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段改变“半生积蓄”

大家都说楼价高,讲得多了,已经变得麻木,已没有了感觉。最近与一位专业界朋友聊天,讲起他帮子女买楼的故事,才赫然惊觉,楼价真是贵得惊人!

这位专业界朋友两夫妇都是“拼命三郎”,以拼搏起家,生活方面,更加是“低消费一族”。他们一年不会去多过一次旅行,出外食饭也要考虑过之后才去。他们的入息颇高,但仍这样辛苦悭钱,所为何事呢?说穿了,原来是为了要帮孩子买楼。他有两个儿子,都学业有成,也是专业人士。

小儿子在工作上还很成功,毕业不久就已经月入数万元,还储到100万元的积蓄。小儿子想买楼自住,但这些钱做首期只能够买到新界一、两百呎的纳米楼。最后爸妈出动,帮他在荃湾买了一间800余呎的新楼,楼价近17000元一呎,再加上纱3.75%印花税,埋单计数要1400万元。这种大码楼,银行现时只提供五成按揭,即是要拿出近700万元。孩子自己出100万元,爸妈要出600万元做首期。

这个故事其实未完,这个朋友还有另一个孩子需要买楼,还可能要再拿出500、600万元。我觉得朋友的儿子已经是同辈中很成功的人士,不然的话,即使现时的利息很低,要供余下五成即600多万元按揭贷款,也不可能。纵然是这样成功的年青人,买楼也要“靠父干”,可见现今社会已扭曲得很厉害。

朋友问我对于他们死悭死抵帮儿子买楼,有什么看法?社会上或有评论,话爸妈帮子女买贵价楼,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人。甚至对这种“靠父干”的行为,抱一个酸葡萄心态,会冷嘲热讽。但我比较有同理心,觉得父母爱子女之心,难以用笔墨去形容,尽全力帮儿子买楼,预备他将来结婚居住,也无可厚非。

对香港楼价高企,最通常的辩解是全球央行放水,这是环球现象,不是香港独有。在2008年,我很同意这个讲法,因为当时的楼价相对而言,仍是较低。去到2012年,我已开始不同意央行放水放水的讲法,我觉得主要是香港的土地房屋供应太慢,令到香港楼价飙升的情况,比其他地方严重。

到今天,我就更加不同意啦,其实香港政府可以做更加多的事情去压抑楼价上升。核心问题不是推出限制外地人买楼的打击炒楼措施,而是如何尽量加快土地供应。当我知道政府搞了一个“觅地小组”去详细讨论如何揾地,其后发现该小组要明年年底才能够提出建议,我的心真的凉了一截。即是说,到明年的《施政报告》,也不会有什么增加土地的建议。到“觅地小组”提出建议,社会公众当然又要议论一番,政府的决策可能又要车前褪后,恐怕去到2020年,还未有觅地方案。到定出方案,恐怕政府也快要换届。

以香港现时的政治环境,即使现成有土地要改用途,还要过城规会,又要过区议会。就算是“干净”的土地可用,建楼也要五至七年,如果讲到要填海、或者利用郊野公园建楼等等方法,没有十几年都不能够成事。如果单是讨论如何觅地都要花两三年的话,到有楼出现,恐怕现时的年青人,到时已经要退休了。

年青人要成家立室,不买楼都要租楼,开支也愈来愈重。父母基于爱子心切,不惜花大量金钱去帮子女买楼。就淘空了两代人的一生积蓄,既令到父母大半生储蓄一下耗尽,子女也孭上一条很大的债。这实在需要政府加把干,做点事,救民于水火之中呀!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