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伪冒租船平台扮 “豪华游艇”骗多人中招 涉款逾二十万

警指相关案件将交由刑事调查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5月7日拍摄的停在水上展区的参展游艇。nn  当日,首届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游艇展在海口国家帆船基地公共码头开幕,本次展览有58个品牌、107艘游艇参展。新华社记者 杨冠宇 摄

示意图片

夏日炎炎,因疫情未能离港,不少市民均大洒金钱,在港租豪华游艇搞“船P”,敛财之徒也在社交平台代客租船,趁机捞一笔。上月初警方曾指,三日内接获三宗游艇租赁骗案,《星岛日报》调查发现,有假船家早在今年五月初于社交平台Instagram“揾食”,不惜购买限时动态广告,以贵价游艇作招徕,收取苦主数千至逾万元订金后失联,在登船当日亦不知所终。有行内人踢爆,这些假船家不但偷取他人的游艇相片,更假冒本地租船平台,图令更多人“落叠”。《头条日报》联络多名苦主,部分人已报警求助,估计涉款至少二十万元。警方回复指,相关案件将交由刑事调查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示意图片

每逢暑假,西贡公众码头都人头涌涌,排队准备游船河,今年却有人预付订金租游艇后,如期到达码头等上船,无法联络船家始惊觉被骗,及后在网上发现经历同样遭遇的苦主,大有人在。警方上月初曾表示,湾仔警署在三日内接获至少三宗游艇出租骗案,苦主损失金额介乎六千元至一万五千元,据警方回复,案件列作以欺骗手段取得财产,交由大埔警区刑事调查队第六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IG贴图盖水印拒提供游艇实况

出租游艇骗局自五月开始出现,综合多名苦主的说法,假船家擅于捉摸游艇派对搞手的心态,手法嫺熟。社交平台Instagram(IG)用户“familyachthk”(下称F),标榜为“全港大型游艇之一”,同时提供“水电自行车jetski出租服务”,追踪人数逾一千六百人。翻查其帐户,早于五月四日已上载印有其用户名称水印的图片,声称其西贡豪华游艇全长七十五英尺,可容纳五十人。翌日该帐户又上载价目表,列明“日间船河”租金,由一万五千元至二万五千八百元,视乎人数而定。

资料图片

苦主林先生(化名)透露,五月经IG广告接触F的帐户,因其图片均加上水印,令他信任相片中的船只由该公司所拥有,他认为F的收费与市价相若,故无怀疑其真伪,不虞有诈下向F交付一万一千元订金,再另付四千多元加租水上电自行车。直至友人告之该帐户盗用其他船家的图片骗财,陆续已付定金的苦主出现,林先生才惊觉受骗及报警。

不断催促落订 船期前须付全额

同样经IG广告认识F的游小姐(化名)称,因对方有逾千名追踪者,问价认为收费合理后便落订,支付一万二千五百元,惟对方及后不断游说她额外付费,租用其他设备,却只有网上照片提供,“问佢拎啲游艇实况相,佢又话平时唔跟船所以冇相。”她后来获悉,其友人亦向F租借同日船期,F却声称有其他人有意预约,着其友人尽快过数落实,“但明明我过晒订金畀佢。”

约定时间未现身 事后封锁联络

李小姐(化名)亦被F以同日船期抢手为由,催促她尽快交订金,向其支付一万五千元。她提到,由于F明言不用担心限聚令,即使上船人数逾船只容量的一半,亦不会“出事”。李小姐更向记者播放F的录音:“就算畀人‘周到’,都会话系私人家庭聚会。”惟落订后才获告之须在上船前一日支付余额,她对此感奇怪:“以前曾预约其他船公司,都是上船当日才付尾数。”

至七月二日船期当日,F于约定时间一直未现身,李小姐追问下,F竟要求先付余额,李小姐提出到西贡码头现金支付尾数,惟F其后封锁她的联络方法,李小姐无奈到西贡警署报案。

无独有偶,苦主艾小姐(化名)上月在IG搜索“船P”一字,找到另一个IG用户“chendahao2”(下称C),并向其租借游艇及邀付四千七百五十元订金。事后她向对方询问上船地点,仅获回复“前一日会通知你”,令她开始生疑,再于facebook发现船家方先生(化名)在其专页表明被该帐户偷取游艇图片,呼吁网民勿上当。

方先生向本报表示,发现其游艇图片被偷取后,曾佯装顾客向C租船,冀以银行转帐,惟对方声称“银行(帐户)坏咗,未整好收唔到钱”,需以支付宝或微信支付“落订”,做法属行内少见,“我哋船家多数用银行转帐收订金,近一两年才改用PayMe或转数快,绑住银行户口,顾客安心啲。”另一家出租水上用具的公司负责人,亦因被假船家盗用快艇相片,已向警方备案。

艾小姐向C询问被指控偷图一事,对方声称“我哋有船㗎㖞”,并否认偷图,她要求查看船牌,对方回复指需在登船当日方能展示。不过登船前一日,艾小姐未能联络该船家,上周四她与友人如常前往西贡码头,分别WhatsApp及致电该船家,却不获回复,故即日报警。

多家租船平台发文指遭伪冒

此外,有本地租船平台亦疑被伪冒,卷入游艇骗案事件。上月中,Holimood在facebook专页发帖文指,有IG帐户疑盗用其公司商标图像及游艇照片,用以行骗。Holimood职员回复指,六月初已发现其公司疑被人伪冒,并以假帐户提供租船服务及抽奖讯息,直至上周仍有人汇报情况,至今收到约三十人查询,故提醒消费者选用银行转帐时,应清楚核对收款公司名称,以免蒙受金钱损失。

就上述情况,执业大律师陆伟雄表示,若有人收取订金但未有如期提供游艇服务,单一案例未必被视为行骗,但如果愈来愈多人被同类手法骗取租游艇订金,则疑有行骗及欺诈的情节。记者曾多次致电上述两个IG船家的电话,惟未能接通。

警方回复指,本月一日及二日分别接获两名市民报案,指在一网上社交媒体中见到提供游艇租赁服务的帖文,于是与对方联络,受害人通过电子付款平台,分别支付约一万五千元及四千七百元订金后,对方便失去联络,受害人怀疑受骗遂报警求助。警方称,两宗案件同样列作以欺骗手段取得财产,分别交由黄大仙警区刑事调查队第三队,以及葵青警区刑事调查队第五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惟警方表示,没有备存关于游艇租赁骗案的统计数字。

全文刊《星岛日报》

【新闻追击】假冒租船平台招徕 “豪华游艇”掠水局多人中招

有市民预付游艇订金后,如期到达西贡码头,苦等两小时,但船家一直未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