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凡四训》- 6

袁了凡(1533–1606),名黄,浙江嘉善人,明朝重要的思想家,进士,博学多才。曾任宝坻知县,后调任兵部职方司主事。被任命军前赞画(参谋长),参加万历朝鲜战争,对日作战。

……

                                             第二篇 改过之法

     春秋时代,周朝到了晚年,王室衰弱,许多诸侯对于周天子大多都是阳奉阴违,各自都有私心扩展自己的势力。那个时候的诸大夫们,“大夫”是国君、诸侯的助手,他们见人多了,学识、经验丰富,看到这个人的举止,听听这个人的言语,猜想到他将来的吉凶祸福,都能够说得很灵验。这就是说明,吉凶祸福它有预兆。人心里头存的善恶念头,起心动念自然表现在外面,就是言语动作。你能够欺瞒愚人,你瞒不了有道德、有学问的人,他真的是一眼看穿你的肺腑。现在世间还是有这种人,他们都有这个能力。

   这是观察人的两个原则:你看到这个人心地善良、厚道,处处能替别人着想,这个人将来有福。如果他是心胸狭窄,做出事情损人利己,对人很刻薄,这些人没有福报。纵然他眼前有福报,那是他命中的福;因为他存的心不善,行为不善,他的福已经折了,是余福。一个人福报快要现前,你能够看得出;他的心善、言善、行善,对人厚道,我们就能够推想到他的福报快到了。如果他的思想言行不善,我们就晓得,他的灾难愈来愈近。这是小;大,观察这个社会,观察一个家庭、一个团体,没有不准确的。这里面有道理在,有学问在,决不是妄言。

  我们每个人都求福、求慧,都希望远离灾难。我们没有谈行善积德之前,先要讲改过。过如果不改,改得不彻底,改得不干净,虽然修善,善里面夹杂着恶,善也不纯,善的功就不能够显著。因此,改过是积善的先决条件。说到改过的方法,了凡先生提出三点:

   第一就是羞耻心。人能够知耻,他决定不会起一个妄心、动一个恶念。应当常常想到古时候这些大圣大贤,我们都同样是人,他们确实是百世可师,可以作一切众生的好榜样,我为什么就像一个陶器破碎了,一文不值!我们的病是耽染在七情五欲当中,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得不偿失。圣贤人在这个世间,也不能离开七情五欲,但是,对于情欲他淡薄,他的行为是有节度的。凡夫何以不能成圣,病根就在此地。

   自己暗中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以为别人不知道,麻木不仁,没有一点羞耻心,没有一点惭愧心。他现在虽然是有人身的样子,他所造的恶业将来必定堕三恶道,自己还不知道;世间可羞可耻的事没有比这个更大了。孟子说:“耻,这字与人的关系太大了。”为什么?知耻,这个人可以成圣成贤;不知耻,必定沦落畜生。知耻,是改过非常重要的枢机,也就是关键。我们不能不注意。

 二要发畏心。知道畏惧,才能够生诚敬之心。天神与鬼神在我们上面,我们欺骗人容易,欺骗天地鬼神太难太难了。天地鬼神肯定是有的。不能说我们接触不到,它就不存在,(我们)接触不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就是在现代,我们也常常在资讯、报章杂志里面看到一些鬼神的报导。那些报导当然都是事实,可是依然有许许多多人不相信。这个也难怪,如果不是亲自经历的,别人讲的都不相信。

   我们的过失非常隐密、非常微细,人觉察不到,但是,天地鬼神就像镜子照到了,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你造的恶业重,你一定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灾难;轻,你现前的福报折损了。你要是懂得这个道理,了解这个事实真相,怎么不害怕?

   不但如此,虽在卧室里面,一举一动,起心动念,天地鬼神没有不知道的。我们以为掩藏得很密,还用花言巧语去掩饰,那不过是自欺欺人,早就被人看破了,变得一文不值。想到这里,又怎么不害怕!不但如此,人只要还有一口气,一生当中造作再大的罪恶,都能够悔改。古人有一生造作极大的罪业,临终悔过还是来得及的。真正忏悔,这个业障就能消除,死得安祥,没有痛苦。你勇猛改过,这个一念改过的心,就能够把长时间的积恶都洗刷掉。比如千年幽谷,我们点一盏灯进去,千年的黑暗就破除了,就照明了。过失就像黑暗一样,只要一盏灯就能把它照破。所以,过失不论长久,只要能改,就是了不起。世间无常,刹那刹那在变化,我们这个身体很容易失掉,一口气不来,这一生的身命就结束了。这个时候,你想改也没有办法。一个人造作恶业造得太多,在世间恶名流传到后世,千百年来留下的骂名,儿孙再孝,也没有办法帮助他洗涤。在阴间,恶业必堕地狱,堕落下去之后,百千万劫难出头!即使圣人贤人、佛菩萨也没有办法救助你、接引你。想到这件事情,怎么会不害怕?

