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权:追查“3+11”会否引爆民进党内斗?

/新华澳报18日发表富权文章说,台湾地区“立法院”昨日召开临时会,夜以继日地就“纾困4.0特别预算案”进行朝野党团协商,希望能赶在今日“院会”通过。历经约十三个小时的马拉松协商,将五百四十二项提案处理完毕,但其中约保留六十案,预计今日早上进行二轮协商,并力拼今日内完成三读。

文章说,“行政院会”于六月三日通过“中央政府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预算第三次追加预算案”,总规模为新台币二千六百亿元。经过整天的朝野协商,通过多项重要提案,包括对于“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编列新台币八亿元用于办理疫情防治短信实联制,朝野党团达成共识删减五亿元。另外也有用于进行“大内宣”其实才是真正“认知作战”的宣导经费等。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国民党党团力争之下,朝野党团协商也通过了国民党团总召费鸿泰领衔提出的主决议案,应针对“3+11”决策过程予以厘清,若有政策疏失应负赔偿责任。“行政院”应在三个月内成立调查小组,并提出书面调查报告至“立法院”,并对确诊往生者家属提出相关慰助机制。

文章说,在费鸿泰的提案通过后,国民党党团发布新闻稿指出,国民党党团提案要求“行政院”成立“3+11”调查小组,调查“3+11”政策、病毒跑的比公文快的原因。国民党团要为往生的民众及家属讨回公道,苏贞昌、陈时中、郑文灿、范云等人不能以没有会议记录,逃避所有的法律及政治责任。“行政院”更不能回避应负起的政治责任,不是一句“破口在万华”就可以卸责的,近五百位台湾人的命更不能因为“政府”错误决策及怠惰无辜牺牲。

按照《立法院职权行使法》规定,朝野党团协商通过的协商结论,经党团代表签署之后,不但具有法定效力,而且在经过院会宣读通过后,也不能再反对。除非协商无果,法案才可能会交由院会投票表决。因此,国民党党团提出有关“行政院”必须成立专责调查小组,调查“3+11”决策出台的经过,即使民进党“立委”敏感地觉察到,可能会动摇到民进党的“根基”,也只能是徒呼荷荷。这也折射出,国民党党团此次是充分发挥了政治智慧,有理有利有节地利用合法手段及适切议题,直攻民进党意图实现长期执政美梦的薄弱环节。

实际上,台湾政媒两界普遍认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四月将航空机师检疫天数放宽为“3+11”(三天居家检疫加七天自主健康管理),是随后五月台湾地区本土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破口。不但是让民进党自诩为“防疫模范生”的“斋钵”被打破,从神坛跌落地下,“金身”标准,而且所谓“超前部署”就是为了发“疫苗股票财”,并不顾上海复星集团对复必泰疫苗的专门代理权,不惜制造“假新闻”阻扰郭台铭等民间人士购买疫苗,民进党当局才是“认知作战”的始作俑者及狂热执行者,真正应当受罚。

文章说,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党团在据理力争中,先后点了苏贞昌、陈时中、郑文灿、范云等人,及“交通部”观光局、诺富特饭店的名。这就确定了,今日“立法院”院会通过此提案后,“行政院”就此而成立的“3+11”调查小组,就必须向上述人等进行调查,以厘清其行政责任。

苏贞昌和陈时中的行政责任自不待言,而郑文灿主要是因为台北机场和诺富特饭店都是在桃园市境内,作为一市之长,有失责之嫌。范云则是“3+11”决策的施压者。至于“交通部”观光局及诺富特饭店等机构,也要负起本职责任。

在上述人物中,范云甚至是陈时中都可以被抛弃,“交通部”观光局的官员更可能成为“替罪羊”,但如直查苏贞昌和郑文灿,则有可能会动摇民进党的“根基”。

文章说,范云虽然是民进党“不分区立委”,也虽然曾与民进党当今权贵郑文灿、林佳龙、段宜康等人,是当年“野百合学运”的核心物,但在学运后即赴美国求学,脱离了民进党的奋斗史。学成归来后,正好陈水扁上台,本来可以“归队”,但却是对民进党多作批评。直到另一个学运--“太阳花学运”爆发,参与者纷纷成立“白色政党”,她也成立了社会民主党,并在建党宣言中誓言打破国民党与民进党寡占的政治。随后,范云先后宣布代表社会民主党投入“立委”和台北市长选举,但都最后落选。这才让范云心犹不甘地接受民进党时任秘书长的罗文嘉邀请,加入民进党,还被民进党提名为“全国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并被安排在第三顺位的安全名单并当选。因此,民进党倘是为了“弃车保帅”,将范云抛出,对民进党没有任何损失。即使是她闹“小姐脾气”,一句“唔捞”,遗下的“不分区立委”也是在民进党落选名单首位自然递补,不会进行补选而担心会流失到其他政党的手中。

至于陈时中,则较为棘手。一方面,他已经是蔡英文的共同体,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能牵连蔡英文;另一方面,最近在疫苗等问题上,陈时中可能是有着直接感受及压力,因而与蔡英文的立场发生差异,亦即并非百分百“紧跟”蔡英文。因此,日前蔡英文声称“将不断调整最适合的战斗队形,确保台湾不会被病毒打败”时,人们的第一直觉,就是要撤换陈时中。不过,从整体看,蔡英文可能不会这样做,但将会“补强”指挥中心,由赖清德或陈建仁以荣誉职务担任“太上座”。

文章说,至于郑文灿,就玄了。本来,郑文灿是蔡英文的“最爱”,更是“接班”人选。因而曾经有说法,在郑文灿去年十二月桃园市长第二个任期过半后,就接任“行政院长”,为争取民进党提名为“二零二四”参选人积累政治资本。但一方面,由于疫情关系,不宜阵前易将,而且苏贞昌要继续为其女儿苏巧慧参选新北市长积累政治资本,也不会轻易松手;另一方面,既然民进党罢免韩国瑜是以“落跑市长”为“相骂本”,也必须避免郑文灿也因为辞职接任“行政院长”而被讥讽为“落跑市长”,前程尽毁。

估计,民进党将会全力维护郑文灿。然而,该提案是由“行政院”执行,本来就与蔡英文结下了梁子的苏贞昌,未必会为郑文灿“保驾护航”。相反,他可能会借此机会,“趁佢病,攞佢命”地踩多一脚郑文灿,这也是为了保住“行政院长”的宝座,让自己在这个位子上“再坐一回”。

倘果如此,就可能会在蔡英文与苏贞昌之间爆发新仇旧恨,包括二零零六年时任“行政院长”的苏贞昌,向陈水扁告状“副院长”蔡英文“很难合作”,要求抄掉蔡英文的旧事,都会被大肆炒作。

文章说,会否如此?且拭目以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