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狼”之后,西方又给中国贴新标签:“那又怎么说主义”

“你们侵犯人权!” “我们没有。”

“你们战狼!” “…………我们没有。你们搞种族灭绝,反省一下自己吧。”

西方一些政客和媒体很懂给人“贴标签”。眼看“战狼外交”说了几年,中国越来越不以为意,他们又给中国扣上一顶新帽子。

“中国外交官用夹枪带棒的语言和‘那又怎么说主义’来反击外国的批评”、“中国正在沿袭俄罗斯的策略,包括使用‘那又怎么说主义’”……

最近,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中,“那又怎么说主义”(What-about-ism)这个词反复出现。

图: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中,经常出现“那又怎么说主义”(What-about-ism)。

“那又怎么说主义”即What-about-ism,是由英文反问句“what about”(那……又怎么说)和“-ism”(主义)拼缀而成。反问这种辩论策略不直接反驳对手论点,而是试图通过指出对手的主张与行为的矛盾之处,削弱其可信度,是一种对逻辑谬误的运用。

“这种‘那又怎么说主义’,是专制政府的本能反应,”英国《卫报》6月22又来。这句话的背景,是中国与加拿大前天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展开激烈交锋。

中方呼吁彻查加拿大土著人被残害案件,敦促加拿大立即停止侵犯人权行为。被“揭短”后,加驻联合国公使敦促中国允许“人权高专在内的独立观察员”前往新疆,调查所谓“大规模拘押穆斯林”的现象。

可是,《卫报》是如何描述这场唇枪舌剑的?

该报22日报道题为《加拿大谴责中国人权记录后,中国发起猛烈反击》。报道称,加拿大牵头40多国,对北京所谓“镇压新疆、香港、西藏”的行为表示严重关切,激起了中国对加拿大殖民地历史的猛烈回击。

确实是蒋端公使发言在先。然而,《卫报》却故意倒过来写,先转述加拿大公使的发言,再用一句“中国抢先发言”(pre-empted the statement)引出中方的讲话。这种笔法,将中国描绘成一个“被激怒后气急败坏,乱泼脏水”的形象。

然后《卫报》援引加拿大卡尔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史蒂芬妮·卡尔文的话评论,“这种‘那又怎么说主义’(What-about-ism),是专制(政府的)本能反应。这并不新奇,从冷战时期开始,苏联就开始抨击加拿大对待土著人的方式。”

图:西方媒体也用“那又怎么说主义”形容普京。

卡尔文又给“那又怎么说主义”做注解称,“认清这种批判的本质同样重要——这是一种回避有意义批评的策略。在当前语境下,是新疆维吾尔人的状态。”

其实6月初,加拿大主流大报《全国邮报》(National Post)就使用这个词来抨击中国,为加拿大的劣迹开脱。

5月28日,加拿大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旧址地下,发现了200多具原住民儿童的遗骸,最小只有3岁。中国《环球时报》英文版为此撰写评论,但《全国邮报》竟称,“中国媒体将215名孩童的坟墓当成政治宣传的契机。”

《全国邮报》表示,有些分析人士将(指《环球》)这种话术称为“那又怎么说主义”——即面对谴责,政府或个人为扭转局面,指责指控者有类似的违法行为,而忽视或否认最初的指控。该报称,这种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前苏联,当时他们面对美国的谴责和压制,经常提出美国的种族歧视和人权问题。

总部设在日本的《外交学人》(The Diplomat)杂志今年2月发表一位美国国际政治学者的文章,讨论如何“应对中国的‘那又怎么说主义’”。

文章宣称,中国指责美洲原住民受到虐待可能是虚伪的,但美国应该要承认历史错误,因为这“符合美国的利益”。作者呼吁,为了应对中国“空谈博弈式”的“那又怎么说主义”,美国要切实提高原住民的生活水平,以此证明“中方的谴责是多么空洞”。

一段时间以来,多家美国媒体除了“战狼”,也开始使用“那又怎么说主义”来指责中国外交。

5月12日,《华盛顿邮报》自称“分析了中国20年来的外交语言,发现有敌意的话语越来越多。”文章说,为了反击海外的批评,中国外交官使用“夹枪带棒”的语言和“那又怎么说主义”。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沈逸对观察者网表示,西方开始指责中国“Whataboutism”时,与其说是在贴标签,不如说是他们又开始塑造一个跟中国外交和中国国家形象相关的议程,然后进行议程设置。而且这种指责还是曾经针对苏联的。

这表现出一种叫“认知相符”的认知错误。就是对于一个新出现的现象,西方却拉回到苏联时期,说“苏联也这样做”,所以中国是在学苏联这一套。然后,这些媒体就可以把全部对苏联的批判,套在中国头上。

西方继续带着一套既定的,批判和否定中国的方法,来跟中国进行讨论。而中国的回应方式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最开始、包括现在,我们仍然无数遍地跟他们讲清楚,新疆发生的事实是什么。但他们又无数遍地把他们认为的“事实”怼上来,迫使中方不断去改变自己的策略,并在不同场合使用不同的回应方式。实际上西方在事实层面没有拿出证据,甚至都不敢跟我们纠缠。

⁣一些西方媒体充耳不闻、完全无视事实,继续表现一种西方自我中心主义,他们没有兴趣,也不想去了解中国真实发生了什么事。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