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种政客,叫冯检基

政客的类型,不外乎三种。第一种,见利忘义型。这类政客从政的目的只是追求利益,只要利益大、好处多,便可以抛开一切立场、原则、底线,部分更会贪赃枉法,不惜任何后果都要以利为先,例如前台湾总统陈水扁。

 

 

第二种,野心勃勃型。这种政客对权力有种偏执,会不惜一切手段为求取得更大权力。一般来说,在获得最大权力后,这种政客都会变得独裁、极权,坏事做尽,著名例子有希特勒。

 

 

第三种,碌碌无为型。不愿做事的人,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能力不足,力有不逮,一是担心麻烦,不想处理。不管是哪一个原因,都是浪费社会资源,危害社会发展的人民公敌。笔者马上想起的例子,就是前特首曾荫权。

 

 

不过,前民协主席冯检基,可以说是为“政客”一词增添一个崭新的定义,就是在破坏自身阵营利益的同时,便不负责任地拍拍屁股走人。

 

 

记得2016年立法会选举,由于冯检基失落区议员席位,无缘再循超级区议员竞逐议席,于是“远赴”从未参战的新界西直选。这个决定,不但受到党友批评,反对派人士也出声指责。在党友眼中,冯检基已是过气的“政治明星”,勉强出选既无助争取议席,也分薄民协的参选资源,拖累其他选区的选情。在同道中人眼中,民协在新界西力量单薄,派人出战只会抢占其他政党的选票,不利反对派的成绩。

 

 

结果,冯检基的成绩强差人意,得票不过两万。同时,民协的另外两张名单,即是九龙西的谭国侨和出战超级区议会的何启明,在资源及知名度不足的情况下,双双落败,意味民协在立法会的层面面临“灭党”之灾。至于新界西的反对派,也一样受到牵连,例如老牌议员李卓人便因摊薄选票而意外落选。毫不夸张地说,反对派在立选成绩未如预期,冯检基“发挥”颇大作用。

 

 

党内党外遭受巨大损失,冯检基不但没有担起领袖的责任,积极重建,培养新人,协调盟友,反而继续一人专权,引起党友强烈不满。例如年初的九龙西补选,冯检基无视求变的声音,打压党内新人参选的机会,执意参加反对派的初选,结果被从政年资极短而且没有直选经验的姚松炎大幅抛离,成为政坛笑话。

 

 

在连续两次的政治误判后,冯检基没有引咎隐退的意思,依然对九龙西议席念念不忘,时常希望竞逐另一个九龙西补选议席。面对党友的反对,将民协搞成烂摊子的冯检基决定退党,充分反映其对权位的野心和对一手创立的政党没有丝毫责任感。

 

 

当大家以为冯检基就此退稳江湖,他再度公开表示有意参加补选,更表明如果刘小丽再被DQ,他会挺身而出代表反对派,无视反对派属意李卓人代选的共识,制造反对派阵营的矛盾。

 

 

换言之,过去两年的冯检基,就是为求私利而不断扼杀他人机会的人。但他并不感到内疚,面对一手种下的祸根,只管抽身离去,继续分化自己人。对于这种政客,笔者只能套用一句潮语,“为咗立法会议席,可以去到几尽?”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市务营销求“安心”

“安心”偷食事件是过去几天的热门话题。利用社交媒体监察系统搜寻香港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