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然包庇香港逃亡暴徒 “美式双标”意在祸港乱港

自去年7月偷渡台湾,被台湾海巡署截获并关押在高雄的五名逃亡香港暴徒,在消失近一年后重返公众视野。24日,美国所谓的亚裔抗争组织“奶茶联盟”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举行松散集会,少量流亡美国的香港人、台湾人、缅甸人举旗抗议。其间,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流亡人士对媒体表示,吴仲谦、文家健等4名经台湾辗转到美国的香港流亡者参与了此次集会。观察人士推测,他们或将以美国乱港的新一批工具人身份,重回大众视野,从事“反骨、无良心”的祸港行径。

 

五名暴徒获美国入境许可

 

据悉,这五名逃亡暴徒是在今年1月13日通过纽约甘迺迪国际机场入境美国的。

“占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师之子、美籍港人朱牧民透过美国组织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HKDC)发表声明,指将协助五人寻求政治庇护及展开新生活。朱牧民还进一步披露,这5人顺利抵美,是美、台政府为“支援香港”而采取的具体行动。且该五名逃亡暴徒在入境美国之后的一份声明中也对美国政府的帮助及支持表达了感谢。

根据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 )网页,行政当局可酌情批准本来不能或无资格者入境美国,并可在境外申请;至于所谓重大公众利益,美国法例并无清楚列明。据香港媒体此前公开报道,有确切信源显示该5人已获美国当局以重大公众利益,批出入境许可,暂准在当地逗留。

种种迹象足见,这五名逃亡暴徒,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授意,以非常规的方式获得了入境美国的许可。

 

或成美国干涉香港的工具人

 

香港立法会议员、新民党副主席容海思此前在向媒体置评此事时直言,涉事人等从早前被台湾关押至突然抵达美国的过程都是有组织策划,令人怀疑台湾和美国一同故意庇护乱港分子。

事实上,只要看看美国近年来在涉港问题上的种种恶劣行径,就不难理解这种情况。2019年,在香港“修例风波”中,美国中情局及其“白手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资助、策动反中乱港分子以争取所谓民主自由为名打砸抢烧,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甚至亲自上街布阵指挥,企图在香港上演“颜色革命”。

因此,此番五名逃亡暴徒以非常规的方式获得入境美国的许可,应该不仅仅是单纯的提供政治庇护及协助展开新生活。据观察,不久前刚刚通过英国政府政治庇护申请的乱港分子罗冠聪,在申请获批之前,他先是于去年12月16日,以视频形式出席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关于“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的听证会,又于今年3月10日参加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关于香港议题的听证会,配合美国当局的需要,先后多次以现身说法的方式乞求干预香港事务。

坊间纷纷猜测,这五名逃亡暴徒之所以得以获批入境美国,或将被美国作为新一批次的祸港乱港工具人使用,藉以进一步进行政治操弄,制造香港议题事端。据推测,这五名逃亡暴徒或将配合美国的乱港力量,在国会举办的有关香港人权和难民问题听证会为香港问题“作证”;或通过引导培训,推荐其中适合人员加入特定人权组织,以培植海外“反华乱港”及分裂势力骨干。

 

最终只会损害香港市民利益

 

特区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此前表示,这五名逃亡暴徒因涉嫌纵火等刑事罪行而被通缉,“连(香港)国安法都不是”。若美方给予5人“政治庇护”,是视国际惯例如无物。

据查证,现时二十五岁的吴仲谦,早在2012年担任港独学生组织“学民思潮”的发言人。去年八月二十四日在九龙湾伟业街近牛头角警署一带,与其他身分不详人士参与暴动,被控一项暴动罪,吴同日在伟业街一休憩处外管有两部无线电收发机、以及一支登山杖、一把钳和一个士巴拿,另被控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及管有攻击性武器等罪名。

至于文家健,虽只得21岁,但却是勇武派暴徒之一,涉去年七月一日闯入立法会会议厅,去年九月二十九日在金钟金钟道一带与其他身分不详人士参与暴动,另在金钟政府总部外连同另外四十四人及其他身分不详人士参与暴动,分别被控三项参与暴动罪,以及一项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

而美国政府一边对国内冲击国会之人大肆搜捕,一边却给冲击香港立法会的暴徒政治庇护,不仅视国际惯例如无物,更是向全世界承认其“美式双标”。

对此,熟悉香港问题本质的德国专家、柏林自由大学荣休教授埃伯哈德·桑德施奈德指出,美国在香港等议题上兴风作浪,实质是将香港作为其攫取地缘政治利益的一张“牌”来打,而所谓“制裁”不会令任何人获益,只会损害香港市民利益。

ilovehk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