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色列新冠疫情再次爆发,通过接种疫苗仍不能实现群体免疫?

根据以色列卫生部官网6月24日更新的信息,已经有551万人接受了第一剂疫苗接种,515万人接受了第二剂疫苗接种。

这样,以色列成年人口第一剂疫苗接种率超过了75%,2剂疫苗完成率也超过了70%。

即使以全部总人口计算,第一剂疫苗接种率也超过了62.3%,2剂疫苗完成率也超过了58.2%。

但以色列实现群体免疫了吗?

同时,以色列曾经是世界上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迄今累积确诊病例数为84万例,每百万人口9万例,即超过9%的以色列人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

这样,以全部人口计算,约67.2%的以色列人已经获得了针对新冠疫苗的免疫力,达到或者极其接近了群体免疫的阈值。

加之,在经历2020-2021冬春季节严重新冠疫情后严格防疫措施的实施,以色列新冠疫情迅速得到了控制。

到3月下旬,单日新增病例数下降到1000例以下,到4月末5月初进一步降低到2位数,5月底6月初有一些天新增病例更是降到个位数。

重要的是,即使在防疫管控措施逐步放松的情况下,以色列疫情也持续很长时间维持在极低,甚至趋近于归零的状态。

高感染率+高疫苗(全部为被认为最高效的辉瑞疫苗)接种率+趋近于归零的疫情,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以色列似乎已经实现了针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整个国家获得新冠病毒自由。

而且,正像辉瑞所希望的那样,几乎所有人都把以色列当成抗疫,尤其是辉瑞mRNA新冠疫苗高效力的标杆。

以色列新冠确诊再次大增。

以色列新冠确诊再次大增。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6月下旬,新冠病毒在以色列死灰复燃,多地再次出现疫情暴发。

反应在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上,6月21日再次回升到100例以上,达到123例;24日更是猛增到了146例,快速回到了4月份的水平。尽管绝对病例数还很低,但是,近日连续增长的势头却很猛。

新冠病毒Delta变体惹的祸?

以色列新冠疫情的再次爆发似乎是由于冠状病毒的Delta变体传播所致。

新冠病毒这种变异毒株也被称为B.1.617,于2020年10月首先在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被发现,随后迅速传播到印度其他地区,然后传播到世界其他国家。据统计,目前该变异新冠病毒已经传播到全球超过90个国家。

研究发现,新冠病毒Delta变体是迄今发现的传播力最强悍的变异体,传染性是首次在英国发现的α变异体的1.5倍。

据估计,新冠病毒最原始毒株基本再生系数(R)约为3,α变体的R值约为5,而Delta变体的R值可能达到6到8之间。

是什么让Delta变体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

我们知道,新冠病毒是依赖于其包膜上的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膜上的ACE2受体结合才能进入和感染细胞。病毒感染力和传染性与刺突蛋白结构与ACE2受体适应性有高度相关性。这意味着,编码刺突蛋白的基因的变异就可能改变病毒的传染性。

新冠病毒的Delta变体。

新冠病毒的Delta变体。

已知,Delta变体涉及刺突蛋白的两种突变。

一种叫做L452R,也存在于该病毒的加利福尼亚变体中;第二种称为E484Q,与该病毒南非和巴西变体的变异位于刺突蛋白的同一位置。

证据显示,Delta变体的这两种突变都可以使病毒更容易附着在宿主细胞上,尤其是肺细胞。

病毒附着能力越强,其感染宿主,传播疾病所需的病毒颗粒数就越少,也就具有更强的传播力和传染性。目前,世界上多个地区新的疫情再次暴发都与Delta变体的传播有关。最引人注目的是英国和俄罗斯面临的可能的第三波流行高峰。

新冠疫苗对Delta变体有效吗?

以色列疫情的暴发让人们对新冠疫苗的有效性产生了疑虑。

而英国疫情的再次爆发则进一步加剧这种担忧。

英国已经有超过60%的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超过46%的人完成了2剂接种;加上高达近7%的感染率,意味着超过半数的英国人获得了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也接近了群体免疫的阈值。

但是,英国疫情在经历严格管控得到控制后,单日新增病例数从最高峰时超过6万降低到了5月份的千余例。

当时,也有很多人(包括一些专家)欢呼英国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然而,随着管控措施的放松,疫情出现明显的反复,5月下旬开始单日新增病例数开始增加。

尽管英国政府被迫将原定于6月21日的全面开放推迟到了7月份,但疫情仍迅速进展,到6月17日再次突破万例大关,达到了11007例。到6月23日更是猛增到16135例,达到了2020年12月最大规模流行高峰的起步水平。

研究显示,英国新一轮疫情的优势病毒正是Delta变体,6月初的测试已经显示该变体占到英国感染病例的96%以上。

在俄罗斯,同样因为Delta变体的传播,从首都莫斯科开始,新冠疫情出现了迅猛的再次暴发,已经明显进入第三波高峰期的趋势。

当然,尽管俄罗斯批准新冠疫苗紧急使用的时间最早,接种时间已经超过200天,但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却相对缓慢,到目前完成接种率仅有10.7%。

但,至少以色列和英国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或接近了群体免疫的阈值,却没能阻挡疫情的再次爆发。

疫苗对Delta变体无效吗?

发表在《柳叶刀》上的英国卫生当局的研究结果显示,接种第二剂后两周后,辉瑞新冠疫苗对Delta变体有效性高达88%,尽管略低于Delta变体的93%,也算是高度有效。即使阿斯利康疫苗针对Delta变体的有效性也超过了80%。

通过疫苗接种实现群体免疫的破产?

抛开试验数据,以色列和英国这两个高接种率国家疫情的再次爆发似乎暗示,人们无限憧憬的通过疫苗接种实现群体免疫想法似乎遭到了极大挑战,甚至面临破产的危险。

然而,现在这么说还为时过早。

新冠疫苗不可能消灭疫情,能达到流感疫苗的有效性,结束大流行将疫情转变成地方性疾病,疫苗就可以算得上有效。

实现人们憧憬的理想的群体免疫并不是现实,能通过普遍的疫苗接种实现结束大流行的“现实群体免疫”可能更现实一些。

也就是说,以色列、英国这两个高接种率国家疫情的再次爆发并不能说明实现群体免疫破产,而是人们对针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太过理想化,期望过高了。接种了疫苗,还要有适度的防控才成。完全放开防控,例如全面不戴口罩,就很易出事了。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