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灾是对政治领袖的考验

2005年,美国南部迎来台风卡特里娜的吹袭。虽然风暴的威力并非史上最强,但是造成的损失却是当时首屈一指,高达1250亿美元。时任总统乔治布什被指救灾不力,反应缓慢,导致大量灾民流离失所,缺水缺电,部分时事评论员更加将救灾表现欠佳的原因,归咎于布什政府将国家资源集中于对外战争。加上传媒揭发布什安坐直升机中视察灾情,没有落地与灾民见面,被指缺乏同情心,也广为大众垢病。最终,乔治布什的民望一沉不起,除了难以施政外,也直接拖累共和党的民望,往后数年共和党的各级选举,包括2008年总统选举,也落败告终。

 

2008年,中国经历两场大型天灾,年初南方出现暴雪,严重影响交通系统;5月,爆发汶川地震,造成大量伤亡。面对两场天灾,时任国家总理温家宝都迅速到达现场,指挥各个部门的行动,与灾民见面表达同情和慰问,甚至对受影响的人民致歉,使他赢得国内国外一致掌声。

 

两种截然不同的应灾态度,对灾民带来不同的感觉,亦造就不同的评价。天灾,与任何政治危机一样,可以是政治家的催命符,也可以是救心丸。只要处理得宜,态度积极,人民感受领袖的辛劳和真诚,则再大的灾害也不会损害民望。

 

“山竹”来袭,除了破坏香港设施和街道,也破坏特首的民望。根据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林郑月娥的民望创下新低,仅得50.8分,而反对率亦少有地高于支持率,证明普遍市民认为特首在台风的善后工作表现欠佳。

 


平心而论,政府在风前工作处理不俗。既安排跨部门会议,协调工作,亦做好宣传和疏散居民,成为是次风灾没有出现死亡个案的原因。可是,灾后交通几近瘫痪,而政府没有宣布停工一天,使不少市民挤拥在月台或车站,则予人没有体谅上班一族、不恤民情之感,令原本建立的良好形象一扫而空,甚至过大于功。

 

林郑月娥的解释,是政府没有法定权力在风球除下后仍然宣布停工,最多只能劝喻雇主体恤员工,如安排弹性上班。但是,在这个民粹高涨的年代,如果政府墨守成规,仅以法律和程序判断应否行动,而没有考虑公众观感,只会碰得一头灰,

 

在现今社会,再没有任何人可以“视民望如浮云”。当然,笔者从不鼓吹政治领袖为民望而做事。可是,如果政治领袖做事不顾民望,其施政基础和效率便会大打折扣。

 

“我从来不重要民意调查,只有虚弱的领袖才会依赖民调”,说出这种话来的人,只有两种。一,是民望已经直插谷底,却不好承认,因而变成“阿Q”,例如蔡英文、曾荫权。二,正是引句的来源、新加坡国父兼政治巨人李光耀。可是,试问现今还有几多雄才伟略、高瞻远瞩的伟人能敌过民意的考验而施政顺畅?

 

无视法律,将一个又一个的贩毒份子送上绝路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不但没有倒台,反而一度成为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假如香港政治领袖不了解现今大势,行事完全与民意背离,则民望下滑,施政困难,争拗不休恐怕是必然的下场。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