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苗民族主义的虚伪

先由一个小故事开始。美国近日向宣布向中美洲国家千里达捐赠80瓶辉瑞疫苗,你没有看错,是80瓶,不是80万瓶!结果?自然是在网上遭到群嘲。

一瓶辉瑞疫苗可以稀释出6剂疫苗,即美国捐赠了480剂疫苗。美国干了这件“大事”,连美国的《新闻周刊》也发现了,还写了一篇报道,标题为《中国官方媒体嘲讽美国捐赠千里达480剂疫苗,此前中国损赠了10万剂》,报道中提到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在美驻千里达使馆宣布捐赠的推特下方留言说:“这个量像是给一家养老院捐赠的,而不是给一个国家。”

《新闻周刊》分析,陈卫华在推特的留言,似乎是在嘲讽“美国这样的世界领袖,竟然会在推特上宣布这么小的一笔援助”。更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驻千里达使馆发声明说:“美国致力于疫苗多方面帮助千里达政府,我们相信每一剂疫苗都有它的价值。”

千里达是加勒比海小国,西部与委内瑞拉相望,但人口也有140万人。480剂辉瑞疫苗,真的不知如何分配。

千里达外交部长布朗在议会里面交待,千里达收到来自中国捐赠的疫苗有10万剂、来自印度的有4万剂疫苗、来自巴巴多斯的有2000剂、来自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群岛的有16000剂、来自百慕大的有9000剂、来自格瑞纳达的有1万剂疫苗,当中绝大多数都是捐赠的。另外,千里达向中国采购了20万剂疫苗。相对之下,美国的480剂疫苗就变得相当碍眼了。千里达一个小例子,已显示出美国对捐赠疫苗帮助穷国的态度。

截至目前为止,全球已接种了22亿剂新冠疫苗。G7(7七大工业国)占了其中的5.6亿剂或25%。而G7人口合共7.7亿,只占全球人口的9.9%,反映了以美国为首的G7富国大量囤积疫苗,让国民优先接种,这很显然是“疫苗民族主义”。然而,美国却恶人先告状,倒个头来质疑中国捐赠及出口疫苗,是在搞“疫苗外交”。

最近召开的G7峰会,会后遭到很多人批评,指会议完全放错了重点,不应该对付中国,而是应该放在现时更加逼切需要解决的环球新冠疫情和气候暖化问题之上。

乐施会不平等政策研究方面的负责人马克斯·劳森(Max Lawson)对《金融时报》说: “这次G7峰会将在耻辱中继续下去。面对百年来最大的卫生紧急事件,以及正在摧毁我们星球的气候灾难,他们完全不能应对我们时代的挑战。G7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行动与世界需求之间有如此巨大的差距。我们不需要等待历史来判定,这次峰会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阿联酋的《海湾新闻报》发表题为《为什么过时的G7不再重要》的文章,指美国总统拜登想令G7变得再次重要,就找出一个共同的敌人。正如G7早期的共同敌人是苏联一样,今次以中国作为对手。一些G7的成员国可能赞同拜登的新信条,但对世界上其他地区而言,中国实际上是“好人”而不是什么“恶人”。中国在过去10个月的所作所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援助,向80个国家提供疫苗。美国曾以国内需求为由,拒绝捐赠疫苗,其他G7国家尚未向贫困国家捐赠多少剂疫苗,还谈什么领导地位。

这些批评声音,G7当然知道,所以这次峰会也多了一个小小的主题:捐赠疫苗。不过,捐赠疫苗的数字很混乱,初时传出的数字是G7在未来一年多会合共捐出10亿剂,其后澄清是6.1亿剂,当中包括美国总统拜登说会对92个低收入国家捐赠5亿剂辉瑞疫苗。一些富有国家,声称捐出6.1亿剂疫苗,但除了G7、中国和俄罗斯之外,其他国家都不能够疫苗自足,也没有钱购买疫苗,即是全球另共有55亿人,需要110亿剂疫苗。G7承诺会捐出的疫苗只有6.1亿剂,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相当伪善。

无论如何,G7虽然号称自己领导世界,但是,她们对世界所关心的问题却完全失焦。在世界最关注的疫苗获取上显得吝啬自私。相比之下,中国已经出口和捐赠了3.5亿剂以上的疫苗。你说中国是疫苗外交也好,疫苗援助也罢,中国实实际际地协助解决了很多国家非常紧急的抗疫问题。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