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第三次封城!为何总是瑞丽?

瑞丽面临第三次“封城”

“木姐商行”“木姐早点”,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瑞丽市,很多店铺的名字都带有“木姐”两个字——木姐,是缅甸掸邦辖下的一个县,也是缅甸最大的边境口岸。 

尽管自去年以来,这个中缅边境小城的人员与货物出入境已经受到了很多限制,但新冠病毒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袭击这里。去年9月中旬,因缅甸女子偷渡入境引发的一起小规模疫情导致瑞丽城区封城。2021年3月30日,瑞丽再度出现疫情,从3月30日22时到4月26日20点,瑞丽整整封城26天。

此后,在云南省保持本土确诊病例“零新增”73天后,再次出现本土确诊病例。2021年7月4日~7日,国内新增23例本土确诊新冠感染者,均在云南瑞丽。


7月7日,云南瑞丽,主城区的市民在社区内进行核酸检测。从当日8时起,瑞丽市主城区和畹町片区开展新一轮核酸检测。 中新社记者 韩帅南 摄

瑞丽面临第三次“封城”。7月7日0时起,瑞丽主城区实行封闭管理,所有市民居家隔离。因特殊事由离瑞人员必须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报告,由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审核把关,开具《离瑞放行通知书》,经卡点核查无误后给予放行。 

为什么总是瑞丽?

卫生系统的压力

7月7日,瑞丽市召开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截至7月6日24时,瑞丽市本轮主城区和畹町片区全员核酸共完成采样265432人份,全部完成检测,本轮检出阳性结果15份,累计检测阳性结果23份,其余均为阴性。7月7日8时起,瑞丽市主城区和畹町片区将开展新一轮核酸检测。 

这23人近期均居住在姐告。7月7日10时起,瑞丽市姐告所属的国门社区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其他区域为低风险地区。今年4月,姐告国门社区就曾被划为高风险地区过。

姐告边境贸易经济区,是瑞丽边贸活动最活跃的地方。该贸易区总面积2.4平方千米,位于瑞丽市东南方向四公里处,与瑞丽市区仅一江之隔,通过姐告大桥与市区相连。中缅最大陆路口岸——瑞丽口岸就在姐告的一个尖角处。

新冠疫情出现之后,瑞丽口岸每天仍有出入境人员约2万人次,车辆5000辆次。

作为一个县级市,瑞丽隶属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人口仅21万。然而,它却拥有两个国家级口岸——瑞丽和畹町口岸。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部苗毅等人今年6月发表在《地理研究》上的一篇论文指出,以2017年的数据来看,在中国77个公路口岸中,瑞丽口岸的车流量排行第三、人员流动与货物流动方面均排行第六。

第三次封城!为何总是瑞丽?


7月7日,云南瑞丽,主城区的市民在社区内进行核酸检测。从当日8时起,瑞丽市主城区和畹町片区开展新一轮核酸检测。 中新社记者 韩帅南 摄

瑞丽的傣语名称“勐卯”,“勐卯”一名也可能是德昂语“宝石之地”的含义。《世界知识》2019年底曾写过《瑞丽,中国发展对缅甸经济、政治和文化外交的重要门户》一文,瑞丽和缅甸的密切关系,缘于密切的人缘、地缘关系,傣族、景颇族等少数民族跨境而居。大批的缅甸民众经瑞丽到中国务工、就学、就医,而瑞丽市也依托缅甸发展起了“石头”(翡翠玉石)和“木头”(红木家具)两大产业。

除了边境贸易,近期滞留在缅的电信诈骗人员大量自首,也对瑞丽的疫情防控形成压力。6月1日以来,湖北省天门市干驿镇、广西省南宁市宾阳县、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等多地主管部门密集发布劝返公告,要求名单内滞留在缅北的涉嫌非法出入境、电信诈骗和网络赌博犯罪行为人员限期返回,否则将其认定为失联人员并按程序提请注销户籍。

这波及到了远在云南瑞丽的疾控系统。他们中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疫情之后,他们都是24小时连轴转,“就单单现在从缅甸回来自首的人员,每天就有将近100多人,我们要给他们做核酸检测,假如查出来感染新冠病毒的,马上就要流调、要隔离。瑞丽市疾控中心有60多名工作人员,再加上聘用的40来个合同工,人手还是吃力。”

瑞丽市疾控中心李洲林说,现在市疾控中心只有两台核酸检测设备。为加快基因测序速度,这几天云南省疾控中心紧急调运一台基因测序设备到瑞丽,设立临时基因测序实验室,并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参与样本检测。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瑞丽的医疗卫生系统却相对薄弱。

第三次封城!为何总是瑞丽?


