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高考前丧父仍坚持应试 四川男打暑期工赚学费:想靠自己
upload_article_image

前雇主相继离世遗患病儿 保姆无悔花光积蓄行乞愿终生抚养

“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孩子饿著。”

江西省南昌市一名妇人13年前退休后当上保姆,惜前雇主相继病逝,遗下一名自幼患病的儿子。她不忍男童无人照顾,遂把他视作亲孙般抚养,为了治疗他,还不惜花光积蓄和自己女儿的嫁妆钱,更曾在街上乞讨筹款,只盼他可健康成长。

网上图片

今年63岁的赵月兰来自南昌市西湖区,2008年从当地粮食加工厂退休,每月可得700人民币的退休金。为了应付她和女儿的日常开支,她当上保姆以帮补家用,并在邻居介绍下结识了优优的父母,开始照顾当时仅6个月大的优优。

赵月兰忆及,当时的生活一度因保姆收入而得到改善,直至2010年6月她患上心脏病,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我的钱不够,就先决定不治了,回家养病。”由于需要静养身体,她将所有照顾的孩子都送走,但优优爸爸得知她患病后,却主动停工,上门照顾她和优优,还提出为她筹集治疗费用。“(我)家住在7楼没有电梯,我走不动路,每次上医院都是优优爸爸背着我。他没有钱,只能出力气帮我。优优爸爸是雇主,像儿子一样照顾我。”赵月兰对此深受打动,决定日后也将继续照顾优优,而且不再收费。

网上图片

经过优优父亲几个月的细心照顾,赵月兰的身体状况逐渐好转,优优亦开始上幼稚园,她每天只需负责接送优优及照顾其起居。可是优优妈妈在3年后患上顽疾,花光积蓄,更没钱交房租,赵月兰于是将优优一家三口接到家中暂住。直至2013年12月,优优的母亲病情加重,送院后离世。

一年后优优升读小学一年级,他在学习上常获得老师称赞,不用人操心,还不时帮赵月兰做家务。可是好景不常,优优突然全身疼痛又发烧不退,入院后确诊幼年特发性关节炎,需要到上海医治。赵月兰于是马上带优优到上海仁济医院求医:“上海的大夫说这个病没有根治的办法,只能吃激素控制,每隔20天都要来上海一次,每次都要花费一两万,一共治了一年零七个月。”

网上图片

为了治好优优,赵月兰还动用了女儿的嫁妆,又与优优父亲到街上跪地行乞,“我把钱用作给优优看病了,女儿也因此没有办成婚礼,到现在还在怨我。”他们及后引起当地电视台注意,获帮助发起募捐活动,赵月兰于是拿着善款带优优往返南昌和上海治病,又辗转到长春求医。长春有医生更主动为优优免去半年治疗费。

经过近两年的治疗,优优病情好转,惜优优爸爸因到处奔波筹钱,所得款项又全部用在儿子身上,他的淋巴癌持续恶化,在2017年初便因病离世。赵月兰忆及,优优爸爸临终前曾请求她不要将优优送走,而她亦一口答应,“我回答他说,我可以带,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孩子饿著。”

网上图片

优优今年9月将升读初中,展开人生新一页,惜他于半个月前旧病复发。赵月兰表示,她已准备继续前往长春为优优治病。当初曾治疗他的医生更称,优优所患的是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全身型),由免疫功能紊乱所致,严重时有机会损害器官,甚至危及性命,惟至今仍无根治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