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凡四训》- 8

     从前,读书人多半都寄住在寺院。 那时候大规模的藏书都在寺院的藏经楼,藏经楼就像我们现在所讲的图书馆。藏经楼不仅仅收藏佛书,儒家的、道家的、诸子百家,几乎全部都收藏。从前念书人一般都愿意到寺庙,寺庙有丰富的藏书,如果有不了解的地方,都可以向出家人请教。

     浙江台州有一位应大猷尚书,年轻的时候在山中读书。他习业在山中,一定是住在寺庙里面。晚上,这些地方鬼很多,胆小的人都不敢住。应先生有胆量、心地正直,不怕这些邪魔鬼怪,所以,他依旧在山中读书。有一天晚上,听到鬼在讲话:“某一个人家,这个妇女因为她的丈夫离开家乡很久都没有回来,她的公婆以为儿子死了,逼着这个媳妇去改嫁;媳妇不愿意,想寻短见,所以,明天到这个地方来上吊自杀。我可以找到替身,得代替了,可以去投胎了。”所以,这个鬼,我们就晓得,吊死鬼。吊死鬼要找替身,他要找不到替身,他就没有办法去投胎。他在这里吊死,还得另有一个人在这里吊死,他才能得自由。道教里面对这个事情说得很多,凡是横死的、自杀的,都要找替身。所以,自杀很痛苦,这个事情万万做不得!道家跟我们说,自杀的人每七天他要重复表演一次,非常苦。上吊,每七天他要去吊一次,什么时候找到替身,他什么时候才能脱身;跳楼死的,每七天他要跳一次。你说这个可怜不可怜?所以,人再怎么不得已,都不可以有自杀的念头,这是决定错误的行为,万万不可!当你找到替身,你投胎,还是随业流转,苦不堪言!

     这话被应先生听见了,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是个穷秀才,哪来的钱呢?第二天赶紧回去卖田,得四两银子,再伪造那个儿子写一封家信,连这四两银子,赶紧送到这个妇人家里去。这个家里头,他的父母一看到儿子书信,笔迹不对,这信不是他儿子亲笔写的,就怀疑。但是想了:“信可以有假,银子却不会有假,总不能说无缘无故人家把银子送给你,想想一定儿子平安无事。”所以,就不再逼着媳妇改嫁。应尚书救了媳妇这一命,不但救了一命,而且成就这一对夫妇,保全一个家庭而不至于分离。他的儿子以后果然回来了。

    应先生做了一桩阴德,这个功德很大。他做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应先生当时做这件事,也不是想去做功德,只是同情、怜悯人家。他是发了真心去帮助她,救她一命,保全这个家庭,没有想到什么功德不功德。这个事情做了之后,继续到庙里去念书。

     应先生又听到鬼在说话:“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替死鬼,我可以有人来代我了,哪里晓得被这个秀才破坏了。”

   旁边一个鬼就说了:“你为什么不去报复他?”

  “天帝看到这个人心好,已经委派给他作阴德尚书,我怎么能再害他?”

      应先生听到鬼神讲话, 自己预知前途,他将来有作部长的命,这是鬼把这个消息透给他。所以,他就更加努力断恶修善,这个善天天增加,德天天加厚。荒年,饥荒的时候,他捐谷去赈灾、去救人。遇到亲戚有急事,他总是委曲自己,帮助别人,解决别人的困难。遇到别人侮辱他、毁谤他,他能够反躬自责,绝不怪罪别人。所以,对这些横逆都能够欢欢喜喜,心平气和,没有一点浮躁,不与人计较。这都是积善积德的事实。他自己以后作了尚书,他的后人考中进士很多,子子孙孙都非常贤善。

