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大利发布新疆问题研究报告:美国以人权之名谋取地缘政治利益

意大利3个研究机构,意大利政治、社会和经济研究所,意大利国际外交研究所和意大利欧亚地中海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由多名独立研究员撰写的研究报告——《新疆:认识复杂性 构建和平》,通过调查研究,还原新疆问题的真相,报告批评以美国为代表的相关国家,借人权问题谋取地缘政治利益。

意大利3个研究机构发表报告,题为:《新疆:认识复杂性 构建和平》。

意大利3个研究机构发表报告,题为:《新疆:认识复杂性 构建和平》。

报告主要分为4大部分:1. 历史地缘和经济概述、2. 恐怖主义与分裂主义、3. 中国政府的应对以及4. 中国所受的抨击。

这份意大利的研究报告称,近年来,针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高度政治化的媒体攻击频发,经常传播毫无根据甚至是完全虚假的信息。而在这一问题上,真正在新疆生活过、做过研究的学者发出的没有偏见的声音,却严重缺失,来自中国的许多观点,仅仅由于意识形态原因就被西方先验性地拒绝了。报告开宗明义指出,其写作目的就是要为公众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不同的视角,与那些来自“五眼联盟”国家和一些智库充满偏见且似是而非的指责,区别开来。

中国克服新疆地区不利自然条件,以现代化方式改革传统农业。

中国克服新疆地区不利自然条件,以现代化方式改革传统农业。

在报告有关新疆地区的概述部分,引用大量数据和资料,客观表述了中国政府多年来对新疆地区的大力建设。报告指出,当地的传统农业顺应科技浪潮,采取现代化技术,当地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能源产业也逐渐摒弃过时的生产方式,采取更为尖端和可持续的技术。

报告称,过去40年间,新疆进行的基础设施工程,连通了新疆所有主要市、县和大部分村庄。公路、铁路、航运等基础设施的发展,极大减少了当地恶劣的自然条件对生产活动的影响,对新疆的经济增长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在第三产业方面,当地政府也积极推动文化和宗教类的旅游景点,吸引海外游客,促进当地旅游业发展。

报告讲到新疆曾经深受恐怖主义危害,中国政府采取治标兼治本的办法,解决问题。中国政府以两种方式应对:一个是建立新的国际组织协助反恐,比如上海合作组织和邻国合作,和中亚国家更多合作反恐;其次是制定新的法律,通过法律及其他手段,来遏制恐怖主义,提供更多工具,其中包括依法开展教培工作。中国政府想到了办法,而且是有效的办法。

报告认为中国的反恐和去极端化行动,是建立在法制、尊重人权,以及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基础上的。

报告指出,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过1200名代表,包括联合国官员、联合国常驻代表、外交官、记者和宗教机构代表等得以访问新疆,没有发现任何涉嫌因种族或宗教偏见镇压当地居民的证据。报告指出,“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帮助曾经违法的人们重返社会,这类政策也已经被哈萨克斯坦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效仿。许多学者和到访者对中国政府采取的上述政策表示肯定,认为这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达到“去极端化”的目的。

对于此前有关新疆棉花采摘存在“强逼劳动”的指控,报告指农业产业链中数字技术极大普及,新疆棉花收割工作70%由机器承担,而棉花采摘在当地也属于高薪工作。

2019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表声明攻击中国新疆人权问题。随即,包括沙特阿拉伯、埃及、科威特等国在内的37国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支持中国的新疆政策。发动谴责中国的国家均为西方国家,而中国对新疆的民族政策却得到了很多伊斯兰国家的支持。报告引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表态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民族的幸福生活,得益于中国的繁荣。”

报告最后部份讲到中国反恐和发展新疆的努力,如何地被西方扭曲。

报告指出,2018年,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主任、前陆军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称,中国新疆有两千万维吾尔族人,如果想破坏中国稳定,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新疆制造动荡,直接从内部搞垮中国。

报告总结说,不论是从能源还是物流角度,新疆都是中国基础设施和物流系统的中枢,具有战略性作用。新疆地区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尤为重要,因此破坏新疆的稳定意味着阻止“一带一路”建设相关项目的发展。为此,美国以及支持美国霸权的各类组织利用人权问题为自己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而且他们似乎并没有为此感到良心不安。

意大利国际关系学者帕兰迪。

意大利国际关系学者帕兰迪。

组织撰写这份报告的意大利国际关系学者法比奥·马西莫·帕兰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方对于新疆问题的指控没有任何证据。帕兰迪说西方的一些智库、学者和媒体炮制关于新疆的不实报告和莫须有的指控,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这是他和其他学者决定撰写这样一份尽量客观、独立的报告的初衷:“我们的目的是通过引用大部分来自国际,很小部分来自中方的数据来解释都发生了什么,中方都做出了哪些应对,因为没有人谈到新疆长时间遭受恐怖主义侵害。所以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中国政府必须应对的问题。很多国际顶级学者都认为我们的报告比近些年那些出于利益而反华的材料更加客观、更独立、更可信。”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西方学者、智库和媒体不断话新疆“种族灭绝”、“强逼劳动”等等。帕兰迪指出,这些人士和机构都是公开的反华人士和组织。他们的报告被包装成独立报告,西方国家依此推出了制裁措施,其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保护人权,他说:“这些措施没有科学依据,只是建立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立场上的做法。这种事情之前多次发生过。至于美国和这些人权机构根本不关心新疆或者香港人的福祉,不关心推动和平共处的进程,只关心如何增加局势的紧张。为什么呢?为了地缘政治,争夺国际权力。”

2019年帕兰迪曾去过新疆乌鲁木齐和喀什考察参观,当地悠久的历史文化、独特的民族风情和优美的自然环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看到的新疆是一个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民族语言文化得到有效保护和传承,更找不到任何关于所谓的“强迫劳动”、所谓的“种族灭绝”迹象。“他们对于新疆的指控都与事实不符。没有关于中国存在任何维吾尔族进行农业生产或者其他生产的强迫劳动。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我们知道的是那些从教培中心出来的年轻人去了工厂,要不在新疆要不在中国其他地方,获得一系列工作的机会。但我们没有证据证明那些指责。这就是事实。”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