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右翼如何上台的?

屈指一算,计上新任巴西总统波索纳络,世界已经出现五个右翼政府。如果计上势力日益增长的西欧右翼在野党,右翼力量在世界政坛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忽视。

 

问题是,究竟为何部分国家容许右翼政党或人物上台,大部分国家的右翼政党充其量只是势力不小的政治势力,却未能落地生根,实现执政。

 

部分人士可能将右翼上台的原因归咎于移民问题。无疑,欧洲深受难民潮的影响,既不愿负担移民带来的福利问题,也不乐见移民涌入制造的文化冲突问题,因而引起选民的不满情绪,支持反对移民的右翼政党。类似的情况,在奥地利和意大利都同样适用,不满拉丁及中东移民涌入的美国也算是例子。

 

然而,巴西的情况明显与移民问题无关。毕竟,巴西不算是移民国家,移民并非巴西民众普遍认为的最大问题。真正促使巴西走向右翼的,是其他因素。

 

综观五个右翼政权,最大的共同点,是政局混乱,政府难以有效管治。以巴西为例,近年登上总统宝座的人物都没有好的下场。例如罗塞夫就任时期,国内撕裂问题严重,群众多数不满罗塞夫在两大由巴西主办的体育盛事奥运和世界杯的表现,而她最终亦因贪污而遭到国会弹劾,造成极大的政治动荡;前任总统泰梅尔则管治不善,导致巴西经济衰退,目前同样受到贪污丑闻影响。当连续几任总统都无力推动巴西发展,甚至造成无休无止的政治争拗,民众自然思变,希望有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上台,收拾残局,而往往做到或选举时承诺做到的人都是右翼政客。


另一例子就是意大利。由于选举制度的原因,意大利国会长期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需要结合几个政党筹组联合政府。但是,这些政治联盟往往只是权宜之计,联盟内的成员政见立场分歧较大,令施政出现困难。当民众对长期以来政府的碌碌无为感到难以忍受,便宁可支持新晋的右翼政党五星运动上台。


既然国内问题是右翼政党滋长的土壤,香港政府便要深刻引以为戒。近年本土派兴起,甚至爆发港独思潮,本质上与右翼无异。虽然在现有制度下,本土派绝不可能取得执政的机会,但是他们仍有可能透过议会冲击和阻碍政府施政。当政府无力解决市民所需,社会怨气日增,便会进一步刺激本土港独势力。因此,若要防微杜渐,最有效的做法莫过于提升管治效能,真正做到“急市民所急”。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