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知今日…..

《苹果日报》的生命,已在倒数之中。

《苹果日报》内部通告流出,话“关于苹果的去向,今日(6月21日)董事会开会,已就出粮一事,要求保安局解冻,并定周五为死线,如未能解封,公司欠缺资金营运,将于周五完成报纸出版,即周六为最后见报日,而online新闻,则会以周五晚23:59为死线。”

《苹果》董事会如果想死撑下去,自然不会预告如果保安局不解冻资金,就会在周六停刊,因为这样政府更不会解冻。据说是《苹果》的前线员工,最想报馆早早关门,所以逼令公司管理层及早作出决定。由此看来,《苹果》前线员工,比高层更现实而且明智,有一种“不立危墙之下”的群众智慧。

有人话估不到《苹果日报》最后会这样。我会说如果你过去7年都有看我的“点评”的话,应该估到这个结局。《苹果日报》的老板黎智英,一手把《苹果》由一个媒体,变成一个政治组织,最后在2019年开始更变成一个要割中共喉咙的颠覆组织,去到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苹果》面对强大的中共,这种下场,早已命定。

所以《苹果》之死,不止是一个媒体之死,更是一个颠覆组织之死。在肥佬黎一手导演之下,颠覆的毒血,已浸透这个苹果了。或许可以看4个阶段的变化:

1.     《苹果》刚开始只是一份报纸。1995年《苹果》创刊时,只是一份做得十分好睇的煽色腥报纸,用行内术语,是一份小报(tabloid)。肥佬黎睇住1997年回归,觉得有市场空间搞一份亲泛民的小报,但他那时胆子还不太大,所以回归前他一度飞离香港,观望一番,怕共产党一到7.1回归就拉人,但睇定无事,又飞回香港。那时的《苹果》,踩界而未过界。

2.     5区公投插手政治。在董建华年代,2000年发生路祥安民调事件,《苹果》大力插董,5年后推了董伯伯下台。肥佬黎开始头脑发热,兴起想做泛民大佬的雄心。这个世界“金钱说了算”,他不断向泛民捐钱,每年数以千万计,泛民政党就隐隐然以他为马首是瞻了。

2010年社民连发动5区辞职公投,争取普选。这一役真正把肥佬黎想做泛民共主的真面曝露出来。肥佬黎在何文田大宅摆下鸿门宴,约了几个泛民政党头头,想催逼民主党大佬司徒华支持5区公投。华叔食完饭睇完辞职名单,却拒绝参加(有一说是他觉得整件事台湾味太重)。但肥佬黎主持大局的泛民共主角色,已表露无遗。当时已有人质疑,一张报纸的老板如此高度介入政治,报馆岂非变了政治组织?

3.     占中杀到直接参与。肥佬黎玩政治越玩越忘形,不介意说自己操弄报纸达到政治目的。他在2012年特首选举前夕,当时梁振英胜选的大局已定。肥佬黎在报上撰文,向特首曾荫权道歉,话不好意思他的报纸挺梁振英,反对曾荫权支持的唐英年,皆因他估计梁振英上场,会激发更多人支持民主,为了民主大业,他只能这样做云云。肥佬黎已到了毫无忌惮地讲自己操控报纸搞政治的事实。

到了2014年占中运动爆发前夕,网上爆出大量肥佬黎的秘密电邮,完全曝露了他出钱出力支持占中的秘密。他不止捐出大量金钱去资助整场反政府运动,还指令报馆的女老总,用报馆的资源,拍占中训练片,访问台湾的社运老手,教参与者如何搞一场占领运动。

严格而言,占中已是一场颠覆政府的运动,肥佬黎指使《苹果》高度介入,已把自己的媒体,变成颠覆政府的机器。

4.     反修例去到政变地步。2014年占中时肥佬黎还是犹犹豫豫,一边去金钟上街,一边接受外媒访问叫示威者回家,给自己留有后路。但2019年肥佬黎见过美国副总统彭斯之后,肥佬黎和《苹果》在反修例运动中,已去到全面瞓身的地步,要和中共揽抄了。当你全身投入一场政变,最后又失败告终,你就不要期望可以全身而退了。

《苹果》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搞媒体,又为什么要搞政治?

今年7.1,是中共建党100周年大庆,《苹果》作为一个颠覆组织,恐怕就过不到7.1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