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鞠躬尽瘁张宇人

从前,中国只有帝制。结果,孙中山发动革命,推翻满清,建立民主中国。

 

 

从前,人类只有海、陆两路运输方式。结果,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为人类带来便利的交通。

 

 

从前,女士被禁止投票。结果,大量女性争取平权,现在不但可以投票,更可以参选。

 

 

如果抱着“以前没有,现在也不需要有”的心态,那么孙中山、莱特兄弟等伟人就不能名垂青史,女性的政治权利不会得到保障,人类的命运也会截然不同。所以,当自由党立法会议员张宇人就男士侍产假发表“伟论”,认为“一日都不应该有”,又认为过去没有男士侍产假,社会一切如常,现在也没有必要立法或调整,就知道是何等反智。

 

 

毫不夸张地说,大家很难找到比香港更加待薄劳工的先进地方。与香港直接竞争的新加坡,早就制订七天侍产假,近年更加考虑增至十四日。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也有十天侍产假待遇。如果新加坡、深圳等以华人为主的发达社会也能为劳工提供相对理想的待遇,笔者实在难以看出为何香港可以置身事外。即使政府有意增加侍产假日数至五天,仍然难掩香港的劳工权益严重落后的惨况。

 

 

事实上,不论侍产假是三天还是五天,仍然远远比不上国际标准。现时,不少欧美国家都大大修订对侍产假的观念,除了为刚刚成为人父的打工仔提供有薪假期,以照顾妇女和婴儿外,还顾及父亲在家庭担当的应有角色,以加强家庭关系和婴儿健康。以瑞典为例,侍产假多达480天,并可领取八成工资,好让父亲能够陪伴幼儿成长,使之身心发展更受保障。换言之,香港侍产假日数的“三五之争”,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施舍父亲,对家庭毫不友善的伪善表现。

 

 

如果连三日、五日的小数目也要争拗得面红耳赤,相信香港未来也没有可能制订以家庭为本的劳工政策。因此,张宇人的说法,可以看出香港的劳工待遇之恶劣。

 

 

值得一提的是,张宇人本身是商界的一员,他亦是饮食界立法会议员。不论有关言论是张先生的心声,抑或是反映业界的意见,都可以看到一般商人的丑陋。在商人的眼中,赚尽每分每钱都是天经地义,相反付出一仙一毫也犹如被痛宰一样。如果在雇主手中争取一点应有的好处也要力争,可以想像张宇人口中的“五日变七日,七日变一年”永无止境式改善劳工待遇的假设是站不着脚的。

 

 

退一步说,即使劳工表明立场,以循序渐进的方式争取改善福利待遇,亦不见得是十恶不赦。正如上述,香港是刻薄劳工的发达社会,雇员争取合理、与世界各国看齐的权益并无问题,而是天经地义,理直气壮的。再者,任何政策都必须因时制宜,假如社会普遍共识认为劳工权益有待改善,需要与时并进,亦只是审时度势,回应民意。

 

 

张宇人宁愿被公众痛骂,也要出口为老板护短,可真是鞠躬尽瘁,专业认真的老板喉舌啊!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