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田飞龙:港须尽快走出修例“后遗症” 才能实现良政善治

田飞龙认为可从三点改善

孤狼式本土恐袭引起大众对治安的关注,相信袭警疑凶受激化变成孤狼,美化暴力及煽动仇恨的人亦满手鲜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接受中新社访问时指出,只有步出修例风波“后遗症”,才能实现良政善治。

工程师涉管有无线对讲机 待辩方索法律意见下月再讯

资料图片

前年修例风波后,“黑暴”与外部势力挑拨仇恨及鼓吹暴力,曾令罪案数字跃升百分之九,犹幸国安法实施令社会逐渐稳定,但前晚发生袭警事件后,网上有人美化该行为,加上同日礼宾府被投掷土制燃烧弹,以及多区有人涉嫌管有仿制枪械和攻击性武器被捕,若无国安法和警方执法,不难想像香港变成什么模样。

资料图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指出,袭警事件应视为修例风波“后遗症”,因为经“黑暴”煽动仇警、反法治及暴力的心理尚未根治和扭转,随着国安法实施及反对派遭法律惩治,个别激进分子不甘下进行孤狼式恐袭,以制造恐慌、对立和试图破坏稳定,唯有从“后遗症”走出来,良政善治才能实现及维持。

资料图片

对此,田飞龙认为可从三点改善,首先是对属框架性的国安法的解释和运用,与具体案件有机结合,产生一批规范和令人信服的判例,国安法很多条文亦需与普通法更精细磨合;其次是尽快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组成严密法网;最后是社会心理修复、人群意识形态和解、坚定一国两制的信心、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等方面需长期有耐心地“同频共振”。

田飞龙:港须尽快走出修例风波“后遗症”

前年修例风波后,“黑暴”与外部势力挑拨仇恨及鼓吹暴力。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