  第三个是勇猛心。人为什么不能改过,就是得过且过、马马虎虎,退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认真,你的过失就很难改了。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必须要振作起来,要勇猛精进,绝不怀疑,立刻就改。不需要等待,说做就做,绝无退缩。小过失就好像我们身上有个刺,很痛苦,想尽办法赶快把它剔掉。大的罪恶,就好像毒蛇咬了我们的手指,没有犹豫,赶紧把手指斩掉!不斩掉,毒一散开,必死无疑,就没救了。这是要下定决心,断一切恶。人能有果断决心,改恶修善,说做就做,这才能得到真正利益。

 具足三心,有过即改。就像春天的冰,太阳出来冰就化掉了。勇猛改过,你这个过失自然就消除了。

    现在,我们讲改过的方法。方法有三大类,有人从事上改,有人从理上改,有人从心上改。这三类功夫不一样,改过的效果也不相同。先讲从事上改。

   从事改难,这是一种强制的行为。一味地把它制止,这个的确是有限度的,它有个饱和点,改得不彻底。譬如,从前杀生,现在你发心不杀生。从前喜欢发脾气、喜欢骂人,现在戒除,不发脾气了。这都是从事上改的,很困难。病根是心,这个东西没有断除,所以,境界现前,他就没有办法控制;东边灭了,西边又冒出来,这终究不是彻底根除干净的改过方法。

   从理上改。会改过的人,他虽然还没有完全断绝做某事,他先弄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不能做。譬如,我们有杀生这个过失,要常常想,上天有好生之德,所有的动物,哪有不爱惜自己生命的道理?连蚊虫蚂蚁都贪生怕死,我们要想杀它来养自己,我们的心能安吗?常常想这个道理,你再想想动物被屠杀那个时候的状况,有些动物,虽已被杀,但还没有完全断气,在半死半活的时候放进锅子里烧煮,这样的痛苦,一直要透到骨髓里,你说这是不是罪过呢?为了滋养自己,就要用各种珍贵的、味道好的东西,摆满了一桌。虽然这样地讲究,但是吃过之后,就成渣滓,什么都没有了。要晓得人吃蔬菜素食等等,也吃得饱啊!何必一定要去伤害生命,造杀生的罪孽,折损自己的福报呢?这一切动物有血、有气,都有灵知,都有知觉,跟我们人没有两样。就算是我自己不能把自己的道德水平修到究竟圆满,使它们都来尊重我、亲近我,又怎么能天天伤害动物的生命,使它们与我结仇,恨我到永无尽期呢?能想到这些,那就面对饭桌上有生命的菜肴,觉得伤心而不能下咽了。

   这些动物,它不是甘心情愿来给你吃的,你杀害它,它恨你,你跟它结冤仇,这个冤仇生生世世没完没了。一切众生都贪生怕死,我们杀害它,是它没有能力抵抗,所以,说弱肉强食。虽然不能抵抗,它能甘心吗?它要是不甘心,怨恨一定存在。能免得了冤冤相报吗?所以,诸位能真正看到前后因果,太可怕了!不可以不晓得事实真相。杀害众生来养自己,这是大过失;现在人认为这是正常的。这一个错误的观念,使我们造作许多的罪恶,自己都不知道。这就是知见上的错误。

  过去喜欢发脾气,我要想一想:别人有过失,我自己也有过失。这个人毁谤我、伤害我,过失都在他那一边,与我又有何干?本来就不值得自己发怒的。这些人的父母、长辈没有好好地教导他,所以,他才犯过。我们应当原谅他,不能够责怪他。天下没有自以为是的豪杰,真正有学问的人不会怨天,不会怪人。我们的言行还会有人批评,还会有人毁谤,我们要回过头来反省,不要怪别人,是自己的德学没有成就,还不能感动那些人。

   再看了凡先生讲的第三个方法,从心上改。心是根本,善业、恶业都是心造的。所以,改过从心地上改,修善从心地上修。怎样从心地上改?就是真心改,这就是从心地上用功。人的过失太多了,说之不尽!过失不必说是你造作,起心动念过失就已经形成。我们这个贪心起来,贪色、贪名、贪享受,发脾气,这就是过失,这就叫造业。从心上修,是从根本上下手,不必要一桩一桩去想、去改,不必要在枝叶上寻求了,那个多麻烦、多费事!只要我们自己把握住、保持住,一心为善,时时保持着正念,邪知邪见自然就消失无踪了。好比太阳当空,光天化日之下,妖怪自然不能存在。我们讲改过自新,这是精华、纯一真传。人的过失是由心造成的,当然也要从心地上去改正。譬如,我们砍树,这树有毒,我们要把它连根拔除,从根上把它斩断,不必要枝枝叶叶,寻枝摘叶多麻烦!

    大概最上的是从根本修,从心上改,这是最上。治心,效果是当下清净。这个心才动,心里有妄想,立刻就觉察到;一觉察到,这个念头就息,第二念就是觉,觉要快速,决定不能让迷继续增长,这是真正的开智慧。假如你做不到,最上的治心做不到,那就不得已而求其次;明理,遇事时冷静地想它的理,道理清楚了、明白了,自然地恶念、邪思离开了。这个也办不到,办不到,怎么样?那就只好在枝枝叶叶上下功夫,就在事上加以禁止,一条一条来对治。已经明理的人,他在事相上,都能受持,这是最好的。

……

 

摘选自网站“般若文海”。如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 200503w@gmail.com

 

 

 

 

 

200503w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