年数据)。全球二十大GDP最高的国家,RCEP占其五,即中国、日本、韩国、澳洲和印尼,故RCEP重要性不言而喻。

(2)为何香港要争取加入RCEP?

国家持续高速发展,有论者预期,在2030年前,国家GDP冲上全球第一,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不能掉队,要积极投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之余,同时亦要维持高度的国际性,发挥一国两制独特优势,成为大湾区对接RCEP的连通点、交流区和集汇地,巩固自身在国家发展大局的无可取代性。

(3)除了经济,还有什么好处?

世界朝向多元发展,西方模式绝不是独步单方,以东盟为主体的RCEP正正体现文化和制度的多元性,宗教、语言、政制、发展阶段各有所异,维系着东盟的共同纲领就是挣脱殖民统治后的共同发展和相互尊重。香港若能与东盟和RCEP深度结合,定可拓宽社会的多元性和国际视野,锻炼一代又一代的港人肩负我国“国际联系人”的重任。

问题搞通了,特区政府亦态度明确,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的《施政报告》表示“寻求加入”、“积极争取”。但官员们如何“积极争取”呢?除了提请中央,就是去信各国政府,坐等邀请,被动保守,做法没劲头、方法没谂头、效果没看头!

因此,我们向政府建议:

(1)成立跨政策局和跨界别的深化东盟关系行动小组,为加入RCEP和深化东盟关系提出跨界别的行动目标和计划,小组重在行动,标志着特区政府坐言起行,全力带领香港发展。

(2)确立香港第二个核心商业区—九龙东,成为支援东盟社经活动和交流中心,包括提供各项支援服务,对内凝聚各界力量,对外则向国际宣传,为九龙东发展规划定下坐标,许下愿景,添上色彩,洗脱发展等于塞车的负面形象。在九龙东建议成立6个支援配套:

2.1. 交流及翻译传译中心

东盟是多语言、多文化、多宗教的区域,设立翻译传译中心是起点,打破语言隔阂更是基本条件,中心应旨在持续交流,创造经贸和专业发展空间,包括邀请内地科技企业,以香港作为连通点,带动大湾区与东盟的交流合作。又如九东云集各宗教团体及庙堂,中华传统文化“儒释道”三家唯独汇聚黄大仙区,这些文化禀赋就是对接多元多彩的东盟的最佳软件。

2.2. 商务法律支援仲裁中心

负责支援及解决港商于东盟营商所面对的法律挑战,特别要开拓一个东盟和内地互通互认的仲裁及调解中心,积极研究与东盟各国设立民事商业司法互认制度,以及公证人互认制度,强化香港的专业服务及法律体系,以处理RCEP成员国间的商业纠纷。

2.3. 进出口清关、人员签证往来支援中心

香港进口大量东盟产品,亦是东盟及内地的重要转口港,虽RCEP细节尚未落地,但能预期有大量大宗商品交易、工业原料能够受惠,因此,成立一个转口清关支援中心,力主加强与东盟及内地各码头、航空运输的配合,将能吸引更多货物利用香港中转,更能为港商解决“遇上监管壁垒”的实质困难。

2.4. 投资服务支援中心

一带一路及RCEP将刺激东盟各国的基建项目需求,而内地的低端制造业将有一部分转移至东盟,中心可提供相关的投资支援,提供于当地设厂、采购物料、开拓市场和建立品牌等支援,可鼓励港商在东盟寻找机遇。

2.5. 数字人民币国际化试点中心

尽管现阶段香港未得中央准许使用“数字人民币”,但金管局早于2017年便启动LionRock专案,展示利用分布式分类帐技术发行央行数位货币及进行采用货银两讫结算的原子交易的可行性,更于2019年与泰国央行合作启动“Inthanon-LionRock专案”,创建一个泰铢-港币走廊网络,连接各自的本地支付网络,可见香港有力胜任这个角色。政府大可于东九建立一个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中心,鼓励与东盟的贸易以人民币结算,当香港可使用数字人民币后,便能将其应用推广至东盟,担起推动数字人民币国际化的先锋。

2.6. 文康盛事中心

善用九龙东的特色设施,为东九对接东盟工作奠下旗舰项目,如启德邮轮码头对接东盟的邮轮业和旅游业,而将在2023年落成的启德体育园和东九文化中心,则可对接东盟的康体及文创活动,全面配合国家十四五规划中,香港作为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角色。

(3)发挥香港的爱国侨界和社会力量,拓展民间交流,深化香港与东盟关系。大湾区11个城市中,香港与东盟各国的华侨连系及民间交流素来深厚,定了政策方向,民间肯定能一蹴而就。政府应鼓励教育界、专业界、文化界、商界等界别,投放资源,开展研究,建立合作机制,例如姐妹学校计划或专业交流,以及民间各种社会合作项目。

(4)积极连系广西壮族自治区及南宁市,深化合作。广西自治区首府南宁市,素来是我国连接东盟的窗口重镇,包括定期筹办甚具国际看头和影响力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因此,如香港能与南宁市深度合作,互补优势,尤其是能发挥香港高端服务业的长处,定能创造机遇,并深化与东盟关系的网络。

考题既出,未知特区政府会否突破旧思维、老框架,为发展大局应考。

作者:邓家彪/工联会九龙东总干事,吴秋北/工联会会长、港区全国人大代表

工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