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国“铁达尼”沉没实录 “太平轮”不太平 乱世终遇亡命之灾

“铁达尼号”于1912年在北大西洋沉没。近百年来,规模惨烈的海难都会与“铁达尼号”事件作比较。在1949年1月,接近国共内战的尾声,中国就有一艘海轮,满载逃避战乱的人和财产等,由上海驶往台湾时遭遇不测。这艘海轮的命运与它的名字相悖-“太平轮”-最终走上不归路。

 

太平轮是一首大型客货轮,二战时主要用于运输,战后的1948年,被上海中联企业有限公司租赁,承担上海与台湾基隆的航线。台湾著名主持蔡康永的父亲蔡天铎,也是这间公司的股东之一。

 

停在黄浦江上的海轮。(网上图片)

 

从太平轮被租赁的一刻起,就背负历史使命,一度为辽沈战役中,为国军输送补给和撤运伤兵,其余时间均奔波于沪台之间。1948年政局上面,共产党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告捷,国军近200万主力精锐悉数被歼,中国的大势已无悬念。当时台海之间所有轮船,无论军用民用,都为一个即将覆灭的“王朝”落荒孤岛而搬仓积谷、囤金储银,包括故宫国宝、中央银行黄金,还有大批政要富贾名流,也一批批挤满往台湾的船舱。

 

太平轮在这个时候,角色也是如此。它往返两地多次后,在1949年1月27日踏上亡命之旅。当时,从上海开往基隆的航班,春节前只剩太平轮。船票数量杯水车薪,大量无票乘客也能靠金银上船,据了解,当时船上总人数超过一千人,是原本载客量的两倍。

 

1949年前后,上海十六铺码头永远挤满了离开、逃亡的人群,很多人再也无法回到上海。(网上图片)

 

除了搭客,船上还有载货:南北货、中药材,也有玉器、古董、名人字画等。还有报馆的印刷设备、油墨、白报纸、资料,重达100多吨。当时船上也有国民政府机关文案,单单党史资料就装了180箱,据说还有银洋200多箱、钢材600吨。太平轮未起航,船面的“吃水线”已经沉在水下,可见超重如何夸张。有人更指因见到船只明显倾斜而害怕,临时决定不上船,避过一劫。

 

电影《太平轮》剧照(网上图片)

 

太平轮比原定迟了一天才启程,为了赶及水上宵禁令,太平轮开足马力,不开灯不鸣笛,走捷径。由于晚上也天清气朗,海面风平浪静,太平轮继续高速航行。到了晚上,太平轮进入舟山群岛海域时,由于航道曲折,视野不良,水深湍急,最终拦腰撞上迎面驶来的“建元”轮。

 

电影《太平轮》剧照(网上图片)

 

这下撞击据称不太猛烈,太平轮上入睡乘客甚至没有被撞醒,就像当年的铁达尼号。被撞的建元轮首先撑不住,仅仅5分钟后开始下沉。太平轮最初还看不出太大的异样,茶房甚至安慰旅客,建元轮已经下沉,我们没事,大家不必惊恐。

 

当时报纸对太平轮撞船事件的报道。(网上图片)

 

太平轮事发发出求救电报,随即向右转舵,试图自救,但必须再行几海里,抵近附近岛屿冲滩搁浅才能摆脱危局。奈何,船体已因超载而倾斜,舱底不断涌入海水,太平轮最终被巨大漩涡吞噬。官方指太平轮上逾千人中,只有36人生还。

 

建元轮和太平轮没有铁达尼号幸运,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搞清它俩互撞的准确位置。

 

太平轮海南幸存者合照(网上图片)

 

向太平轮落难旅客伸出援救之手的,除了澳洲军舰华尔蒙哥号,还有失事海域附近的舟山群岛渔民。所以台湾方面有人推断,生还者应该不止官方认定的36人。据台湾出版的纪实报告《太平轮1949》载,直至2005年,太平轮上的生还者之一叶伦明,以88岁高龄健康地生活在香港,并且经常参加三项铁人比赛。叶伦明就是香港几乎人所共知的最年老马拉松选手“叶伯”。

 

叶伦明(资料图片)

 

叶伦明在太平轮沉没后,趴在一只木桶上活过来,第二日被华尔蒙哥号救起送回上海。1980年,他获准到香港定居。“叶伯”曾讲过,一想到那些被大海吞噬的生命,就会有一股动力:“要努力留住呼吸与生命的感觉。”结果他成为马拉松常客。2014年12月28日,这位香港最年长的马拉松选手因病辞世,跑完了他的93岁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