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券的效应让 Mirror 也受益?!

听闻有人妻镜粉迫老公将消费券上缴,准备花在Mirror身上。做男人的当然要捍卫权益,力求保留使用消费券购物的权利。这则花絮虽然可以当作笑料一则,却也曲线的说明,消费券的实际效益,可能比想像中大!

如果政府只是派发现金,钱可能是被收埋在银行、床下底又或是汇到海外使用。现在派电子消费券,将这360亿元灌入本地的经济体系中,市民每花一蚊,企业起码收一蚊,从中受惠的包括企业所聘请的打工仔。从这个角度看,消费券对经济的支持,肯定高于派钱。

政府首次派发电子消费券,四家储值支付工具营运商面对相互竞争,须积极推广,透过找代言人、打广告、放优惠及降低向商户所收取的费用等,力争扩大在消费者及商户层面的客户基础。这造就了一些相关广告中,“镜影”重重,让Mirror与其他的KOL,甚至不同平台的媒体广告也增加。媒体和广告行业的业务机会增加了,是不争的事实。商场、商户与食肆的联手优惠,更成为了跨行业促销的推广时点。如何能好好捕捉消费券带来的商机,欠的不是机会,而是创意营销与噱头。

早阵子看了一个访问,财爷陈茂波被问到力推电子消费券,涉及七百多万市民、十多万家商户,改变的是大家的使用惯性,还要被埋怨为何不直接派钱,是否自讨苦吃?他倒是有一番见解。

陈茂波眼中的消费券,效益似“三层加料汉堡包”。同样的360亿元,第一层是市民消费先受惠,第二层是为企业带来数百亿元的业务机会,第三层是企业所聘用的打工仔也可受惠。这个汉堡包有加料,是因为电子钱包公司及商户都推叠加优惠,让市民在不同角度都可以受惠,同时也带动消费气氛,吸引到更多消费。

他又提到,消费券可广泛地用在“吃喝玩乐、衣食出行”等的范畴,刚好为失业重灾区行业提供最聚焦的支持。就以餐饮服务业为例,失业率即使略有改善,但仍高企在11%,远高于整体6%的水平。消费券带来的支持及疫情逐步受控的帮忙,有机会为严重受创的行业带来较好的改善空间,稍为弥补在疫情之下、回归以来,最长最深的经济衰退所带来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透过电子消费券的诱因,让市民及商户更广泛地尝试使用电子支付;透过更多竞争,让信用咭或现存储值支付工具面对减收费的压力,从而加深和拉阔香港的电子支付基建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长远及结构性地,将电子支付交易的成本降低、效益提升,且营造空间让服务及产品能更加贴近消费者的需要,提供更个人化的选择。

电子支付是网络经济的骨干,网上营销是未来发展的主流。透过消费券力拓电子支付是最实效的投资未来。今年首五个月本港的网上销售货值增加53%,增幅远高于整体零售销售的8%。不过,这个超高增长的网上销售,仅占零售销售总额的7%,比率远低于内地的超过20%。如果能将高增长的部份谷大,肯定能发挥较正面的拉动作用。

这么听落,波叔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却也是有些挑战难度。或者用他的说话,也总结了今次的消费券计划。“无意义的事,几方便也是麻烦;有意义的事,麻烦些也是值得”。

容义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