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陈基湘指政府低估港人对疫苗的犹豫 吁“谷针”宁软勿硬

“十个医学生,都未必有一个爱做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系主任陈基湘接续说,“做研究要有很大的梦想支持。”陈基湘甫毕业便一头栽进相对偏门的病毒学,岂料本港接连遇上疫症,壮大病毒学发展,冷门科终受注视。陈基湘与团队的研究不限于实验室,他们追踪民意发现港人拒接种疫苗原因撇除居首的“怕死”,第二位是不信政府建议,他不讳言“对政府无信心是我们需面对的问题”,又认为政府低估港人的疫苗犹豫,吁当局放软语调,勿强调不打针的限制,“起码调转说,针后将有某些保障与权利。”

步入初夏,病毒学专家陈基湘教授与团队,连续两周发布与新冠肺炎相关的研究报告。前一份研究推算出全港有两万名隐形患者,在第二个发布会的同日下午,陈基湘终能挤出空档受访。

针对疫苗接种率偏低的现象,中大团队向受访者了解不打针的原因,排首位是深信疫苗或致命,第二位是对政府建议缺乏信心,陈基湘指全球均有不同的疫苗犹豫,“在香港,(犹豫原因)似乎与对政府的信心挂钩。”

【专题】政府低估疫苗犹豫 陈基湘吁软手段“谷针”

每有疫症出现,陈基湘都会着手追查新病毒以应对将至的大爆发。

市民不打针怕疫苗致命

但原来在一年前的同类调查,港人对政府的信心尚未丢失。中大于去年暑假访问逾千人,最多受访者认为,政府提供的疫苗建议最具影响力,是医生的五倍。但最新研究中,医生的建议影响力已反超前政府,陈基湘总结:“市民现已对政府失去信心。”

失信非朝夕而就,多宗针后严重副作用个案令市民却步,陈基湘认为大众担忧乃人之常情,但政府公布资讯的方式有待改善,“市民会知悉有人死亡,死前数日曾打疫苗,但公布之时未证实与疫苗的关连。”

开打疫苗后逾月,才有专家披露未曾接种疫苗人群,每日死亡及急性中风等数据,陈基湘批评是太迟,“数据是否可事先准备?谈死亡个案时应同步公布。”他指政府之前只关注如何营运疫苗接种中心,“似乎觉得难题就是流程。”

40岁女子接种第二剂复必泰后类速发严重过敏

资料图片

当局公布资讯方式待改善

最近政府改变策略,只公布与疫苗有潜在关联的死亡个案,下月起亦只定期于网站更新疫苗安全监察报告,陈基湘认同策略方向,无奈时机欠妥当:“现在不公布或引起更多误会:‘是否想掩盖某些事?’”

每问及陈基湘对社会现象的看法,他总爱先引用研究结果,不揣测、不多加个人意见,用数据拆解民意。但被问到政府是否低估疫苗犹豫,他让感觉说话:“我觉得系……我觉得系。”事实上,从禽流感到猪流感疫苗,社会对打针都缺乏兴趣,对新冠疫苗的态度亦未见例外。

要走出困局,陈基湘认为应放软语调,高压“谷针”或引来反效果,政府应避免强调不打针的限制:“起码调转说,打针后有某些保障。”他续说,太极端的诱因亦不宜大力宣扬,“若每人打针后都有层楼,或有人冒险打针,出事时由谁负责?”

访谈期间不难察觉,陈基湘发表个人想法总带点慢条斯理,他透露自己习惯静静地反复阅读资料,自觉不适合做外科,“做手术要快速解决问题,我怕会出错。”故他很早已决定要选择较冷门的病毒学研究,而他的专长更是“冷门中的冷门”,钻研病毒诱发癌症的机理。

再多11人接种疫苗后送院 51岁男子打首针复必泰后晕眩需留院

资料图片

母患癌离世 触发研究病毒

“做研究要有很大的梦想支持。”陈基湘的大梦想,源于母亲因感染EB病毒诱发鼻咽癌而离世,那是他十岁之前的事,“像一个情意结想研究病毒,看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他自港大毕业,之后争取到在英国伦敦大学读硕士的机会,跟从一位教授研究子宫颈癌——同样是病毒引起的癌症,自此踏上研究之路。

陈基湘返港后继续专科训练,九六年加入中大微生物学系,不久即遇上H5N1禽流感,是香港近数十年来首次传染病爆发威胁,亦是陈最深刻的一场疫症。他形容当年的自己雄心壮志:“遇上大疫症,自己似乎选了一科很重要的科目,但始料不及往后一次又一次疫症。”有危即有机,陈基湘指,禽流感一役壮大了本港传染病发展,终令传染病在港独立成专科。

○三年沙士,陈基湘需与同事走进多人不适的威尔斯亲王医院8A病房,采样及追踪爆发轨迹,之后才查出是沙士病毒作祟。病毒传染力强,但负责采样的陈基湘与同事两人均无感染,陈道来当年的乌龙事:“抽取过多人鼻咽样本仍无确诊,医管局就追问我们,到底当初是如何采样,才得以不受感染?”他笑言,“不是我们厉害,后来弄清楚,感染沙士初期病毒量不高,发病后一至两周才急增。”很多谜团及谣言,都可走进化验室逐一拆解。

资料图片

做研究有牺牲 叹后浪退潮

从一开始做研究,陈基湘已计算好必有的牺牲,“你无可能去私家执业,不需在前线诊症,不能开诊所,亦无法在私家医院工作。”不能做“月球人”、“星球人”?“一定无!”近花甲之年,掌管中大微生物学系的陈基湘,研究心始终未变。

但再大的梦想,要有够广的土壤栽培。后浪推前浪乃定律,惟最近一年,化验室的后浪逐步潮退,未再涌前。“很现实,过去一年多,有表现不错的同事移民,聘请人才受阻。”离职的研究员,最资深的年资逾十年,陈基湘不讳言,同事受政治气氛影响选择离港,他对此感可惜:“十个医学生,都未必有一个爱做研究。”

陈基湘表示,平日会避免将政治带入办公室,但确实见到现时学术发展空间有转变。被进一步追问,研究的思维有否受政治氛围影响时,陈答得谨慎:“政治对香港有很大的影响,并非指好或坏的影响,单纯指影响程度很大。”对于研究界前景,他此刻不愿下结论:“香港未来数年会如何,唯有放长双眼去看。”

十个医学生,都未必有一个爱做研究,要有很大的梦想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