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儿食碗面 个肚胀到似青蛙 无良食店害死人啊..

去日本住三晚名古屋,市内游,惬意舒服,合理花钱完结。执拾行李,慢慢地拖拉旅行箱,走入地铁,坐五个站,去到市中心火车站。花好少钱,买好坐四十分钟车程的票,到三河三谷温泉车站。

图: 在三谷三河火车站,随便就吃到好面

图: 在三谷三河火车站,随便就吃到好面

走入车站商场,合埋眼找间荞麦面餐厅,草草一餐,价钱便宜又饱,但都有水准,胃与味蕾,可以收货。不似香港,肚子饿,合埋眼走去,吃碗汤面,分分钟中毒不即死,出门口未回到家,在车内已经发作,肚胃肝胀气,胀到似青蛙见到敌人,鼓吹肚皮咁大,吓死人个款。

图:女儿岑真的肚,曾因食错嘢胀到似她画的青蛙

图:女儿岑真的肚,曾因食错嘢胀到似她画的青蛙

我们就曾被女儿岑真,那个胀到似青蛙肚的大波,吓到回到家后,都要马上转去法国医院睇急症。岑真半年多前,就在旺角最知名商场某上海面店,吃完面就是这样了,在法国医院,还不停呕气,胃肚肝胀至足球咁大,很不舒服。量完热度后,护士姑娘话,温度正常无发烧,但是要等见医生,就要等一小时零十分。

急症室多病菌,不如走到车上一路睡一路等。上车后,灵机一触取车上备用白花油,用我六十多的真气内功,帮岑真一路涂一路输入内功,一路按摩胀大的胃、肚、肝部位。过了半小时,岑真揾了周公,全身平伏,回归自然,睡得香甜。她妈妈,真是她妈的,仍然坚持, 要叫醒岑真入医院。火都嚟,入什么医院?睡得咁甜,重有病?她妈的竟然说,我们又不穷,又不是付不起,给医生看看,付钱买安心。

我即时又火起说,“她妈的,医生能即时看到什么?无发烧,已经无呕气。睡得又安稳。医生最多叫岑真,留院观察,再左验右验,花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万一给潜伏医院几拾年的病菌传染,到时就麻烦。再者,这就是过分治疗,及乱差治疗。”

离开医院,我们医生朋友,在旺角中心挂牌的李依雯医生,覆岑真妈妈,说对不起刚下飞机。岑真妈妈,对李医生长话短说,详述真真病情。李依雯真公道,不应赚,就不赚,话“无事啊,味精敏感咋,以后不要再帮榇这品牌面店了。”

严选食店后,岑真味精敏感中毒,再无发生,亦无复发,再不见她的青蛙肚子了。我经营过两间中菜,两间法国餐厅,一间意大利餐厅。取过开饭啦网,最佳法国餐厅评级。从来严拒厨师用味精,只准煲好上汤,替代味精。香港、日本,大多数食店,都有用味精,我相信单是味精,不致令岑真变凸肚呕气青蛙。我怀疑好多食店,为了节省成本,引入不良厂商,不知名或冒牌味精,甚至是什么一滴香或攞命骨粉,令食物及汤汁,味道够厚够浓,入口香浓,讨好顾客,真是害死人呀。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不看好郭台铭

台湾首富郭台铭终于宣布参加总统选举,身为国民党党员的他,更加安份守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