    江苏常熟有一位徐凤竹先生,他的父亲相当富有。碰到荒年,收成不好,他就先把自己应收的田租完全捐掉,今年的稻租他不要了,来提倡救灾,希望富有的人家都能跟进。这是很难得的一桩善事。然后再把自己家里仓库打开,把粮食分给贫困的人家,救济急难,常常做这些好事。夜晚,曾经听到鬼在他门口唱:“千也不说谎,万也不说谎,徐家秀才快要作到了举人!”连续在唱,整夜不断。徐家秀才就是徐凤竹,就是说,他的父亲做这些好事,果报凤竹会得到,他去考试,一定会中举人。这一年,凤竹去考,果然中了举人,应验了。

     他的父亲听到鬼唱歌,果然儿子中了举人,真的有了效应,所以,他行善格外地努力,努力去做善事,孳孳不息。修桥修路,方便行人;请出家人吃饭;碰到有困难的人,都乐意去帮助;只要是有利益于社会的、有利益于大众的事情,没有不尽心尽力去做。后来,又听到鬼在他门口唱歌:“千也不说谎,万也不说谎,徐家举人,做官作到巡抚!”最后,凤竹的官阶作到两浙巡抚。这是真心赈济贫困,灾难中发心赈济贫困的果报。

      命中有财富,应当这样做人就对了。财富绝不是供给一个人享受的,绝不是供给一家人享受的。你命中有财富,你就要知道,你有使命、你有职责帮助世间一切穷苦之人,你的财富生生世世享受不尽。可见得,先人积功累德,果报无比的殊胜。我们想,他的儿孙都享这么大的福报,那他自己呢?自己福报一定更大。但是,他自己已经不在世,自己的果报在来生。凡是这样积功累德的人,来世他要是在世间,他那个福报就不可思议;如果来世不在人间,决定在天上享天福。他的子孙后代所享的福,这叫余福,诸位一定要懂这个意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那是余福给儿孙,自己的福报比儿孙所享受的一定要超过很多倍,我们要懂这个道理。善不能不修、不能不积,积善必定有好的果报。

    浙江嘉兴屠勋,谥号康僖,在刑部里面作官,担任主事。为使囚犯里减少冤狱,他自己跑到监狱里面,有次晚上睡在监狱里面,跟囚犯混在一起,了解他们真实的情况。于是知道囚犯当中,有不少人是冤枉的,被人诬告的。屠先生自己不居功,他把这些情形秘密地写在纸上,送给他的上司。过几天,长官在早晨审案时,摘录屠公一些案情,来审问这些囚犯,囚犯没有不服的。这样,果然平反了十几个人冤狱。当时这个事情传了出去,京城大家都对刑部尚书的公正廉明无不加以赞叹。屠先生又想到一桩事情,给尚书建议说:“在京城这个地方,还有这么多冤枉的人。京城以外,全国民众多了,哪里没有冤枉的?应该五年派一位减刑官,对于这些案件重新来核实平反。”刑部尚书把这个意见奏给皇帝,皇帝就批准了。屠公也被派遣为减刑官之一。

     这是廉明公正,存心仁厚之人。这是好事情,这个制度建立之后,国家有了减刑官,平反了许许多多冤枉的人。有天晚上,屠先生梦见天神告诉他说:“你的做法、你的建议与天心非常相应。你命中没有儿子,现在,上天赐给你三个儿子,而且将来他们都是紫衣金带,可以作大官。” 这天晚上,屠公的夫人就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应埙、应坤、应竣三个儿子,果然后来都作了高官。

    他命里没有儿子,像袁了凡先生一样。命里没有儿子,袁先生是求子得子的,屠先生是积功累德得子的。这是感应,自己能够修德积善,上合天心,这是善因善果。他并没有求儿子,没有求儿子,得到这个感应。

      嘉兴人包凭,字信之。包凭的父亲作过池州太守,生了七个儿子,包凭最小,他被平湖县姓袁的人家,招赘作女婿。了凡先生的父亲跟包凭常常往来,这是好朋友的关系。包凭这个人博学高才,但是,每一次去考举人,都没有考取。他还喜欢研究佛教、道家的学问。

