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林彪谈毛著:背几十句就差不多了 可“一本万利”


林彪的几张罕见老照片

林彪谈毛著:背几十句就差不多了 可“一本万利”


林彪(资料图)

1959年9月,林彪主持军委工作后,出于个人野心,一面伪装“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一面着手打击、排挤有碍于他的革命老干部。在1959年9月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以贬低 马列的手段,制造个人崇拜,树自己,荒谬地提出,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很多,“不一定要读他们的原著”,毛泽东著作是高级的,学习毛著是学习马列主义的“捷径”,可以“一本万利”,反对系统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在1960年2月广州军委扩大会议上,他错误地批判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时期军委工作的战略方针,再次强调在军内进一步肃清彭、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影响。同时提出学习毛著就是要背警句,“我们不要背那么多,要挑选最好的,背上那么几十句,就差不多了。”

他还把毛泽东为抗大的题词,即“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三句话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字称作为“三八”作风。总政治部主任谭政等同志不同意林彪的这些说法和做法,在1960年三四月间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没有传达贯彻。对此,林彪认为对他不紧跟,怀恨在心,提出召开军委扩大会议,讨论政治思想工作问题,蓄意打击谭政和总政治部其他同志。军委扩大会议召开前夕,林彪在9月12日军委常委扩大会上谈政治工作领域四个关系,提出“四个第一”的错误观点(当时的讲话未用“四个第一”这个词,后来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吴法宪将林彪的观点概括表述为“四个第一”,即所谓“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并以此为据,给谭政等人加上了“工作方向偏”的罪名。

9月14日至10月24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在北京举行扩大会议。根据林彪的提议,会议以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为中心议题,并讨论了部队组编以及装备规划等问题。林彪制造个人崇拜,歪曲政治思想工作,在会上讲话中说,“现在的马列主义就是我们毛主席的思想。它今天在世界上站在最高峰,站在时代的思想顶峰”。“毛主席的思想就是阶级斗争的思想,无产阶级谋解放的思想。”会议作出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决议》塞进了林彪的“四个第一”以及所谓“政治思想工作方向偏”等话。中共中央12月21日批准了这个决议,并指出,“这个决议不仅是军队建设和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指针,而且它的基本精神,对于各级党组织、政府机关以及学校、企业、部门都是有用的”。林彪还把会议的矛头引向总政治部主任谭政等人。罗织罪名,进行了30余天的所谓“揭发批判”。会议还作出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关于谭政同志错误的决议》。说这次会议是“反对彭、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斗争的继续”,指责谭政对军队政治工作方向发生“严重偏差”“应负主要责任”。会后,又在总政治部内制造了一个所谓“谭政反党宗派集团”,错误地撤销了谭政的总政治部主任职务,错误地处分了总政治部的一些同志。

由于林彪制造个人崇拜,搞突出政治,破坏军事训练,破坏军政团结,停止部队科学文化学习,取消系统的马列主义教育,在毛泽东著作学习中大搞形式主义和实用主义,使军队工作特别是政治思想工作受到“左”倾错误的严重干扰和破坏。

1979年3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总政治部《关于为“谭政反党宗派集团”冤案彻底平反的决定》。《平反决定》指出,“这是林彪制造的一起冤案”。“谭政同志在任总政治部主任期间,坚决贯彻执行了毛主席,党中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工作成绩是主要的。他提出要系统完整地学习马列主义,提倡部队学习文化和科学技术等,对我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起了积极作用,政治工作方向是正确的。不存在反党的问题,更不存在‘谭政反党宗派集团'。""强加给谭政同志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均应予以推倒。"因谭政的所谓"问题"受到迫害、株连的同志,也都得到了平反和恢复名誉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