7月7日,云南瑞丽,一名工作人员在超市采购物资。当日,云南省瑞丽市因新冠肺炎疫情对主城区所有市民实行居家隔离管理。中新社记者 韩帅南 摄

据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16年发布的相关文件,2015年末,云南省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执业(助理)医师数、注册护士数、专业公共卫生人员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云南省内的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资源利用不足与过度利用并存。全省93%的省办医院、46%的三级甲等医院、30%的执业(助理)医师和注册护士都集中在省会昆明。

2020年9月,云南省开启了“双提升”工程:提升重大传染病救治能力和疾控机构核心能力,包括建设6个省级区域性疾控中心和20个县级国门疾控中心,实现云南全省县级、包括25个边境线的核酸检测能力全覆蓋。

在“双提升”工程中,云南规划建设边境6个县市传染病医院,在瑞丽市疾控中心建设2个负压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2个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不过,目前瑞丽市传染病医院还在建设当中。瑞丽市还没有三级公立医院。

边防之难

从地图上看,瑞丽像是一个不规则的四边形,其中三面都被缅甸“包围”,蜿蜒的边境线长达169.8公里。云南省疾控中心主任宋志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国内其他边境/口岸城市不一样,瑞丽的边境线没有天然屏障,甚至存在“一寨两国”情况,而且人员、商贸往来非常频繁,疫情防控情况复杂,任务艰巨。 

瑞丽市与缅甸有些地方以瑞丽江为界河,但在有些地方,这个江又成了两边的内河,有的地方矗立的旗子甚至田埂就是国界。很多人虽然生活在两个国家,但平时甚至可以划著船,拿着边民证,就可以从缅甸来到瑞丽。这里还有“一个寨子两个国家”的特殊景观,中缅边民同赶一街、共饮一井、通婚互市。

这些接壤的特点,使得瑞丽承担的边境防疫压力历来很大。宋志忠表示,“边境传染病防控,云南省历来都是高度重视的。因为周边国家的传染病形势始终处于比较严峻的状态,所以云南守国门压力非常大。”

广州、深圳这样的口岸城市,尽管其承担了大量的入境人员防疫管理,通过航空这样的正常渠道也存在疫情输入风险,但是宋志忠说,通过航空器,人员采取集中隔离,定期核酸检测,完全闭环管理,不会造成社区传播。但是陆路输入管控难度大,边境线长、无天然屏障,还有偷渡入境者,输入并造成社区传播的风险非常大。“云南投入人力、物力很多,每天十几万的人守在边境线,实行人防、物防、技防,但依然很难管控。”他说。

瑞丽市常住外籍人口占全市常住人口20%以上。仅以爱滋病为例,2020年末,瑞丽市疾控中心李洲林等人发表的论文指出,2012年之后,缅甸籍爱滋病感染者数量已经超过国内感染者,给当地爱滋病防控带来挑战。

去年疫情以来,进出缅甸的口岸国门便已关停。在银井口岸,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银井分站副站长谭泽鑫说,出入境检查站所有警力都投入到边境沿线巡逻、蹲点守边,一直都坚持24小时执勤。去年9月瑞丽出现疫情后,瑞丽便开启了“5个24小时”行动,强化边境防控网络,包括24小时指挥部值守、24小时视频巡查、重点部位24小时封控、边境一线24小时巡防、所有卡点24小时值守。

但还是防不胜防。6月20日晚上,芒市镇村民赵某某骑摩托车从勐戛镇绕开关卡,运送偷渡人员至芒市城区。就在前一天,勐戛镇边民宝常福、密顺才2人伙同他人,参与组织运送6名偷渡人员由杨家场村老缅城村民小组香柏河附近偷渡入境。 