   有一天,他到外面去游玩,游泖湖。偶然在一个村庄的寺院里面,看到观音像。大概这个时候下雨,寺庙里面房屋漏雨,观音菩萨像被淋湿了。他看到很难过,就把钱包打开看看,里面还有十两银子,统统拿出来了,交给寺院里面的住持,请他把房屋修好,不要淋到菩萨。这出家人告诉他,修屋顶工程很大,十两银子太少了,恐怕没有办法完工。包凭带着他的仆人随从,旅游总带了一些行囊、一些衣服,这里面有四匹松布。他听了这个话,再把所带的四匹松布捐出来。打开箱子看看,里面还有七件衣服,也都捐了出来,衣服拿去卖,卖了钱拿来修庙。衣服里面有一件麻制的夹衣是新置的,价钱也相当高。仆人就跟他讲,这一件还是留下来吧。

   包凭就说:“只要能把庙修好,观音菩萨像不要再淋到雨,我纵然是赤身露体,也无所谓。”这是一片真诚!出家人听到他这个话,非常感动,流着眼泪说:“舍财施济,在有钱的人家,不是难事。这一点真心是太难得了。”

     包凭等庙里修好,就拉着他父亲一起去看,晚上也住在这个寺庙里面。包凭晚上梦到护法神托梦向他道谢说:“你的儿子会享世禄,得到福报。”果然,以后他的儿子包汴、孙子包柽芳,都中进士,做了高官。这是子孙贵显之报。

      浙江嘉善人支立,他的父亲在衙门里面管刑事案件。他知道有个囚犯,确实是冤枉的,被判了重刑,可能是判了死刑。支立的父亲非常同情他,想方法开脱他的刑罪。这个囚犯知道支立的父亲这一番好意,就在妻子来探监的时候,跟妻子商量说:“支公有意帮助我,来脱离我的刑责。我很惭愧,无以报答,这是救命之恩。明天你可以请他下乡,以身事之,你去好好侍奉他。或者支公会更用心,他能够多帮一点,这样子我可以生还。”这个太太也非常贤良,没别的办法,就边哭边答应了。这个囚犯的太太把支先生请到她家里,自己出来劝酒,把她丈夫的意思告诉支公,支公听了之后不接受。这是出于道义,他从事这个职务,是他应尽的责任。虽不接受,还是全心全力把他这个案子平反过来了。这是很难的一桩事情,他能做到大公无私,用真诚心来平反冤狱。这个囚犯出狱后,夫妇来叩谢的时候说:“ 像您这样好的人,在近代实在是少有。现在,您们夫妻结婚这么多年,还没有儿子,我有一个女儿也成年了,愿意送给您作妾,希望能够给你绵延后代,这在礼法上可以讲得通的。”支先生同意了,就预备了财礼,把这个囚犯的女儿迎娶为妾。以后,果然生了儿子,也就是支立。这是支立父亲做的善事,后世的子孙逐渐发达了。支立二十几岁就考中科举,以后官作到翰林孔目。后来,支立的儿子支高、孙子支禄都作了州、县学校里面的教官。重孙支大纶考中了进士。这皆是救护无辜,而感应得的善报。

     了凡先生举了十个积善得善报的例子,这么多人,可见得不是偶然的。而且这些人年代距离都很近,大多数都是浙江这个地区。由此,听起来大家都知道、都很熟悉,这才有公信力。足以证明“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决定真实,一点都不假。

~~~~~~

应大猷:(1487—1581)浙江省仙居县人,享年九十五岁。历任广东参政、吏部右侍郎,官至刑部尚书。他的一生经历了明朝六代皇帝,为官清廉,任内持法平恕,平反诏狱。

徐凤竹:(1519-1581)江苏常熟人,进士,被授宜春县令,后历任江西、浙江巡抚,官至南京工部尚书。

 屠勋:(1446-1516)浙江嘉兴人,明朝大臣,为官清廉,办事干练。历任南京大理寺寺丞、刑部右侍郎、刑部尚书等。

 包柽芳:(1534-1596)浙江嘉兴人,进士,明朝官员、藏书家,在浙江刻书史上有一定地位。历任礼部主事、刑部主事、贵州提学使、吏部郎中等职。

 

200503w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