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陈家希征服自我登珠峰 奋战“探险者大满贯”

有志者,事竟成!

年轻人追梦,俨如走上一条波折重重的山路,途中总会被人看扁“你永远都不会成功”。然而,年仅十九岁的攀山爱好者陈家希(Benjamin)却不要被人看扁,势要登上世界屋脊、海拔逾八千八百米的珠穆朗玛峰,纵使多次见到遇难的登山者也无惧死神随时出现,抵受恶劣险境,强忍身体伤痛累累,最终成为攀上珠峰的最年轻港人,距离目标“探险者大满贯”只差三步。他周五将赴阿拉斯加再征高峰,冀藉勇闯高峰燃起青少年的追梦斗志:“别让人小看你年轻,征服自己,成就你的高峰。”

陈家希

经历近两个月艰苦的珠峰之旅,为家希带来一身黝黑的皮肤和一头鬈发。他笑言旅途中“无啖好食”,只有饼乾和朱古力,上周一回港当日立即吃了两碟叉烧饭和点心。虽略显倦容,但仍露出璨烂的笑容分享他的奇妙旅程。

家希生于小康之家,父亲是城大电子工程系副教授,母亲任职九龙小学助教,他有一位姊姊和两位哥哥,分别任职画家、建筑师及律师。身为孻仔的他,于本港英皇佐治五世学校毕业后,暂时搁置升读大学医学系,反而走上“探险者大满贯”的梦想之路,冀在二十岁前征服全球七大洲的最高峰。他笑说:“这是一件很疯狂的事,庆幸父母给予我自由做喜欢的事。”

几乎爬遍香港所有山峰

“梦想或因一时冲动,但能坚持实践就会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家希在十三岁加入童军,由于他的童军队长曾为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的缘故,因而接触跳崖、攀山等极限运动的艰苦训练,他唯独爱上攀山,几乎爬遍香港所有的山峰。去年八月,他得悉日本二十岁少女南谷真铃创下最年轻的“探险者大满贯”纪录,“我当时心想她可以,我也可以!我何不为自己创下壮举,为港人争光?”

攀登雪峰需要的体力和财力非同小可,家希称每日不但要背近四十磅的沙包,来回毕架山和狮子山锻炼体力,事前又积极撰写计画书寻求赞助,同时为本港贫穷青少年筹款,“当时递交了数百次计画书都无回音,真是沮丧”。幸好,事隔两个月后,他得到本港一家户外运动品牌公司赞助,令美梦成真。

四月初攀登珠峰才是难关开始,家希称,原来大部分旅程都在黑夜中进行,当见到阳光才知自己身处悬崖,“只差一步就会跌死”。沿途中,他不时收到附近探险者死讯,更曾多次亲睹遗体,“我首次看到时,以为有人在雪地上睡觉,从友人才得悉他是昨天去世的。”

陈家希暂时搁置升读大学医学系,冀在二十岁前征服全球七大洲的最高峰。

见到阳光才知身处悬崖

死神随时降临,家希坦言,曾两度想中途放弃,包括在登峰初段不慎扭伤左脚,又在负七度的冷酷环境下,全身忍受如被火烧的疼痛,“那时不断有心魔,怀疑自己根本不能再继续了。”庆幸地,他感激途中获当地尼泊尔人送丝绸祝福,又得到三位港人队友攀山专家曾志成、古锦辉和黄伟建以及各国探险者支持,而港人的支持特别成为他坚持的动力,“爸爸告诉我,很多香港人在为我大力打气,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输给自己。”

皇天不负有心人,上月二十一日,家希终成功登顶,傲视晨曦耀眼光茫和壮阔的山峦,手持香港区旗证明奇迹的诞生。他感触地说:“那一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登上珠峰前,家希已先后征服非洲乞力马扎罗山、澳洲科修斯科山、南美洲阿空加瓜山,他预备周五将赴阿拉斯加再征高峰,距“大满贯”只差三个高峰。他盼望他的故事能感动年轻人勇敢追梦,“别想太多,别向难关低头,即管望向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总会到达目的地。”

珠峰大本营父子情满溢

“我的爸爸也疯狂。”家希的珠峰探险之旅曾有一段“小插曲”,爱子心切的陈父为支持儿子创举,亲身到珠峰大本营为爱儿“雪中送暖”,令家希感动不已;惟陈父难抵恶劣天气环境而患上高山症,现仍在当地留医,虽然本月中可康复出院,但家希相信难以赶及同庆父亲节。

身体力行现身支持

家希称,登上珠峰中段期间,有逾两星期无法与家人联络,令家人忧心忡忡,父亲为求见爱儿一面,上月初亲身到珠峰基地营送上惊喜,以示支持,“当时我碰见他真的吓呆了,但真的很感动。”他称,父亲同为攀山爱好者,经常带他和两位兄长到处爬山宿营,没想到父亲竟身体力行现身支持,告诉他“一定将梦想坚持到底”,令他相当鼓舞,为旅程增添多份珍贵回忆。两父子在大本营小聚,与各国探险者分享攀山心得。

可是,珠峰的极端天气环境令陈父患上高山症和发烧,家希表示再外出登山后,第二次见到父亲时,“他已经病得说不出话来,但仍不断叫我坚持下去,令我很心疼。”他透露,预料父亲最快本月中旬才可康复回港,但相信未必能赶及与家人庆祝父亲节。家希打趣地笑说,父亲对自己的爱“实在疯狂”,“希望下次旅程,他能安在家中,等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