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历尽残疾谋生辛酸 独居伯伯遗嘱让世人上课

“我只能一只手把门板取下,也没有人帮我!”昔日辛酸让他明白残疾人士谋生不容易,但他却甘愿将毕生积蓄帮助同路人,让世人上了一课。

胡东屏将全部财产捐给残疾学生的教育开支。 (网上图片)

“人在天堂,钱在银行”能将毕生的钱财看轻,还分享给有需要的人,实属不易,四川成都75岁的老伯胡东屏却让世人上了一课。他自10多岁开始右手就患有骨结核,导致肘部肢体变形,年轻扁担挑着中草药,在街头叫卖,好不容易有了两间屋和一个铺面。

胡东屏将全部财产捐给残疾学生的教育开支。 (网上图片)

不过,他决定向四川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出自己所有的财产,并在遗嘱写下“虽是残疾人,但从未办证(残疾证),凭著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因本人已过72岁,特决定,我若死后,所有财产全部捐给省残联,用于残疾学生的教育。”

胡东屏将全部财产捐给残疾学生的教育开支。 (网上图片)

胡伯穿着黑色布鞋、手提布袋子,走入办公室找职员,说明自己意愿,要帮助残疾学生上学。现时每天熬著中药的他,其实七十年代开始却靠卖中草药,每天都会挑着担挑,但由于身体有障碍,“别人一个扁担能挑十个框框,我只能挑三个。”直至2002年才停下来,但一切只是因为无能为力,于是将铺和房屋出去,过着退休生活。

胡东屏将全部财产捐给残疾学生的教育开支。 (网上图片)

他坦言自己没儿没女“钱留着没有用”,结果将四十多年积下来的储蓄捐出去。这四十多年的辛酸,让他知道残疾人士谋生不易,他记起以前:“我只能一只手把门板取下,也没有人帮我”!

处理今次捐款的基金会副理事汤全坦言,初开始听到是有点惊讶,是三年来最大的一笔“裸捐”意愿。但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因为现时政策规定个人捐赠房屋需缴税,希望部门能有政策改变,“残疾人积累财富不容易,针对这类人群慈善捐赠所产生的税费,尽可能减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