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级区议员的玩法

近日,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为了培养党内新人接班,有意改为出选俗称超级区议员的区议会第二组别,面向全港选民。

 

超级区议员是2011年政改方案的产物,并在2012年立法会选举实施,以推动民主进程、增加议会民选比例。由于组别定为五席,在双方阵营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建制、泛民都是剑指三席。

 

同样地,双方阵营的选民也是以三席为目标,并会透过适度的配票达到效果。

 

对于反对派而言,配票的工作并不复杂。坐拥六成选票的他们,想要夺得三席,只要确保有力争取最后一席的反对派候选人胜出便可。因此,不难发现,在超级区议员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的反对派候选人是最弱的一个,而仅仅胜出的则是该阵营最强的。

 

以2012年立选为例,当届民调清楚反映最受支持的反对派候选人依次为何俊仁、冯检基和涂谨申。结果,在一片告急声音下,涂谨申“爆冷”以高票当选,力压两大阵营的候选人;相反,曾经参与特首选举,知名度和支持度相对不俗的何俊仁只是低飞过关。

 

2016年立选,涂谨申成为反对派实力最强的一位候选人、梁耀忠次之、邝俊宇最弱。同样地,最终结果是选民集中票源支持资历最浅的邝俊宇,反而涂谨申仅以些微优势取得最后一席。

 

不过,对于建制派而言,情况有点不同。由于建制的票源大约四成,除非平均分配各候选人的选票,加上反对派配票严重失衡,才有希望夺得三席。

 

当然,建制派的策略,同样是“劫富济贫”,即集中票源支持最弱的一个,但是产生的效果,不是最强的候选人排名最后,而是实力排名第二的候选人落败。

 

打个比喻,建制派候选人就有如学生。成绩最好的,老师固然不用担心,凭借天赋和努力也足够升班;成绩最差的,老师自然会循循善诱,多加留意,积极提升。但是最受忽略的一群,就是成绩中游,不过不失的。

 

因此,2012年立法会选举,建制最强和最弱的候选人陈婉娴和李慧琼分别顺利胜出,后者更加成为建制“票后”,反观实力介乎两者之间的刘江华则意外下马。2016 年立法会选举, 建制最强和最弱的候选人当属最终胜出的李慧琼和周浩鼎,而处于中游的王国兴则落败收场。

 

如果叶刘淑仪转战超区,以其实力和名气,肯定是建制最强。如果建制人选不变,那么实力排名应是如何,大家心中有数。换言之,大家可以估计得到谁是下届超区败选大热。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