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由朝做到晚开工21个钟,阿老板你仲问我点解唔落印刷厂?!

壹传媒神童辉哥(何国辉) ,又教识我做事。过了不久,每日发行例会,肥主席在每天在午餐例会时,揸住能记烧鹅饭店,鹅鸡双脾饭盒,一路吃一路问我,“点解现在晚上,你小强不入印刷厂,不看印刷机,不看印苹果日报? ”

我反应之快,就是得神童辉哥启发我。我即时用个大嘴吧答黎主席: “我又不懂修理印刷机。我在印刷厂,有什么角色?我做发行报纸,应该在街头,应该在报档,应该在7仔、在OK,在各零售点睇。以前“出版之友”印刷厂的印刷机新到,常常坏机。你们制作高层,与出版之友的印刷工友,无一个人和谐。我要搞好关系,好等报纸付运顺利。所以常常晚上十二点多,在印厂看到三点多,好等苹果日报,印了大半,出了街,我才敢驾车,离开印刷厂,去巡各发行集散点,再到各零售点。做到中午,再上壹传媒,同黎主席你,天天午餐,一路吃一路开例会,开完会回公司看看,至可以去按摩院,偷睡二至三小时,吃完晚餐又要入厂,完全是非人生活。但是如今印刷已上轨道,我入厂无角色,无事做,入厂扮大佬,我又不惯,更是无用啊黎主席。”

黎主席听完,目瞪口呆,揸住鹅脾无话说,其他与会极高层及高层,全部放低头,默默耕耘他们的能记烧鹅饭盒,更无话说。不知他们,有无在会后打我针,𠮶条擦鞋仔吃饭,继续聊天听大话呢?
所以在壹传媒,有一部份人,每天挽着擦鞋箱返工,想住打人针,多过做工作。多多擦鞋仔,在壹传媒内,就算神童辉哥,怎样忍,早晚都是要走人。

神童辉离开壹传媒后,我一往情深,日又想夜又想。常常自以为,神童辉和黎老板,他们硬软兄弟,可以走返埋,可以重振当日雄风,可以再来一个中兴盛世,可以继往开来昔日梦。
我天天想设法,又想办法怎可以令神童辉哥,回归壹传媒。但是咁叻的叻人,你同他说,苦口婆心,千篇一律,怎样说: “你们兄弟,不要乱信人言,不要听人离间。你们是水无鱼,水会臭。鱼无水,又会死。”这样讲一定无用,只会得来,千万道的骂。想极都想不到怎劝怎讲怎样说,想极都想不通怎样说,想不到说话的好方法,去劝神童辉哥,回娘家。

直至有一天,神童辉哥,打电话给我,开声说多谢我,这么多年支持他。我即时说:“不用多谢,我帮你,纯因为你在壹传媒的地位,怕你回壹传媒整我咋,我才帮你啫。”神童辉哥听完,黯然收线。

过了很久很久,又很久,2014年占中开始后不久,壹传媒行政总裁坚哥同我说,帮忙找神童辉哥,劝他回壹传媒娘家,一起打拼,再驰骋战埸。我问:“黎主席无问题?”坚哥说,“占美㕑房,已经调抵火辣味。再者,主席年纪大,人情味多了,欢迎老朋友回来。”

我出了门口,在出租车,打电话给神童辉哥。电话通后,我给神童辉哥说: “肥主席,找你回娘家。千万不要返,有政治的工作,千万不要做。”占中前半年,我给开电自行车的刀手斩。深圳资讯后勤公司员工,全部被捕。公司被封,高层被扣留。

点解搅占中,不早早话声我知。等我及早,将深圳资讯公司关门,员工就不用被扣近大半年。最惨是有刚搞妥移民美国的离职员工,全家不能离境去移民。当时我感觉,我是所有员工的大罪人,仲话叫我去占中? 我当然说,不要搞我。所以我千叮万嘱,叫神童辉哥千万不要返,壹传媒工作。政治这件事,我们千万不可惹,我们万万不能掂。

买国泰股票输死人

买国泰股票输死人

后记: 国泰航空,我个个星期都帮衬,坐了十多年。对国泰积蓄的感情,实在好深厚。再者,早年国泰航空的超高层,政治好利害,收了港龙,独霸香港的天空,又揾了中国民航入股,做靠山,我心谂,国泰想输都难。我多年前卖走了国泰股票,当时油价跌,其他航空股,升到阿妈都不知是谁,独是她跌。卢永雄大侠,说天空已开放,已无独家,更劝我放弃她,走掉她,国泰令我输了一大旧。近年跌到十三、十四元,经纪詹话,抵卖啊,油价稳定,对冲就完,快点买,年底见廿元。不知道是对她余情未了,不知是否之前输得不甘,想复仇,又或者老魔入心,神推鬼叫,定是自己贪心,不听卢大侠说,买了一大旧。点知她妈的,今次重大获,又出事。她连我的三世资料,都给人偷走,搞我日日惊,给盗贼上网,偷走我的退休钱,股票就即时跌到十元左右,唯有斩首国泰航空。

国泰飞机股,这十年,油升又跌,油跌她又跌。油价不升不跌,她更死。她死到,我们九百万人,都要陪她死。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