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挺收生业绩带来的不公

大学联招本周一放榜,著名大学热门科目的收生情况成为关注热点。港大医学院招收非联招的学生的比例大增,惹人注意。

今年有269名联招学生入读中大和港大医学院。中大医学院声言招收了155名联招学生,港大医学院未透露数字,但传媒按上述数字推算,估计港大只收了114名联招学生。港大医学院今年有235个学额,若真是收了这个数字的联招学生,换句话说非联招学生比例超过50%。港大医学院在2013年曾经说过,希望把联招学生的比例定于75%,以协助本地基层学生向上流,目前看远未做到。等港大医学院公布详细收生数字时,可知全貌。

如果没有子女在香港读中学的读者,可能对香港的收生制度不大了解。所谓联招学生,即时那些在香港读本地中学课程,参加DSE高考的学生;而非联招学生主要是来自直资、私立和国际学校,应考国际课程(IB)的学生,或者在英国读书,参加英国高考的学生等。

大学的王牌科目招收非联招学生的比例越来越高,大学给出的理由冠冕堂皇,指非联招学生来源多样化,可以找到一些不是“读死书”的学生云云。但当我与大学的高层人士倾过,发现大量招收非联招学生,是要应付香港学生人数大降、但要维持门面成绩的招数。

香港出生人数逐年减少,令到参加高考的学生人数亦不断下降,由2016年的68000人,降至去年的61000人,今年再下降至59000人,随着学生人数持续下降,考评局估计,至2020年,应考人数会降至谷底的45000人。

香港的大学学位越开越多,但中学生人数却急速下滑,早已成为大学收生危机,连名牌大学的著名学系也受影响,由于学位数量不变甚至增加,但可供挑选的学生人数不断减少,收生成绩自会拉低。

王牌学系为了不想让人见到他们收生的分数线下降,影响“业绩”,就逐步扩大招收非联招学生的比例,由于非联招学生的来源多样化,大学也没有公布招收非联招的学生的成绩,因此,多收非联招学生、减收联招出学生,就可以维持联招学生的收生分数线。

大学这个自保行为,客观上造成很恶劣的副作用。非联招的渠道,无论是香港的IB课程或者英国的高考课程,都是较香港高考容易考到好成绩的考试制度。以英国的高考为例,由于英国学生水平较低,港生去英国考高考,随时可以拿到比香港高一到两级的成绩,例如你在香港数学拿B级,到英国考,随时可以拿到A+级。至于IB课程,也是评分比较宽松的课程,所以,IB状元的数量远比本地高考拿7科5**的状元为多。

很多略有财政能力的家长都深明此理,当子女读到高中,发觉他们的成绩去不到顶级水准,但又想他们入读本地大学王牌课程,就会送子女到英国读高中考试,然后以非联招学生身份报读本地大学,就有较大机会入到像医学院这类王牌课程。要到英国读书,一年成本要四、五十万元,读三年高中,就要一百多万元,对于基层家庭,当然想也不用想,这是只有中产以上的家庭才可以有的“投资”门路。

如果将过去一样,大学王牌学系维持着非联招学生比例在一成至两成的话,这个制度上的漏洞并不严重。但如非联招学生比例超过一半,问题的严重性就会浮现出来,令到本地参加高考生能够入读王牌学系的机会急速下降。大学这个自保招数,造成了教育上的不公平性。在经济层面上,当市场失效,政府需要出手干预,现时大学招生正出现市场失效的情况时,政府其实也需介入干预。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