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服刑八年陈振聪今早出狱 将先拜祭亡母

拜祭亡母后陈振聪将去跑马地品尝云吞面,然后再与亲友相聚。

陈振聪被拒见母最后一面 充满遗憾回忆

资料图片

在狱中度过八年,练得一身肌肉的陈振聪,将于今早九时许步出赤柱惩教所,妻子谭妙清早已为丈夫预备全新的西装恤衫,迎接他的“重生”。陈振聪的长子Wealthee、胞弟陈振国、陈的世侄,以及八年来一直支持他的律师陈婉华,都会接他出狱。令陈振聪一生抱有遗憾是在狱中服刑五个月,接获母亲病逝的噩耗,据知陈振聪重获自由后,第一件事便是到墓地拜祭母亲,跟着去跑马地品尝至爱的云吞面,然后再返家与外母和亲友相聚。

【独家】陈振聪今出狱 先拜祭亡母

八年的牢狱生涯并没有“打残”陈振聪,相反令他在狱中不断自我增值,修读公开大学不同的科目,撰写与“小甜甜”龚如心生前点滴的《聪心说》,闲时吟诗作对,及亲自为《聪心说》加插绘图等。满面笑容,乌黑头发的陈振聪在放监前接受《星岛日报》独家专访细诉在狱中经历,并坦言“我眼中的惩教署,有另外一个解说,其实,惩字,在这里,基本上就是情人的情,因为很多事情,都可以动之以情,酌情处理,也不是那么的完全无情。”

【独家】陈振聪今出狱 先拜祭亡母

获主任救走 觉监狱是安全地

“八年在这里可以说是极为浓缩的时间能量,这里的时间和空间,是一种异空间。我忆起一个充满紧张,戏剧性和刺激的回忆,就是我所拘禁的第十座,某日发生火警,就在我的囚室下面,一间储物房发生大火,浓烟滚滚,涌入我的房间,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回头看不见房间的一切物件,人生第一次经历火灾,突然以为自己会死了,原来没有害怕,我拿起毛巾,用水弄湿,俯伏在地面上,鼻尖贴在地面,慢慢呼吸。”

陈振聪笑言,“你猜想我脑海中想到什么呢?嘻嘻,搞笑的,我发现自己每天的一个好习惯,每日彻底的用水揩抹地板,保持百分百的清洁,现在受用了,因为近距离微观看着地板,鼻尖口唇都贴着地面呼吸,发现真的很清洁,这时候,我向铁闸外张望,看见一对黑皮鞋,知道是阿Sir,但他大腿以上就在浓烟中,我看不见什么,但听到阿Sir咳嗽声就安慰了,放心,救援马上到,慢慢呼吸,我站在这里陪你,只要我没倒下,你也不会倒下。”

“我很感谢他的安慰,带来了无比的安全感,没多久,嘈杂的人声,一个印度籍惩教主任首先冲入来,就把我抱了出去,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强健的臂弯,原来是那么的令人感到向往和陶醉,脱险了,这一场小火灾,最后,喜剧结果,没有人需要送去医院,换来的只是精采的回忆。我也写信向时任惩教署长和保安局长,感谢当时站在我面前安慰我的一位夜间的惩教助理和那位一手把我抱出去的印度籍惩教主任,再说一句,衷心的多谢他们。”

“监狱,其实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可以说是一个囚禁自由的动物园,但也可以说是最安稳最令人无忧无虑无牵无挂,不愁衣食住所,是天堂,是地狱,完全是你脑海中的思想感受,全世界全香港的疫情,到今天完全没有波及监狱,至少没有对我自己生活的范围造成影响,唯一的感觉,就是阿Sir会每天派一个口罩给我们,要我们戴上,就是这样。”

“洗涤过去,在人生重新上路”

陈振聪感触地说,“离开监狱,每一个前人都说千万不要回头看,事实上,监狱就是监狱,不要期望好像在家中生活一样的舒适,八年的体验,我眼中的惩教署,有另外一个解说,其实,惩字,在这里,基本上就是情人的情,因为很多事情,都可以动之以情,酌情处理,也不是那么的完全无情,铁网高墙之内,另一个世界,目的都是希望住在这里的人,能够洗涤过去,在人生重新上路,我感觉到这个动物园日常的生活能讲情的,基本上都可以讲情,真的讲不了,就唯有‘教’,最后教也教不了,才会认真的‘处理’,并不如想像中一般的那么可怕的生活。”

“不过,人生在世,发生坐监的事情在生命中,理由很多,可能没有非黑则白的理由,其中也不可能绝对没有冤假错案,无论如何,能不坐监就尽量不要坐监,在这高墙之内,是不是完全没有美好的回忆,坦白讲,也并不是没有,眼见很多阿Sir和在囚人士之间的相处,令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一门非常大的学问,学无止境,至少就是得着,可以伴随一生的得着。”

全文刊《星岛日报》

【独家】陈振聪今出狱 先拜祭亡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