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到《苹果》出现共匪二字吓到跌落地 坚哥做主席挨义气望佢平安

坚哥(叶一坚),自从看到,苹果日报,公布你接任主席。我想咗好耐,日夜担心你,被充满理想,苹果日报的傻孩子,整段煽动文章出街,您下半生,就没有了。

有一天,早上五点多,打开手机,上咗你们苹果日报网站。发现苹果日报,竟然封面,大大只字: “共匪”。吓到刚睡醒的我,即时关掉手机。跪在地上,默默祈求上苍,保佑你,望你没事,望您平平安安。日与夜的担心,终于来临。直至我忍不住,给你电话,想问您,“有没有必要,帮苹果日报,做主席㖞。”点知你答我,“我在台湾”。我开心到回应说,“你今生都不要回来呀。”怎知您说,“系呀,返香港要隔离,所以不返啊。”就挂断我手机。

我想了一会,点解你咁绝情,这么久没见,就这么快,收小强电话线,这么逼切,不予我,聊多一会儿?好快我就醒来,你担心我,受牵连,受调查。坚哥你的好心肠,多谢你,小强心领喇。

香树辉讲,话坚哥你说,你所有的钱,都系黎智英给你,所以你要顶硬上,当壹传媒主席。你在面书又说,这个位发梦都想要,但我绝对打死都不信,这个不是,内心真实的你。再者,过去你有返工㗎㖞,你的钱,是你智慧与血汗,赚返来,不是黎智英的恩赐。如果是,所有同事,都是,不只有你一个,叶一坚。

坚哥叶一坚。

坚哥叶一坚。

其实你做主席,所有解释,都是借口,全部都是假。识你近卅年,你喜爱帮人。由帮昔日同事儿子交学费,交到他唸书,唸完大学。坐在临死的同事飞仔华床头,慢慢 一匙羹一匙羹,喂华仔吃稀粥。还执笔,记上文字,说来世我们兄弟,新闻事业再打拼。

你教我,父母亲,到老就返回到小孩,我们做儿女,就要懂忍耐,懂爱护。又教我,儿女未赚钱,切勿给钱他,否则,害死儿女。其实我想了很久,黎智英无咩特别,对你有什么,特别爱过你㖞。你编新闻,做得好好。但是他,都整你,掉咗你去,做娱乐狗仔呀。你好嘢,你沉得住气,你接受,生生猛猛,去做狗仔队。我见到,苹果新闻,越嚟越差 ,去嘈肥老黎,他才调你回新闻部。肥佬黎赶走,大多数,好同事。我对肥佬黎说: “坚哥,又闹得,又搞得,又做得,不如升他喇。”肥佬黎才醒觉,你才是,猛料的坚哥。

你时时,为离开公司的同事,代筹谋,等时机,等日子,等向肥佬黎开口。找回昔日,壹传媒黄金时代,同事再合作,希望帮壹传媒,再创高峯。你为壹传媒的理想,对它的好,我感受良多。但是帝国长成,人就崩离四散。老语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坚哥你紧张剑虹,你当他,好似亲弟弟。当时机到,良辰合,你就苦劝肥佬黎,弄返剑虹,回壹传媒,当行政总裁。当晚我与你晚餐,你成个人,喜上眉梢,宣布剑虹,返回娘家喇。接住不久,你给我电话,我又搞掂肥佬呀,帮忙揾神童辉,话肥佬黎,欢迎他,回壹传媒归队喇(结果神童辉没有回去)。前生到今天,您都是常常,为身旁的兄弟姊妹同事,记挂在心头的大好人。您今天,为壹传媒,分离家庭,别离你如心割的挚爱孙子,远走他乡,这就是您的义字,写在香港,所有传媒人的心窝。

这个星期四早上,500个警员,浩浩荡荡,一早到达,壹传媒大楼。将刋载新闻稿件,犯上国家安全法报导,到苹果日报,壹传媒大厦,拉了我的昔日旧同袍。我担心的事情,终于来到。好彩我敬重的坚哥,不在香港,而在以前,我们日夜工作的台湾。我心中,日日担心的大气,终于舒在云间,不在郁藏心里。警方锁定,国安问题,去拉人。坚哥平安,我就安乐。其实老老实实,好好做好本份,为国家,为香港,为香港人,讲真话,讲事实报纸,真是不能?封面二字“共匪”,煽情激动,令无数人,投下火海,飘走四方,无处是家,海角飘零,天涯无依。

回想从壹周刊开始,点样踢爆伦敦金骗局,点样找出大老板造市,骗香港人。点样捉高官,胡乱开车。怎样偷影,大明星出轨。怎样看大明星,始乱终弃。特首退休,怎样深圳首富,给住上深圳华厦。财爷怎样,加税前,偷步买平车。道尽世间不公平,写出人间,阴暗面。点解一间,香港大部分人,尊敬爱护的壹传媒。竟然大变,如今无端端,封面二字,“共匪”。其她,我不说喇。共产党毛泽东,令中国人,在全世界,站立起来。共产党邓小平,令中国人,由民国时期的赤贫,到小康,到现在富起来。共产党习近平,发展科技,更吓怕,全球强国。近平同志,可以说句,平视世界。美国恐慌,要带领列国,斗战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做了这么多,富民强国事实,竟然得不到,壹传媒尊重,而封面,竟然冠上“共匪”两字?

