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6岁失聪“闻”歌起舞 青年无声舞蹈跳出框框

青年人的好榜样!

若没有遇上艺术,不少残疾人士都怯于越过疆界,犹幸上天夺去他们一部分,却并未摧毁他们寻梦的力量。舞台灯亮了,艺术成为残障者连接外界的通道,听不到节拍的聋人以心代耳,踏着舞步只为守住一个初衷;站不稳台位的演员放弃依赖轮椅,全因戏剧让他找到了坚持前行的理由;看不见曲谱的乐手背熟音调,花上数倍时间练习只求跟职业演奏梦更靠近。政府将于今年第四季推出残疾人士艺术发展基金,助有潜能者一展所长。

聋人舞者黄耀邦

活在无声的世界,聋人舞者黄耀邦(Jason)感受来自地板的震动,心里一下一下数拍子,自信地抬头起舞。习舞十年,他比常人挥洒更多汗水、泪水追赶节拍,就算遇上沟通障碍、学习权益被忽视,亦无法叫他放弃跳舞。因着舞蹈,让他不甘躲于边缘,“失去声音,不代表失去梦想,我还有眼可跟着舞步,有手脚可舞动,人生只有一次,我必须相信我可以。”

六岁失聪“闻”歌起舞

音乐,并非天生跟长于聋人家庭的Jason绝缘。他还记得,儿时曾跟健听的姐姐争听电话,亦有印象自己不时坐在邻居家门前,偷听隔壁叔叔播放歌手张国荣、刘德华的热播金曲,但随着三岁的一场高烧,Jason听力开始下降,其后更于六岁时失聪。他忆及童年,通过手语翻译员说:“小时候我很怕听到救护车声,但原来最可怕的是一下子什么也听不见。”

即使失去听觉,但Jason对声音的触觉没有因此消失,反让他对闻歌起舞的渴求日趋强烈。当他以高音量播放跳舞短片,仍可感受到音效的震动;看演唱会、跳舞片及电视节目时,歌星舞者有力的舞姿教他震撼,心中就有一把声音,千呼万唤叫他跳出世俗的框框,“健听者可以跳舞,我虽跟他们沟通不了,但若以身体语言、动作表达出来,不就让人明白聋人同样有能力吗?”

Jason于六岁时失聪。

调高乐声感受声波震动

聋人跳舞,先要熟习舞步,再把音乐声调高,不是为了听,而是用以感受地板的声波震动,同时辅以灯光和内心数拍子。跳群舞时,聋者若拍子稍慢,可靠健听同辈提点;掌握音乐感情,则靠理解歌词,好使无声胜有声。

以上心得来自Jason日积月累的经验,惟无声舞蹈于十年前的香港,犹如痴人说梦。当初他跟一班聋人朋友通过比赛赢得一期免费跳舞班,可是健听导师讲解速度太快,上堂没手语翻译,聋人就算懂得读唇亦来不及理解,无人有时间停下来讲解歌词内容,结果一堂完结了,聋学生似乎什么都没学到,“健听同学学得很快,但我们很慢又落后,所以不少朋友半途放弃了,觉得没法做好,很自卑。”

同伴离开了,唯独Jason不肯放弃,坚持自己付钱补堂也得继续学下去,每一堂他更留意身旁同学的动作对准拍子,决不放过所有细节,用心记下回家再苦练。这些年Jason一路走来付出的练习时间,比健听舞者多上两三倍,曾跳到累了、哭了,但伴随舞曲跃动的心跳声,不断提醒他何为无法割舍的爱,“跳舞给予我活力、生命力,以至追寻梦想的力量。”

跳舞给予Jason活力、生命力,以至追寻梦想的力量。

赴美深造 成立聋人舞蹈团

聋人成长路上屡屡碰壁,踏入职场只敢追求微薄待遇,有能力平稳度日已算不错,但Jason不止一次问自己,“如此走下去,甘心吗?”答案显然是拒绝平凡,否则他不会于一四年取得奖学金后,狠下心放弃其他聋人梦寐以求的政府工,远赴美国著名的百老汇舞蹈中心深造一年,更不会在学校没长期为他安排手语翻译员的情况下,誓以法律途径追讨权利到底。

“若我是健听者,肯定不会选择跳舞,可能跟普通人一样生活就算,但如今我有一个初衷不能忘记。”Jason想起一○年他和聋人朋友在尖沙嘴的演出,原本反对儿子跳舞的父母首度观演,看见群起支持的观众,终愿改变想法。同年五月他成立森林乐聋人舞蹈团后,父亲未及多看几场表演,已不幸于年底离世,“爸爸临终前跟我说,就算我是一个聋人,都希望我持之以恒的努力,做个成功的聋人。”

走在荆棘满途的舞动之路,他感激途中遇到的好伙伴,“美国学舞时,我跟学校纠缠了三个月才成功争取专业手语翻译员伴读,此前全靠一位懂手语的同学帮忙翻译,将课堂内容、身体动作及表达形式抄在笔记给我。”后来正式伴读的翻译员,于Jason完成学业后送上一本《爱丽丝梦游仙境》,将他喻作跌宕不止也敢于继续前行的爱丽丝,“令我很感动。”

外界渐更关注聋人舞者。

成为再生勇士责任更大

随着森林乐的演出经验增加,加上Jason于一六年成为再生勇士,外界渐更关注聋人舞者,如今他站在舞台上,背上的责任变大,不再纯粹为自己起舞,实盼为聋人社群聚集更多光芒。数月前他两位健听跳舞导师,开办了全港首间针对聋人需要去布置的舞蹈学校,特设会震动的地板、辅助数拍的射灯,还有可供投映乐曲歌词的屏幕。

昔日沮丧地离开舞室的聋人,终于寻到一隅让他们重新起舞。被舞蹈改变的人,不止有重拾自信的学生,还有醉心为聋人和健听者全职教学的Jason。负责授课的他,再无初期学舞的迷茫,“曾经每走一步我都跌倒,但撞板经验成为养分,有日终于张开变成一对翅膀了。”听不见节拍,又如何?