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敛财2亿的处级官员曾是三个“老虎”的下属

落马1年多后,原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出现在法庭上。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从通辽市中院获悉,6月18日,通辽市中院一审开庭审理了郭成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根据检方指控,郭成信涉案2亿——受贿超9033万,超11458万不能说明来源。

郭成信曾长期在“黑金之城”鄂尔多斯工作,是云公民、邢云、云光中的老下属。云公民被控敛财超4.6亿,邢云敛财4.49亿,云光中敛财9432万。

面对镜头,郭成信曾说,“(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倒查20年确实是应该的,那几年有点太疯狂了,应该好好管一下。”

敛财2亿!

郭成信,男,1955年2月出生,今年66岁,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人,在职大学学历,1972年7月参加工作,197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他长期在内蒙古工作,早年曾当过准格尔旗化肥厂工人、准格尔旗食品公司干部。

1982年8月,郭成信到了准格尔旗财政局,历任股长、副局长、局长。1993年10月,他成为准格尔旗副旗长,5年后履新旗委常委、副书记。

准格尔旗位于鄂尔多斯市东部。在2020年全国百强县榜单中,准格尔旗排在第15位,境内矿产资源丰富,探明煤炭储量580亿吨,远景储量1000亿吨以上。其中,准格尔旗境内的准格尔煤田是中国五大露天煤田之一。

2003年11月,郭成信成为鄂尔多斯市卫生局副局长,2004年8月任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之后他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8年。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的煤炭大市,曾被人称为“黑金之城”。公开资料显示,这里煤炭探明储量2102亿吨,约占全国的1/6、内蒙古的1/2。

2012年3月,郭成信成为鄂尔多斯市煤炭局调研员,2015年2月退休,退休5年之后(2020年5月17日)被查。


伴随着郭成信的受审,该案的更多细节也对外披露。公诉机关指控,郭成信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被告人郭成信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款物合计9033.392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

被告人郭成信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合计11458.417万元不能说明来源,差额特别巨大。

云公民、邢云、云光中下属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今年2月发文指出,2018年以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查处了内蒙古自治区5名中管干部,其中云光中、邢云、白向群、云公民等4人所涉腐败问题与煤炭“黑金”密切相关。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深入剖析内蒙古涉煤腐败系列案件,指出煤炭资源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具体纪检监察建议。

2020年2月底,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明确提出,全面清查整治2000年以来煤炭资源开发利用情况,全面整治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公职人员涉煤违规违法问题。

截至今年2月,全区严肃查处了乌兰察布市委书记杜学军、自治区交通厅厅长白智、自治区原国土厅厅长白盾等56名厅局级干部,以及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原局长郭成信等216名县处级干部。

政知君注意到,郭成信担任准格尔旗副旗长时,当时伊克昭盟(现鄂尔多斯市,2001年正式改名)的盟长、副盟长分别是后来的“大老虎”——云公民和邢云。

云公民今年71岁了,他在1993年5月任伊克昭盟盟长,1995年1月晋升为盟委书记。2019年10月,云公民被查,2021年4月受审,他被指敛财超4.6亿。

敛财2亿的处级官员曾是三个“老虎”的下属


邢云在1993年10月任伊克昭盟副盟长,之后又历任伊克昭盟盟长、盟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等。2018年10月被查。

2019年10月,邢云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他敛财超4.49亿。

敛财2亿的处级官员曾是三个“老虎”的下属


在郭成信担任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2004年8月至2012年3月),李世镕曾担任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2002年9月至2012年3月)。

2016年10月,李世镕被查,2019年8月被判无期。

另外,郭成信还曾是云光中的下属。2008年2月,时任呼伦贝尔市委常委、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到了鄂尔多斯,成为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09年2月晋升为市长。当时,郭成信是市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9年6月,云光中被查。2020年11月被判有期徒刑14年。法院查明,云光中敛财超9432万。

敛财2亿的处级官员曾是三个“老虎”的下属


“那几年有点太疯狂了”

“(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倒查20年确实是应该的,那几年有点太疯狂了,应该好好管一下,煤炭领域确实太乱了,也把一批干部弄坏了,把社会风气也带坏了。”

敛财2亿的处级官员曾是三个“老虎”的下属


今年4月,新华社发布了《乌金除垢——涉煤落马官员忏悔录》。在视频中,郭成信出镜忏悔。

他说,2020年3月份,(内蒙古)全自治区开展煤炭资源领域倒查20年反腐专项整治工作,“当时我就想,人家点出来的事,我就是重点。要害部门,我是;重点对象,我也是。组织能放过我?放不过。咋办?这就焦虑不安。”

当时,也曾有朋友规劝他自首,“自首倒是最好,我也想过自首,但是转念又一想,万一要能蒙混过关呢?”

在视频中,郭成信悔不当初。

“你就说如今,假如说那里给我放著一堆钱,这边放著自由和普普通通的光景和日子,不要说有钱人,我就选择自由,不会选择金钱,我不要你的钱,但是晚了啊,晚了,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