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或硬?

继外国记者协会邀请香港民族党代表演讲,令港独问题再度引起公众热议,再有大学学生会公开发表港独言论,在在反映港独议题可能时而沉寂,但是其理念已经逐渐植根在不少年轻人的脑海里,是需要长期正视和处理的问题。

 

 

一直以来,对于如何处理港独问题,社会分为两派,笔者简称为“软派”及“硬派”。“软派”人士认为港独难以成真,没有市场,只要中央政府放任不管、特区政府不加处理,一切偏激的立场和政见自然会被理性群众淘汰。然而,激进派议员由一个长毛增加至三个社民连议员,到现在出现团派,甚至反对派全面向激进靠拢,都反映“弱派”的视而不见就会自动天下太平的理论站不住脚。

 

 

然而,虽然“软派”不切实际,也不代表“硬派”策略到位。自占领运动后,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在处理激进政治理念、行动,以至港独问题上都明显较以往强硬。除了主要官员会就以上问题发表评论,表达政府立场外,更会透过法律行动加以惩治和阻吓滋事份子。无疑,“硬派”有助减少暴力行动发生的机会,但是激进的政治理念和港独思潮未见成功压抑,反而愈多青年朋友受到感染。

 

 

既然“软派”、“硬派”都不是根治港独问题的良方,与其继续讨论打击的手段,倒不如分析一下年轻人产生港独歪念的根源。

 

 

笔者认为,港独思潮源起于三大原因。一,中港矛盾。这一辈的年轻人,普遍对内地人抱有极端的偏见和歧视。如果是新移民,就会认定是申请综援、分薄资源;如果是旅客,又会先入为主地觉得是水货客或没有文明的人;如果是富豪,就会觉得是炒卖楼宇、抬高楼价的人。总之不论内地人士以何种身分来港,也会认为是有损港人利益,与港人争夺资源。这种想法,促成部分港人加深对内地的误解,甚至抗拒中港融合和否定中国的主权。

 

 

二,政制争拗。虽然说不上绝大部分市民支持民主政制,早日落实普选。不过,年轻人对民主普选的追求和幻想是特别强烈的,亦认为普选是改变施政的唯一办法。经历政改风波后,不少年轻人对争取有公民提名的普选机制感到失望和无助。他们认为,只有港独才能建立民主制度。

 

 

三,施政不彰,或至少港独份子认为特区政府无能。由于全球化的影响,香港面对产业单一、楼价高企、贫富差距扩大、基层难以向上流动的种种问题。在生活必需也难以保证,以及前路茫茫下,大批市民对特区政府感到失望。部分偏激的人甚至认为香港的问题与中央政府有关,继而怀缅殖民统治,并逐渐发展港独思潮。

 

 

事实上,笔者认为最关键的因素,就是特区政府的施政问题。虽然香港的社会问题,与全球化关系极大,但是特区政府的确不善于财政资源再分配。在扶贫问题上,永远只是蜻蜓点水,贫穷人口比例冠绝各大繁荣城市;在创造向上流动阶梯上,也疏于发展产业,令年轻人晋升和发展事业机会不足;在房屋问题上,市民未见政府有能力在中短期内解决楼价过高的现象。这些对现实的不满,成为离经叛道政治思想的养分,亦令部分市民将负面情绪投射在内地人,特别是新移民身上,大大刺激中港矛盾。而施政效率不足,中下阶层未能分享经济成果,亦增加年轻人对民主普选的追求。当“雪球”愈滚愈大,港独思潮便会自然出现。

 

 

因此,笔者多次撰文强调,特区政府必须以“经左社右”的思维管治香港,即经济上走左翼主义,提倡平等,增加征税和福利,收窄贫富悬殊。至于社会政策,尤其是移民政策,应该尽可能收紧,避免进一步增加港人对内地人的反感,逐渐消除对“内地”、“内地人”、“中央政府”、“中港融合”等一系列字眼的偏见,从而完全打击港独。

 

 

如果以为怀柔政策,或是利用法律阻吓可以打击港独,相信港独问题只会愈演愈烈。只有虚心正视现存的问题,着手解决,重建年轻人对社会和前景的信心,才是解决港独的方法。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