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资未来必不可少

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明日大屿”计划,建议在大屿山填海建造人工岛,造地1700公顷。计划提出之后,被反对派议员大力攻击,说计划花费四、五千亿元,等于倒水落海。林郑则反驳说,“明日大屿”计划等如当年的“玫瑰园”大计,说如果当日政府没有决心排除万难兴建新机场,今日香港会怎样?

讲到新机场,我就有故仔讲啦!当年是我独家爆出政府拍板落实兴“玫瑰园”计划的新闻。话说1989年中国爆发“六四事件”,香港人心动荡,事件初定之后,香港出现移民潮。在此之前,当时的港英政府已经研究兴建新机场,并提出了四个选址方案,却一直未有定案。在“六四”发生后,很多人估计划可能有变。

我与当时的一位经济局高官通电话,问他有关新机场的问题。他突然爆料说,“不用多想了,政府会拍板兴建新机场。港督卫奕信视兴建新机场为玫瑰园计划,勾画美好的香港前景,希望借此重振香港人的信心。”

至于机场选址方面,高官说会在赤鱲角,因为四个选址当中,赤鱲角是唯一一个已经做了前期研究的地点,政府希望快速上马兴建新机场,所以会选在赤鱲角。我得到如此重要消息,喜不自胜。就在第二天,政府拍板玫瑰园计划,成为我当时任职的《信报》的头版头条新闻。消息一出街,全港震动,因为完全估不到政府会有这么大的信心,投资这么多钱去兴建新机场。不过,也因为这个计划的规模太大,一度被中方质疑会掏空香港的储备。历史何其相似。

香港地少人多,发展受到极大局限。再加上近年政制开放,各种利益团体都会影响政府的决策,令到政府开发土地越来越困难,填海虽然需要时间较长,但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大规模造地的可行方案。林郑显然把“明日大屿”计划特看成为《施政报告》的最大卖点,但提出之后受到反对派大力抨击。感觉上,林郑在建制派内朋友不多,建制派虽然支持填海,却没有人出来力挺她,舆论有点向反对填海倾斜。

只要细看政府的“明日大屿”计划,并不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大白象工程,可以从几个角度硏究。第一、投入5000亿元,否会耗尽储备政府呢?这个庞大投资不是一年内花光,而是15年以上的工程,每年平均计算,其实开支是300多亿元,单是今年,政府的基建开支就超过1000亿元,所以把5000亿元摊长来计,并非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而且这只计支出,未计填海后卖地或售楼的收入。

第二、只要输入劳工,便可以大大减低开支。当年香港兴建新机场,在机场人工岛上采取封闭式管理方法,大量输入外劳,以控制兴建成本。不过,如今政制逐步开放,特首由选举产生,工会在特首选委会中有很大势力,所以政府对输入劳工只字也不敢提。此前高铁的延期和超支,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府不想输入大量外地劳工所致。现时内地建楼成本每呎大约500元人民币,而香港却要4000元,可见香港建筑劳工成本有多高昂。输入劳工是减低成本的最有效方法,而应否输入劳工,却是政治决定。若反对派反对大屿山填海大计只因成本高昂,只要他们同意填海,就可以大降成本。

第三、其他替代方案,其实并不可行。反对派可以很容易地提出以棕地或使用高尔夫球场替代填海的方案。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那些地方能发展的房屋数量有限,道路和交通接驳都局限极大,在那里大幅发展,大量建楼和增加人口,当地居民嘈到拆天,司法复核的风险甚高。如果填海需要慢到15年才可以见到第一批房屋,发展棕地和高球场也未必快得过填海,更重要的是这些方案的土地供应有限。

很多香港人现时正在挨贵租、挨贵楼,填海虽然不是一个马上可以解决问题方法,但起码可以为香港下一代人谋福利,让他们有机会买或者租较便宜的楼,有较广阔的生活空间,所以填海方案值得支持。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