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变身毒苹果的闹剧

苹果公司现在的处境犹如毒苹果,被控制在东方“女巫”手上,今天后悔不已——有这么的一个魔幻童话吗?——你不信,反正美国愿意相信

在中国学习,后来成为中国专家的顾道格(Doug Guthrie),当过苹果公司顾问5年,日前对《纽约时报》表示,曾警告在中国经营的风险,这是一条不归路,今天终于恶梦成真。2014年履新之后,他负责协助公司开拓中国市场,“那时,已开始担忧中国的新方向…。习近平依靠西方公司来加强他对国家的控制。”中国是与美国不同体制的国家,把苹果描述成很委屈,最后变成“女巫”手中的毒苹果,反映美国今天对中国的复杂心理。

AP图片

AP图片

很奇怪,当过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商学院院长的顾道格的视界只在于中国,似乎昧于美国以及西方国家过去50年产业升级的历史。内地经济学家温铁军今年初发表的一篇文章《两个大循环的故事》,很适合顾道格细读。

话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出现劳资双方的尖锐矛盾,于是西方把低端制造业外移,“转到哪儿去呢?对拉丁美洲转到了那些军事政权的国家,当时像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等等大都属于军人政权;对亚洲就转到了当时所谓四小龙、四小虎,也都是集中体制、军人政权,或者是警察国家等”,由他们接收西方这些劳动密集产业的“烫手山芋”,“那些个跨国资本转移出去产业才能获利”。美国追求利润,当年不以意识形态、政权体制为考虑,只不过今天中国经济科技追了上来,美国才来说三道四。

苹果创办人乔布斯(Steve Jobs)是科技之神,不过,你以为有了很奇妙的iPhone、iPad的创新产品之后,世界就因为苹果公司而改变吗?别天真了,美国如何实现年销2亿多台的iPhone?你看,今天技术全球领先的电动车Telsa不到上海设厂,产品再受市场欢迎也是徒然,事关美国已经无法在国内生产以满足全球需要。

“顾道格说,他刚加入苹果时,公司的高管们知道他们过于依赖中国,想把供应链变得更多样化。印度和越南曾是头号候选者,但结论是,两国都不能提供可行的替代方案。越南政府很合作,但该国的问题是没有足够多的工人。印度有人,但该国的官僚机构让基础设施和工厂建设变得复杂。除这些问题外,为苹果制造螺丝、电路板和其他零部件的小供应商大多数都集中在中国。”

中国不是军事独裁国家,中国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混合的开放体制,美国科技成果是靠中国雄厚的人才基础鼎力支持下,例如iPhon、iPad才变成神话,这是常识。但,顾道格其实想说什么?《纽时》道出重点︰“顾道格和许多企业高管、政客和学者曾押赌西方在中国的投资会使中国自由化。现在已经很清楚,他们估计错了。”

真不知如何回应这位中国专家,他好像不似在说“风凉话”,但说出美国人一般的心态︰把产品移来中国生产,不单只实现企业利润,还要“改变”这个地方,成为“很美国”的“自由国家”?说句直白一点,你岂不是想“财色兼收”?原来你说的不是童话,想干的是《七擒七纵七色狼》的闹剧。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