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一坚为朋友想到透 有餐饭骂我一个钟有因由

除神童辉哥之外,我在壹传媒,还有一位老师,他就是资深传媒人,叶一坚。如果不写,叶一坚老师,壹传媒就真是没戏看哪。

我初期与坚哥不太熟,不知是1996或1997那一年,坚哥电话打来话:“小强哥帮帮忙。”惊恐待慢总编辑的我,问:“什么事坚哥?”

图:叶一坚

图:叶一坚

他说:“很小事,你小强哥,一定做得到,但是要做到我要求?”我问:“什么事,我可以做到,但是要绝对,做到你要求?”他说:“我要大儿子,跟你送报纸。是要他懂得,什么是基层,什么是辛苦钱。”

我即时说,“你的苦心,我作为二子之父,我明白。”结果叶大公子做了一月,他的口唇,肿大及厚过马骝屎忽。接住到今天,任何老板及老友,叫我找暑期工,及安排工作俾他们的子姪,我都会令他们,明白工作及纪律。好待有天出社会工作,懂应用,懂明天赚钱的辛苦。

廿年后的今天,当日肿到似马骝屎忽的坚哥大儿子,已是夸国银行高层,更是专业会计师。在家庭事,坚哥不只教这趟。他还教我,儿女一天未懂赚钱,切不要给他们任何资产及金钱。他妈妈有脾气,他带妈妈看医生,医生说无病,老人越老越似小孩,他说我们对老人,要有耐心爱心。我又上了一堂,学习了一课。

到我妹妹,骂年迈姑婆,我好有耐心,将坚哥教导的,与妹妹分享。更利害的是,坚哥教懂我,分别是非及等级次序。他控制情绪,更非一般人能够,达到他那种,神的境界。黎主席,将他怎调味。坚哥绝无怨言,更会在饭聚与我们分享。更会说,“老板今天调我味最多,我最叻,我最开心。今天这餐饭,我负责。”

见我不开心,坚哥会说:“大家都要来台湾工作,大家都要给,老板调味,已经包在每月薪酬。点解独是你小强,咁多怨言不开心?”

我唯有直言坚哥,“我无粮出,我重要带钱来台湾(搞发行公司),出粮俾员工。更要应付黑社会,逃避宪兵拉,税局查。点解重要骂我?”坚哥听完收声。坚哥的忠心,我相信全球,老板都想将他私有化。他不只忠心,他更有义气。现今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我视他为冲动的张飞。坚哥视他,亲如手足。当张剑虹昔日,离开壹传媒,对坚哥言,怪坚哥,不帮兄弟,只帮黎老板。

但这就是次序,无次序就无今天,否则剑虹兄不会在壹传媒,贵为行政总裁。因为当年剑虹兄,不愉快离开壹传媒。坚哥留意,剑虹在外间,发展一般。待近年黎主席心情好,进言黎主席,找回剑虹兄,回壹传媒,继而今天,贵为壹传媒,港台行政总裁。

想起当年坚哥,与我饭聚,说起剑虹兄,不满意他,站在黎主席一方,不帮他。坚哥神伤之情,今天我记之,他爱友之情,还在脑内回荡。我好记得有一天,坚哥与我晚饭,在他的太太面前,骂了我整整一个多钟,骂我不尊敬黎主席。我回家想了一个晚上。我小强自小求真,看黎主席不上眼,和坚哥吃饭时骂两句,骂了很多年,点解今天晚餐,坚哥咁大反应?想了很久,应该是有擦鞋仔打针黎主席,说我毒话,对我态度不满,要给我鱿鱼吃。坚哥担心我,快要吃鱿鱼汤羹,但是不能透露问题,唯有给我的暗示。要我小心,改变对黎主席态度。

坚哥的义气,是常常帮兄弟姊妹,为朋友设想。更重要,他不是张满大口,说好话令人觉他热心。他是静静不张扬,待时机到,再出手,就可手到拿来,令张剑虹兄,感受到肥主席,肥大的胸怀,可以撑船,继而重投肥主席,温暖的怀抱。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