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议员倡引入内地佣工 罗致光:问题复杂无计划改变

现时输入家庭佣工入境安排,不适用于内地、澳门或台湾的中国居民。

疫情下出入境限制受影响,菲佣及印佣来港受阻,令本港出现外佣荒,有议员倡议仿效澳门,引入内地家佣解困。劳工及褔利局局长罗致光重申,基于入境管制及保安考虑,现时输入家庭佣工入境安排,不适用于内地、澳门或台湾的中国居民,而政府无计划作出改变。

谢伟俊

议员谢伟俊指,现行输入家庭佣工计划并未涵盖内地家庭佣工(内佣),而疫情下,外佣来港人数锐减,加上在港外佣“跳工”频繁,导致越来越多本港家庭无法聘得外佣,他提到有不少家庭反映,尤其有不谙英语及体弱长者的家庭,均希望聘用“同声同气”的内佣,故问当局会否考虑引入内佣。

罗致光指受社会事件及疫情影响 去年生育率下跌创新低

资料图片

罗致光表示,认真研究和考虑议员的建议,但他强调问题复杂,任何处理内地居民来港工作都要非常小心,因为如果数量大,会涉及社会和家庭问题,不是纯粹劳工政策。

资料图片

有议员问及有评论指出,目前持工作签证来港的外国人,留港工作7年后即可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但外佣却不享有相同待遇。罗致光回应指,按现有法例,无论输入家庭佣工来自香港以外任何地方,他们留港7年后,都不会符合资格成为本港永久居民。

谢伟俊(左);罗致光(右)。

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表示,输入外佣是为了补充本地市场不足,他们来港前已知道来港目的并非定居,在雇佣合约完结后要离开香港,他们与其他来港工作的非本地人士所受的逗留条件限制及逗留性质不同。

罗致光指,政府一直致力维持香港为吸引外佣来工作的地方,并积极开拓新外佣来源地,包括于2017年3月放宽柬埔寨国民的签证要求,让柬埔寨佣工来港工作。劳工处亦会继续与外佣来源地政府及其驻港总领事馆保持联系,鼓励其国民来港担任外佣,以配合本地家庭的长远需求。

当局指,据入境处资料,在2020年1月至2021年5月期间共批准了逾30万宗续聘外佣的申请(包括外佣与同一雇主续约,以及在特别安排下雇主延长外佣现行合约的有效期限和外佣再度延后返回原居地的申请),尽量令有需要的家庭可以继续得到外佣的支援。而截至2021年5月的12个月内,入境处亦批准了约2.3万宗提早终止合约而因疫情的特殊情况在港转换雇主的申请。至于新申请方面,入境处已积极调配人手加快审批新申请,以期外佣可以尽快到港履新。入境处会继续加快审批进度。

罗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