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Karene直言发梦都估唔到裕美放冷箭,多次喺背后生安白造。

35岁麦贝夷(Karene)被“贱男”旧爱食完唱风波仲有后续。之前无辜“被第三者”的裕美力证麦贝夷跟由佢介绍的Edmond拍拖后,仍借住做Happy Live跟翟威廉维持“炮友”关系。Karene不忿被屈,隔空反击裕美恩将仇报,当年她力挺呢位好姊妹冇背夫偷食黄子恒,发梦都估唔到裕美放冷箭,多次喺背后生安白造,向Edmond指她不忠,搞到两人分手收场。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早前接受访问时曾委屈哭诉畀“贱男”旧爱食完唱她死缠烂打,搞到身心受创要睇精神及心理医生。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2016年当时仲系“人妻”嘅裕美被揭与黄子恒搞婚外情,两人更爆出露骨嘅情欲对话。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当年裕美独自揽上身维护黄子恒,坚持两人只系好朋友,又爆自己已单身。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曾喺社交网劲撑好姊妹,话冇人想结婚系为咗离婚,呢件事令裕美非常感动。

麦贝夷早前接受问时委屈哭诉俾“贱男”旧爱“呃食”,好彩做女仔识得保护自己,要求男方戴避孕套进行安全性行为,不过,呢次经历hurt到要睇精神及心理医生,而医生建议她要多做运动舒展身心,切忌屈喺屋企胡思乱想。加上经理人有意今年帮她出一本写真书,所以近排Karena频频去健身室,Karene嫌pat pat同大腿线条唔够靓而狂操下身,她辛苦到猛叫:“oh my god!好痛啊!”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32C big爆上围呼之“肉”出。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条腰加咗重量,麦贝夷喺咁做up and down,辛苦到猛叫好痛。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狂操下身线条,辛苦到皱晒眉。

对于裕美曾向本报爆大镬,话睇唔过眼Karene对Edmond不忠,仲话赔乜都得力证麦贝夷同Edmond拍拖期间仍持续约“炮”。麦贝夷坚持裕美呢个指控得啖笑:“Edmond系由阿美介绍嘅,之后我哋一齐住,我有照顾佢两老,有时间会做家务,学煮嘢畀Edmond食,而拍拖期间我系有上Happy Live,因为系工作,Edmond系知嘅,当时佢又话ok,咁我咪去囉!”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强调拍拖期间上Happy Live只为咗工作,事前亦得到男友Edmond同意,亦介绍咗翟威廉畀Edmond识。

另外,拍拖初期,Edmond亦曾因她跟翟威廉食Pizza的报道而问过两人关系?Karene当时答:“唔系啩!只系开live前去食个Pizza啫,翟威廉系个几gentleman嘅男仔,如果你唔放心,咁介绍你识呀?”之后Karene就介绍咗Happy Live嘅人畀Karene识,“有时完咗Happy Live,Edmond仲会嚟接我走。”麦贝夷补充。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麦贝夷同Edmond拍拖期间被裕美三番四次挑拨,唱她不忠,加上同Edmond身边嘅朋友唔太夹,呢段情只维持年几。

Karene愈讲愈伤心,“有次迟咗放学,零晨12点几先返到屋企,Edmond问我点解?当时仲唔知有人从中挑拨,搞到佢怀疑我!去到闹分手时,Edmond就质问我:‘有冇对佢不忠?’佢坦白话系阿美同佢讲,指Karene有其他男仔,𠮶一刻我吓一声呆咗!真系好hurt,好失望,点解我攞个心出嚟同阿美做朋友,佢要喺背后做呢啲事呢?”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昔日好姊妹情不再,麦贝夷坦言已unfollow裕美IG。

被问到跟Edmond的性生活是否唔太协调?Karene认真谂咗阵话:“Edmond系健康正常男人,我同佢冇呢个问题,我性需求唔大,唔使要揾炮友!而且当时我仲要做埋幼稚园代课老师,兼要照顾佢两老,都几攰。”她反指裕美有精神病:“呢件事不实到一个点,但佢又好肯定咁,几激动咁讲出嚟,仲要塑造到我系一个好随便嘅女仔,唔知有乜嘢刺激到佢咁做,佢精神状态系咪好唔稳定呀?我根本冇做错嘢,佢钟意点讲,我控制唔到,最惨系令到妈咪担心啫。”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自从同林作一齐,麦贝夷话裕美成个人变晒,讲嘢都自信心十足。

【头条独家】食完唱余波被老友诬蔑不忠致分手 麦贝夷嬲爆裕美恩将仇报

对于被昔日好姊妹裕美放冷箭,麦贝夷得啖笑话:“佢钟意点讲,我控制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