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以言入罪”还是以“以言免罪”

警方今日(6月17日)拘捕了5个《苹果日报》的负责人,指他们涉嫌勾结境外势力,触犯了《港区国安法》,警方亦派出大批人员到苹果日报大楼搜证。警方是次行动有几个特点:

一、直接拘捕新闻机构的编采高层。警方这次行动有别于去年8月拘捕壹传媒老板黎智英的行动,上次是拘捕公司的负责人,并没有拘捕相关的编采人员。而今次的行动拘捕了《苹果日报》的副社长陈沛敏、总编辑罗伟光和《苹果日报》动新闻平台总监张志伟,3人都是编采部高层;

二、直接搜查新闻材料。在上次的行动中,警方国安处虽然搜查了苹果日报大楼,但没有搜查新闻材料。而警方国安处今次按《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向法庭申请手令,直接搜查新闻材料;

三、冻结了报馆的相关资产。较早前,保安局已冻结了黎智英的个人资产。今次则直接冻结了苹果日报有限公司、苹果日报印刷有限公司和苹果互联网有限公3家公司共1800万元的资产;

四、指控其勾结外地势力的时间段,横跨了《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前和以后。警务处国安处高级警司李桂华表示:“《苹果日报》高层涉及的罪名是由2019年到现在,《苹果日报》刊登的数十篇呼吁制裁中国和香港的文章。这些文章是整个串谋计划的一部分,提供了口实给外国机构对中国制裁。”要注意的是《港区国安法》是在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时生效,《港区国安法》并无追溯力,按理在法例生效之前的行为不会被追究。然而,法律界人士早已指出,若一些违法行为贯穿了法律实施前和实施后的话,这个违法行为会看成是一个整体,法律实施之前的违法行为,也会视为整个行为的罪证。

今次警方直接拘捕新闻机构的主要编采负责人和搜查新闻材料,自然会有人质疑这是否“以言入罪”。我认为先要搞清楚“以言入罪”和“以言免罪”这两个相反的概念。《港区国安法》第29条已详细列明了“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具体内容。当中有3种情况:1) 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对香港或者中国进行制裁、封锁或者采取其他敌对行动;2) 与外国或者境外机构串谋实施对香港和中国制裁、封锁或者采取其他敌对行动;3) 直接或间接受到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的指使、控制、资助对香港和中国制裁、封锁或者采取其他敌对行动,以上3者皆属违法。

看《苹果日报》的情况,是涉嫌请求或串谋外国势力实施对香港和中国制裁(上述1或2的情况)。请求实施制裁是单方面的行动,串谋实施就是与外国机构的共同行动。究竟《苹果日报》的负责人如何涉及这些的违法行动,最后要看国安处所搜集到证据为何,我们很难在这里评论。而简单的总结是,当事人并非单纯地讲几句说话,报道一下新闻,就算犯罪。

另一方面,这也涉及是否“以言免罪”的问题。过去部份香港人有一个想法,觉得香港行“一个两制”,有新闻自由,香港的新闻媒体,“神圣不可侵犯”。但现实上有些新闻媒体负责人直接参与政治活动,公然当上反对派的大佬,甚至出资支持反对派大搞政治,亦和外国有紧密的联系。这些新闻机构的老板或编采负责人的行为,已完全是大家所理解的政治行为,已不是专业新闻机构的行为。这样问题就来了。究竟一个反对派的大佬,是否因为有一个新闻机构的包装,就可以完全免罪呢?从另一角度看,如果这些“大佬”是在操控一些新闻机构,做一些纯粹是专业新闻采访或评论以外的政治行为,究竟是否也可以免受刑责呢?

在过去的十年,香港社会严重政治化,也包括部分新闻机构,这些机构的老板和主要的编采负责人,混淆了专业新闻工作者和政客的角色,所作所为,不但踩界,甚至严重过界。如果纯粹是因为他们是新闻组织的负责人而免罪,恐怕也于理不合吧。

至于《苹果日报》一案,等到提上法庭,见到细节,一切就会看清楚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