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自编自导独家“猛料” 《苹果日报》引发报业“减价杀戮战”

《苹果日报》的面世,亦为本港报业带来新面貌。

资料图片

回首《苹果日报》历史,创刊当天便掀起报章减价战,导致多份报刊停刊,又以全彩色印刷、多图少文和新闻娱乐化,为报业带来新面貌,近年更大力推动手机浏览即时新闻,带动香港报业改革,但与此同时,该报夸张煽情、卖弄色情、渲染血腥、弄虚作假的报道不绝,当中该报记者付款予三母子伦常惨案死者遗属陈健康嫖妓,自编自导独家“猛料”,亦有记者行贿警员换取罪案新闻,并且公然藐视法庭,派记者探监访问涉嫌弑杀双亲碎尸、当时尚待出庭的被告周凯亮,报道提及犯案动机影响公平审讯。

《苹果日报》于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创刊,当年报纸零售价为五元,但该报却“以本伤人”,只售两元,在便利店购报更附送一个苹果,成功以“蚀本价”抢占市场份额,多份报章随后被逼减价求存,引发报业“减价杀戮战”,部分报纸更减价至一元,导致同年十二月一星期内有四报三刊结业,包括《快报》、《华侨日报》 、 《联合报》和《清新周刊》等,其他长期亏蚀的《新晚报》等也于之后两年相继消失,及至九七年“淘汰赛”结束,各报逐步将价格调升回五元。

【苹果停刊】自导独家“猛料” 渲染出位促销

黎智英当年亲身上阵,拍摄《苹果日报》创刊广告。

《苹果日报》的面世,亦为本港报业带来新面貌,例如所有版面全彩色印刷,并减少了文字,以精美排版、更多图片及大标题吸引眼球,又打破过去报纸头版通常刊登广告的不成文规定,头版刊登配有大图片的报道,并将新闻娱乐化,吸引了大批读者,部分报章为了挽留读者,亦相继“苹果化”。

《动新闻》把新闻当作“笑料”

近年《苹果》开始带动网上新闻发展,以○九年十一月推出的《苹果动新闻》为例,新闻短片配有用词露骨低俗的旁白,并且加插动画,将新闻当作“笑料”报道,又发放大量即时新闻,让读者随时随地通过手机应用程式浏览,再次改变报业生态,其他媒体纷纷加强即时新闻应对,但《苹果》近年因经营不善,加上免费提供网上新闻影响其报纸销量和盈利能力,去年改弦易辙推出订阅制度,读者须付费才可浏览所有新闻。

虽然《苹果》为本港报业带来不少贡献,但有不少备受争议之处,例如娱乐版记者贯彻《壹周刊》风格,以“高抄”和“低抄”角度拍摄女明星的性感及走光相片刊登,“风月版”的“肥龙”和“骨精强”专栏则详细介绍各间“马槛”及“指压”妓女的服务、收费和“赛后报告”,犹如“召妓指南”,遭不少团体怒斥伤风败俗兼教坏青少年,《苹果》及至一二年八月因网络及动画兴起、“风月版”内容不受欢迎才取消版面。

九八年十月有记者送钱予被指“包二奶”引发妻子杀死两名儿子后自杀的陈健康,借此“独家报道”对方召妓情况,各方指责事件是新闻界耻辱,及后老板黎智英在头版刊登道歉启事,该丑闻至今仍是大学新闻系讨论传媒道德及有偿新闻的热门反面教材。

壹传媒明日复牌 称资金足够营运至少18个月

资料图片

经历“陈健康事件”后,九九年十一月时任突发记者的刘江群,被揭发九七至九九年向警察高级通讯员杨启兴及通讯员曾炳霖行贿,以换取警方控制中心的每日罪案报告及有新闻价值案件的事主与疑犯资料,涉款三十万八千元,当中刘被判罪成,入狱十个月。

特写死者照 向遗体“洒盐”

突发新闻是早年《苹果》的强项,但报道手法常遭抨击,包括刊登意外死者特写照片,当中一○年一月,将军澳宝顺路与唐明街回旋处有巴士翻侧,酿成两死三十四伤,该报刊登一名女死者满嘴鲜血、惨不忍睹的照片,被指向死者遗体“洒盐”,引来香港报业评议会公开谴责。

到了一三年一月,《苹果》再有轰动全港的假新闻,其头版报道声称,时任行政会议成员林奋强在一个闭门论坛上说“完全歧视新移民”,林翌日播出录音澄清及谴责《苹果》报道失实。

同年三月,《苹果日报》及《爽报》在涉嫌弑杀双亲碎尸案进入司法程序后,派记者探监访问尚待审讯的被告周凯亮,并且刊登涉及犯案动机的专访,对公平审判构成影响,被控藐视法庭罪成。

涉嫌侵犯私隐亦是《苹果》备受非议之处,其中前年四月,该报报道歌星许志安及女艺人黄心颖在的士内有亲密举动,并附有的士内闭路电视镜头拍摄的短片,遭外界指责严重侵犯当事人私隐,或触犯《个人资料(私隐)条例》,而且报道不涉及公众利益,质疑为求利己不惜损人。

《壹本便利》偷拍惹公愤

同集团其他刊物的报道亦惹来争议,其中《壹周刊》首创“狗仔队”跟踪偷拍文化,令不少艺人闻风丧胆,二○一○年七月一篇“霸王致癌”的失实报道,令该公司股价大挫,数日损失逾二十亿元,未几遭入禀索赔逾六亿元,最终被判向霸王赔付三百万元及对方八成讼费;《忽然一周》于九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则刊出“潘迪生患癌”封面故事,原来整个虚构的“故事”,只是来自初入行记者刘孝伟的道听涂说,被追究后于下一期刊出“我们错了”四个大字作封面交代事件。

资料图片

《壹本便利》亦于○六年六月刊登十四岁女童星李蕴的湿身性感照,事后女方表示遭记者哄骗而接受拍摄,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收到一百四十多宗投诉,警方亦接获涉嫌干犯儿童色情条例的投诉而展开调查;同年,该杂志将女子组合Twins成员“阿娇”钟欣桐在大马演唱会遭偷拍的更衣照于封面刊登,受到官员、团体及公众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