7月7日,瑞丽政府再次强调,将持续强化边境管控措施,严厉打击偷越国(边)境行为,严惩偷渡者及其组织、协助、容留者。加快推进边境立体化防控体系建设,全面提升边境地区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围绕管住人、管住村、管住通道、管住证件、管住边境线五个方面,切实将“五个管住”工作落到实处。

李洲林目前也在参与疫情的流调工作。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就是24小时都在轮班,在查病毒到底来自哪里,“100多公里的边境线,从今年3月29号到现在,一直都是管控的,进出要有天核酸检测证明和绿码,这次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病毒),我们还在溯源。”

缅甸疫情的影响

瑞丽的前几次疫情,都与缅甸有关。 

去年9月中旬的疫情,首例确诊病例是缅甸籍32岁女性杨佐某。9月3日,杨佐某带着3个孩子和2个保姆从缅甸偷渡入境,9月13日,杨佐某和其保姆2人被确诊为新冠病例。9月14日晚22时,瑞丽市城区“封城”,开展全员新冠病毒核酸筛查“三天大会战”,好在疫情没有扩散。

今年3月30日,瑞丽又出现感染者,此次疫情的首例阳性病例为一名缅甸籍人员。3月30日至4月20日,云南省瑞丽市累计新增93例本土病例和25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50人为缅甸籍。

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8日,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被撤。官方通报中提到,德宏州瑞丽市在半年多时间内,连续3次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事件,特别是“3·29”疫情事件,严重冲击和破坏了全国、全省疫情防控大局。

自2020年3月23日发现首宗病例以来,直至同年9月3日,缅甸累计确诊病例为1058例,疫情并不算严重。但就从当年9月中旬开始,该国新增病例速度明显加快,随后疫情持续走高,从10月到12月保持在高位。

当前,缅甸正在迎来新的一波疫情,且目前尚没有看到出现峰值。今年2月开始,缅甸发生军事政变,一些民众开始逃亡到印度等周边国家,医疗机构停摆,加剧了缅甸的新冠疫情。6月起,新冠疫情重新席卷缅甸,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不断攀升,新增曲线还在陡峭地上扬。

7月6日晚,缅甸卫生与体育部公告,在当天检测的12832个样本中,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02例,确诊率超过28%。当日新增人数和确诊率再次刷新最高记录。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瑞丽23例本土确诊病例中,有17例为缅甸籍。目前,从已完成的7份阳性样本测序结果来看,基因组序列与德尔塔(Delta)变异株高度同源。

7月6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在瑞丽市部署督导疫情防控工作,他说,全员检测要不落一户一人,全面流调要严格深入,全面隔离要不留“漏网之鱼”,对瑞丽城区所有居民小区和姐告片区全面实行严格封闭管理,减少交叉传播感染。要深刻汲取教训,增强必胜信心,坚决堵住漏洞,加强人员值守,切实管住边境、管住重点人群、管住重点地区、管住瑞丽,确保不再发生疫情。

对于这次疫情的规模,宋志忠相信,应该不会扩散太大。一方面,涉及边境防控的25个县,现在“应接尽接”人群实现了疫苗接种全覆蓋,免疫屏障已经基本建立;另一方面,目前防控措施力度比较大,能够做到及时发现、及时采取措施,这次瑞丽疫情发现得比较早,目前看来主要是集中在姐告区域。

7月7日0时起,瑞丽全市学校和各类培训机构全部停课。除保供超市、农贸市场、医院、药店外,其他经营场所一律停业。瑞丽一家餐馆的老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以前缅甸过来的客人很多,但是去年之后,都不让过来了。他认识好几个做外贸生意的人都破产了。因为受到疫情影响,餐馆租金又高,他也打算转行。

缅北矿带是世界公认的高质量翡翠原石产地。一位在瑞丽某珠宝城从事玉石生意的人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因为玉石全部都是从缅甸进口,担心疫情输入风险,从今年第一轮疫情到现在,整个瑞丽市玉石行业就没开过业。他现在已经回到辽宁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