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EM 2.0与“桑基鱼塘”生态圈

软件大王比尔盖兹是从小小企业家做起。(网上图片)

软件大王比尔盖兹是从小小企业家做起。(网上图片)

今年年初,我与一间出版社负责人会面,谈的是很多学校想获取更多关于STEM的教材和活动,内容有别于传统教科书。当时大家对STEM的理解是提升学生对数理科学的能力和兴趣,为社会创新科技发展提供足够人才。这是源于1996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报告首次提出STEM四科共融),甚至更早一些美国的想法。

 

到了年中,本港一些学校已经把创新创业活动引入校园,再过不久,前卫的学校准备斥资把人工智能教育引进校园。先前,十一位8至12岁的小朋友参加香港首次主办的“小小企业家”(Kidtrepreneur)比赛,企业家思维已经引入小学三年级。短短几个月,香港STEM教育升级为STEM 2.0,一个更趋完善的版本。

 

STEM原意不只于培育更多科学家、工程师、数学家、技术人才,而是要求年轻一代有科学头脑,懂得活用新科技进行创新创造价值。人工智能无可置疑是今天最重要的新科技,而创业有别于打工,是最直接进行创新创造价值改变经济社会的手段。简言之,STEM 2.0是把STEM转型至以上两大方向发展。

 

这个STEM 2.0说说容易, STEM开始普及入学校时,教育资源与人才问题引起业界争议。这是可理解的,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也面对STEM师资和教学资源短缺。美国研究所(AIR)与美国教育部想出解决方案,2016年发布STEM 2026 : A Vision for Innovation in STEM Education,六项愿景之一是提出建设“大众参与社区实践”,各界联手将图书馆、博物馆、学校、企业、社区组织等资源整合,共同打造可供学生实践的社区,拓宽STEM的教育领域。

 

关于社区实践,香港还可以加入科学园、数码港等机构,打造成一个更丰富的生态圈,有如顺德的“桑基鱼塘”。政府投入发展创新科技的资金,主要是培育初创企业、支援科学研发,不过,同时也可以将初创企业的成功产品、落地项目,经过统筹整理,成为中小学的STEM 2.0题材,用以组织不同的工作坊,通过项目比赛或竞技,选拔尖子参加进阶实践活动,与此同时,老师以不同角色加入,从而增进其STEM教育经验,这样便等如经营一个“桑基鱼塘”。种一棵桑树,最多只用来闲时遮阴,假如善用资源,结合生态,我们在没有散、分薄资源之下,便可兼得珍贵的生丝和食用的鱼获。

 

本港STEM教育已经朝向STEM 2.0的阶段,展望明年,我们将要赶及出现一个新模式,打造新的创科生态圈,方可与时俱进。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