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新冷战

中美贸易战逐步炽热,先是互相向对方主要出口货物征收关税,互相拖垮对方发展步伐,后有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结成经济伙伴,加上与亚太地区各国的合作,如日本、澳洲等,加强在国际政治层面对中国的压力,使中国经济更加岌岌可危。

不少评论员形容这场贸易战其实是“新冷战”,经济风波的背后,是由于中美双方为了争夺领导全球的地位而透过互相制裁、拉党结派等非流血冲突“大打出手”。


这场中美贸易争端,是否可以理解为“新冷战”,应该从上世纪冷战的历史开始思考。

所谓冷战,是指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集团与以苏联为主的共产主义阵营的斗争。这场由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一直到苏联解体方休的对峙状态,因为两大阵营之间绝少发生流血冲突而被称为“冷战”。因此,总括来说,冷战就是两大政治势力,就着意识形态而展开随时准备战争的政治对抗。

然而,中美贸易战的根本原因,与意识形态并无直接关系。虽然中美两国在政治体制、经济制度及法治精神等方面大相迳庭,但两者的矛盾不在于以上的分别。

说到底,贸易战是利益之争。特朗普及一些极端爱国主义者喜欢转移视线,将美国经济渐走下坡的责任归咎于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身上,认为他们以低廉成本及大量输出货品抢走美国人的投资机会和工作。因此,特朗普政府发动贸易战,就是要将这些外流的资金和工作带回美国,刺激经济增长。

经济实力决定国际政治影响力,如果没有贸易战,任由中国高速发展,中国与美国看齐,甚至超越只是时间问题。以“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为目标的特朗普,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以强硬手段从中国抢走美国的“应有之利”。所以,贸易战的核心,是利益的冲突,多于理念和制度的冲突。

再者,冷战持续四十多年,不论美国总统是艾林豪威尔、甘迺迪、卡特、抑或是列根,美国对待苏联的方针并无重大的分别,都是希望透过一切手段,包括经济、军事、外交等,彻底瓦解对手的实力。

然而,贸易战是特朗普的选举承诺,而他在选举期间被视为狂人的原因,是其政纲有别于党内外的候选人。换言之,只要特朗普不能顺利连任,或是完成两届任期后,不论继任者是民主党或是共和党人,都极有可能终止或最少缓和这场贸易战。这意味着,这场经济纠纷只是短期的争端,而且不是美国国策共识的一部分。

事实上,自贸易战展开以来,部分受影响行业怨声载道,例如农业,渴望连任的特朗普也有可能屈服于选举压力而作出让步。尤其11月美国国会举行中期选举,只要共和党出现闪失,整场贸易战的格局也可能有变,与冷战时期美国从一而终的方针和目标不太一致。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美双方并不具备接近的斗争实力。冷战时期,纵然苏联处于下风,但是至少东欧、东南亚一带有着强而有力的伙伴。不过,现时的中国盟友不多,除了巴基斯坦之外,几近没有关系密切,高度互信的伙伴。即使中国与俄罗斯、伊朗和北韩关系相对较佳,也不足以与有欧盟、北美、日本、澳洲等国撑腰的美国相提并论。

“新冷战”论唯一站得住脚的地方,是这场“战争”肯定不会演变成军事冲突,不过可以肯定,普罗大众是最受宠害的一群。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