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不是脱贫路

大学联招放榜后,有传媒发现过往标榜从本地中学取录系内75%学生的香港大学医学系,今年仅仅取录49%的DSE考生,引起各界质疑港大的收生政策,不再顾及基层学生的需要,令基层家庭难以实现脱贫的愿望。

 

事实上,大学一早不是脱贫路,这条路早被中产家庭子女垄断。因为根据资料显示,入息中位数以上家庭的子女入读本地大学的人数,远远超过中位数以下之家庭的子女。至于大学各样为清贫学生而设的资助和津贴,申请人数也逐年递减,证明经济能力欠佳的学生难以升读大学。

 

既然基层学生难读大学是普遍的趋势,单纯责怪医科取录基层学生少是毫不合理的看法。大学收生的情况只是“果”,真正造成现时教育强弱悬殊的“因”,早于中小学已经出现。

 

 

笔者想起一段历史事件。在汉武帝执政年间,为了鼓吹儒学,推出“察举孝廉”,要求地方官员推举廉吏、孝子各一人,授以官职,作为百姓的榜样。

 

 

结果,这个原本有助改善民风的政策,成为权贵互相扶持的工具。例如姓陈的大官推荐姓张的后辈,他日姓张成为大官也会投桃报李,举荐姓陈的后人,而姓陈的后人也会扶助姓张的后人一把,周而复始,最终这条升官之路便由一小撮人控制及瓜分。这种现象,在当时被讥为“累世公卿”,即同一姓人世世代代也是做官的,完全把持政治及经济力量。

 

这种“累世公卿”的情况,在香港也颇为相似。一群早年在名校毕业的社会精英,在子女尚幼时已着力栽培,琴棋书画、中英法德语样样皆能,继而利用旧生身分保送子女入读名校,在名校的薰陶下日渐掌握考试技巧,加上父母大洒金钱聘请补习名师催谷成绩,间中可以到外国交流开拓视野,试问在这种环境之下成长和学习的人,怎会轻易输给连一张书台、一枝铅笔也视为奢侈品的基层学生呢?

 

最终,一条又一条脱贫的康庄大道,例如医科、法律、会计等专业科目,仍然牢牢掌握于昔日的中产家庭手中,继续保持社会阶级和地位,扼杀绝大多数基层向上流动的机会,形成现代版本的“累世公卿”。

 

虽然笔者极度不齿现时教育贫富悬殊的情况,不过笔者绝对不同意政府推出优待基层学生的收生政策,要求各大院校必须录取一定比例的基层学生。原因是,美国在6、70年代也曾推动类似的计划,要求全国大学录取较难升读大学的黑人学生,结果公众标签黑人大学生是次等学生,纯粹因为政策的倾斜而侥幸入读大学,反而造成更大的歧视和偏见,无助黑人摆脱困境。

 

悲观一点而言,也许,基层学生想要脱贫,就是不要急于与中产学生硬碰,争取入读大学的机会。因为除了专业学科外,绝大部分学位在市场上竞争能力也不太大,对基层学生而言没有用处。倒不如考虑部分职业教育学科,如工程、酒店、航空维修等,培养一技之长。笔者也认识不少这些职业教育的毕业生,其收入更胜在职场打滚十年的普通大学生。

 

如何扭转教育的贫富悬殊,实非笔者的智慧所能解决。但是,政府和教育专家应该想方设法,尽力改善这种情况。否则,“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之日不远矣。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