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拒同亡母告别 陈振聪:八年牢狱生涯唯一的遗憾

陈振聪指令一难忘的回忆,是目睹囚友自缢亡。

陈振聪 。资料图片

“八年的生活,有什么可以记起来,努力回忆,不可以说无,一定不多,但我想起第一个回忆,就是在狱中度过的第一个平安夜上午,监狱司铎李贤义牧师忽然出现在我囚室前,木讷的表情,无奈的眼神,我昨夜无眠,过了人生第一个失眠的生日,我早有心理准备,李牧师告诉我,你母亲走了。”

资料图片

陈振聪无奈说,“我不断的奔走,书写申请文件,会见律师,都围绕着希望能够在那一天母亲出殡的时候到灵堂前向母亲告别,结果,绝对的冷酷,绝对的无情,冰冷的声音,一只一只字的告诉我,惩教署驳回了你的申请,那一刻,我几乎崩溃,用全力撑着膝盖,不能让自己在那金边帽的高官面前跪下来,记忆下,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为什么惩教署当日要吝啬那一天不施舍给我两小时,让我死了这条心,释放我,这是我八年监狱生活中唯一感到充满遗憾的回忆。”

“另一个难忘的回忆,充满伤感,在一个晚上,我开了牀铺,坐在牀上,正在听区瑞强的音乐节目,忽然一个声音,陈生,晚安,拜拜,我回应,啊,晚安,谁呀?没有回答了,我知道是三号房,那一位来了不久但沉默寡言的人,我自己在一号房,二号房从来不住人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感觉,心想这位仁兄,好像心情开朗,心想原来他知我姓陈,因为每天早上我去冲凉的时候,经过他门口,总会跟他说早晨,他一贯不会回应。”

资料图片

三号房囚友自缢亡

陈振聪忆述,“这个晚上,我如常十点左右就睡觉了,我很少失眠,这一晚也没失眠,未到清晨,忽然被吵醒,朦胧中坐起来,听到大声的救命叫喊,我定过神来,才知道三号房那位住客吊颈自杀,阿Sir很紧张,人之常情,我自己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自杀,从来想也没想过要自杀,为什么呢?”

“生命宝贵,死了,什么也不能重来,一天不死,一天还充满希望,我呆站在铁闸,看着蜂拥而来的阿Sir,马上看见便服的江医生,跟着就是急救的CPR,不断的数一二三、一二三四 ,又听到电击器那木讷的电子声音,后来,就看见他从房中被抬出来,一面灰黑色,我心中已知没救了,一条生命好好的就这样在我身边另一间房间离开了,最后一个离开的阿Sir,关心的问了我, OK吗?我说,没事的,请帮我把房灯关掉,还未天亮,我可以再睡一小时,这件事,令我更加肯定我们必须积极面对人生,勇敢面对生命挑战,不应放弃。”

陈振聪被拒见母最后一面。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