我一路想,一路写,眼睛模糊,不禁掉下眼泪。为我曾经服务过的壹传媒,伤心流泪。这二天,苹果日报,因被国安法控告,令销售一洗颓风,卖出了五十万份报纸。但我与,仍在苹果日报的老朋友电谈。她们九成同事,每天上班,都要戴上头盔,担心不知几时,要戴上手铐,押解到法庭。最惨是,她们都是为二餐,养家庭,育子女。点解要为,充满幻想,充满斗争思想的人,刋载犯法文章,为揾两餐而担惊受怕。点解她们,不根据法律,合法守法,写好文章呀。现在又要担心,公司户口被封查,我们怎样支薪出粮,去养育儿女与家庭啊。

港英政府时候,英国人总督,不理什么国民党,或共产党,只是不能骂英国。所以当时,共产党报纸杂志,天天闹蒋美奸,国民党支持的报刊,就日夜骂,毛匪共匪。今天苹果日报网站,竟然重演,五六十年代,的香港传媒生态,中华民国政府,支持报章,香港时报,工商日报,新闻夜报,新生晚报等,差不多,每天都用,共匪作头条。美国佬,为了支持国民党,更大洒美元,多到数不清楚,支持传媒,日日天天,数共产党政府的不好。说美国佬,为世界,做了好多好事呀。港英政府,不会理妳们,国共怎样斗,怎样在自己阵营,控制的传媒,怎样统战,怎样宣传,怎样骂,怎样有情报人员,飘浮港海,或将对方人员,布袋掳走失踪。美国佬,怎样,搞传媒,搞宣传美国的美丽新世界,更不用说喇。当年港英政府,放任香港传媒自由,百花齐放,国共互骂到死。事实是,不烧到英国佬,就话之妳们,中国人,怎样在香港斗死,与港英政府没关系。但你骂到英国佬,就搞死你,在暴动中更封了报纸。

当年香港,头两名销售,最卖得的报纸,其中一份《成报》,只为趁高兴,它的才子总编辑韩中旋,调侃当'时访问香港的玛嘉烈公主。在成报写了标题,“打炮二十一响,送玛嘉烈公主,渡海到香港。”“打炮”这样意有所指的标题出街后,成报就陷于不安,当年我们,香港第一美女狄娜,都喜欢的成报才子老总,韩中旋先生,都要为揶揄公主,就要荣休让贤,吃了炖冬菇呀。

还有,管治传媒,政府高官,更要小报经营者,定期孝敬,否则就拉人封报纸呀。我的大佬,冯兆荣传媒前辈,不知奉献了,几多辛苦,油墨血汗钱。

咁你们话,西方政府,有没有绝对,新闻自由,绝对言论自由呢。年轻人,有理想,中年人,有能力,老年人,有经验。大家想想,你们年轻人的理想。是否要,为理想,不理一切,推倒我们,香港美好的一切。去你们,认为的乌托邦。但这乌托邦,是子虚乌有,未到彼岸,就葬身鱼腹呀。

再者,周街放火,破坏一切,违法达什么义呀?发生了违法后,又可不可以,回归以前,当没有发生过。这个,就要十年后,问问由年轻人,坐牢坐到老呀。再讲中年人,本来充满能力,有力量,影响年轻人。你们可不可以,用你们的经验能力,让今天大多数年轻人,变成奉公守法的自由人啊。至于老年人,有的是经验与财富。你们可不可以,用妳们零头财富与经验,帮年轻人,向上流跑赢人生啦。不要令他们,以为既得利益者,阻碍他们上流,而给不良传媒煽动,走上街头,违法达义,掟砖头呀。

好多年轻人,看无良传媒看得多,慢慢脑袋,就植入了,做什么都得,做什么都可以,去到违法达义大过天。从而就将,自己生命自由豁出去,做了煽动者,她们的,所谓烈士。给人利用,重误会咗,以为自己,好崇高。不断违法,不断破坏我们香港的一切。

有传媒朋友,早早同我讲,坚哥早期,已经不赞成,肥佬黎与壹传媒,对示威态度,更曾经说过,我们不能参与,只可报导。曾经写电邮,表态反对,但是肥佬黎一句,坚哥你要收工。传闻这个电邮,曾经在网站流传。这个我绝对有感觉,因为占中开始,坚哥给我电话,话“占美黎叫,揾埋小强,你去占中。”我表态不去,亦劝坚哥小心。占中开始,不到两星期,坚哥给我电话,说“我同占美黎说,我要回台湾返工,我不去喇,我不占中啦。”我当时心中,就想到,坚哥去坐占中,纯是应酬黎老板。但是今次做主席,主要是,为了壹传媒,上与下全体,壹传媒同仁,有餐饭吃,保住壹传媒,保住同事份工,保住同仁,家庭不要断炊烟。绝不是,贪图做主席贪威贪权贪利益呀。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